手机上阅读

第260章:赤裸特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或许祷告真的有效,下一瞬,她听见沈千寻冷得能冻死人的声音响起:“龙天若,你在里面做什么?我有事找你,还不赶紧死出来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心里一喜,刚要应声,头颈却被“母狼”狂掳而去,沈千梦娇喘吁吁:“夫君,莫管她,今儿个,你是奴家的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其实并不太明白状况,她找龙天若,是跟他打听五毒婆婆的事,却没料到碧桃竟然守在门边,还拦着她不肯进,这可稀罕了!



    她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儿,当即不管不问,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去,碧桃扯住她的衣襟尖声大叫:“我们公主正和王爷在里头呢,你怎么敢闯进去?”



    “她在里面正好啊!我刚好也有事跟她说!”沈千寻压根懒得睬她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能去!”碧桃气急败坏的叫,“我们王妃和王爷正在里头亲热,沈侧妃,你也太没羞没躁了!”



    “亲热?”沈千寻愕然,尔后哧笑,“这大白天的,亲什么热?王妃岂能像你说的那么不懂规矩?没有人跟你说过吗?身为王妃,是不能纵欲的!大白天的主动挑拨,这可是有违龙熙礼法!”



    “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!”碧桃红着脸叫,“夫妻的闺房之乐,还分什么白天晚上?”



    “你不信是吧?”沈千寻“唰”地一下,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来,哗哗翻开几页,认真负责的指给碧桃看,碧桃看了一眼,不知所措的闭了嘴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其实并没有胡说,龙熙国还真的有这么奇葩的礼法,说白了,就是要女人寡淡禁欲,以免妻妾太多,把这做丈夫的给累得精尽人亡,当然,这项礼法,一向形同虚设,也只有沈千寻才会拿鸡毛当令箭。



    她当然不指望这鸡毛能起什么作用,她只是很好奇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

    一个箭步冲进卧房,她眼珠子差点掉下来。



    原来真的在上演限制级哎,瞧这俩人,绞得跟麻花似的,龙天若还好,衣裳倒还算齐整,沈千梦就不行了,身上就一个兜肚和亵裤,那风骚放浪劲儿,还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!



    这演的是哪一出?



    赤裸特工?



    沈千寻歪头看了半晌,龙天若厉声怒叱:“沈千寻,你看够没?看够了给爷滚出去!”

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”沈千寻张嘴结舌的看着他,龙天若的表情很耐人寻味,他的口气虽严厉,看着她的眼神,却充满哀恳无奈,他冲她挤眉弄眼,长期合作的默契让沈千寻读懂他的眼神,他在向她求救!



    这个纵横花丛十年的货,活像一个被人强暴的良家妇女,在哀怜无助的向她求助!



    这情,这景,也太可乐了!



    沈千寻没憋住,哧哧的笑开了。



    笑声惹恼了情欲高涨的沈千梦,她又恼又羞的叫:“沈侧妃,你没听见王爷的话吗?还不快给本公主滚出去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眨眨眼,好家伙,这又是王爷又是公主的,都下了指令,她是走,还是不走呢?



    最后她决定帮龙天若一把,一个男流氓被一个女流氓强暴猥亵,他的心里一定很难受很无力吧?



    沈千寻站在那里作痴傻状,然后哗啦啦翻书,边翻边说:“公主殿下,您今儿这作派,不合礼法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滚!”沈千梦再度警告,“我是公主,公主!不用遵从什么礼法的!”



    “你是公主,可也是女人啊!”沈千寻找把椅子坐下来继续絮叨,反正有她在这儿,这限制级表演就得暂停,暂停得久了,这强暴的戏码也就进行不下去了吧?



    她这样想,龙天若心里也是这样想的,可是,出乎他们两人的意料,沈千梦完全不这么想!



    一个陷入幻境的女人,疯狂又固执,在她看来,沈千寻扰乱了她的旖旎春梦,简直就是该千刀万剐,可是,她腾不出手来剐她,只是轻吟一声,吻住了龙天若的薄唇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倒吸一口凉气!



    这个沈千梦,真够……那什么的!



    而龙天若则被这一吻惊得呼吸骤停!



    卧房里因此出现诡异的宁静,沈千寻大张着嘴,龙天若大睁着眼,只有沈千梦依然陶醉于春色无边之中,有滋有味的吸吮着龙天若的双唇,因为太静,那吸吮的声音便显得愈发清晰……



    沈千寻坐在那里,忽觉有一股异样的怒火自胸口直窜而出!



    她搞不明白这怒从何来,她只是异常恼火,这女人居然敢强吻龙天若,这也忒不像话了!



    恼火的沈千寻挺身站起,做出一件令她也想不到的事!



    她居然自解衣裳,媚笑着爬上了床!

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不如,我们来个姐妹双飞怎么样?”她的手臂攀上龙天若的肩,毫不客气的将他扳了过来,她对着龙天若抛媚眼,声音柔得能掐出水来:“王爷,您说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鸡啄米似的点头,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:“好!好!再好不过!爷一直想玩这样的游戏啊!”



    我们仨一起玩,母色狼,看你怎么破!



    原以为这回沈千梦定要与沈千寻狠掐一场,然后愤而离去,可她的做法,却再次刷新沈千寻和龙天若对于无耻二字的认识!



    真是没有最无耻,只有更无耻啊!



    沈千梦的无耻,远超龙天若数倍!



    她竟然嫣然一笑,娇滴滴的回答:“姐妹双飞没问题啊,可是,我是正室,你是侧室,凡事要有先有后,我要先跟他玩,然后才轮到你哦!”



    下一瞬,她又把龙天若掳到了怀中,一阵狂亲滥吻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双膝发软,心里惨呼,姐这回真的败了,沈千梦,姐给你跪了!你跟龙天若,真的很登对有木有?



    她果断后撤,完全不顾龙天若盈盈欲滴的泪眼,恭顺的缩到了床角。



    沈千梦说的没错啊,这事儿,是得她先,她若再强与她争,这不又是找抽吗?回头她折腾自己时,龙天若可帮不上什么忙!



    龙天若那边黑眸乱眨:姐姐,救我……



    沈千寻眸光如雪:弟弟,这忙,姐真心帮不上,姐现在还陷在这里被逼看活春宫呢!你牙一咬,眼一闭,认了吧……



    她眼睁睁的看着龙天若的外衫被沈千梦扒了去,紧接着是中衣,再接着,是小衣,再接着,是中裤……



    那种诡异的恼火与愤怒再度自沈千寻的胸腔缓缓升起……



    沈千寻郁闷的晃了晃头。



    这俩人怎么着,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吗?她为什么要愤怒?哦,不,或许这种感觉,用醋意和嫉妒来形容更贴切一些。



    醋意,嫉妒……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