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1章:天降神兵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沈千寻自已把自己吓坏了,她大睁着眼,看着眼前的限制级表演,独自在床角凌乱,而这时,龙天若的中裤也被扯了去,他的脸被沈千梦压着,一双黑眸闪烁着沉寂冰冷的光芒,这种眼神,陌生却又熟悉,他的手臂扬起,直直的对准沈千梦的后脑……

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门外响起碧桃的惨叫声,尔后,一道艳紫色身影破帘而入,雄纠纠气昂昂的站在了沈千寻面前!



    沈千寻把眼揉了又揉,惊诧叫:“苏紫嫣?”



    苏紫嫣甩给她一个不屑又鄙夷的眼风,然后像只敏捷的豹子般冲了上去,恶狠狠的把光溜溜的沈千梦扯下了床,又顺势在她身上乱踹一气,她边踹边骂:“你这贱坯子!我说怎么想方设法的要害我,却原来是想勾引我的若哥哥!现下你勾到手了是吧?姑奶奶我告诉你,就算勾上手,你也别想占他的便宜!他是我的,永远都是我的!永远都是!”



    她愤怒的嚎叫着俯下腰,一把把沈千梦抓起,高高的举过头顶,那股子气势,绝对不输楚霸王的力拔山兮气盖世,只听“咕咚”一声,沈千梦被她重重的扔了出去,砸在卧房的大花瓶上,唏里哗啦一阵碎响过后,沈千梦的春梦终于在一片锥心刺骨的疼痛中彻底醒来。



    碧桃及时冲了进来,拿衣裳把她盖好,沈千梦打又打不过苏紫嫣,骂又骂不过苏紫嫣,想拿出公主的派头来,可苏紫嫣却压根不吃她那一套,她只得裹着衣裳,带着一身伤痕,咬牙切齿的去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则彻底看呆了。



    龙天若也傻掉了,半晌,才问:“嫣妹子,你是从……天上掉下来的?”



    前阵子,苏家俩儿子接替龙啸的位置,成了威武大将军,远赴边关戍防,苏紫嫣闻听边关风景绝佳,便跟着一起出去旅游了,这一玩,玩得乐不可蜀,连着两个月没见她的人影,也难怪龙天若会觉得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



    苏紫嫣骄傲的昂头:“哼!我就是天降神兵!若哥哥,你没被那女色坯占了便宜吧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讪笑不答。



    苏紫嫣那边却又跺脚:“那么丑的女人,你也要跟他洞房,你是脑子里进水了吗?还有还有,你竟然敢趁我不在,偷偷娶了两个女人,若哥哥,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?你说啊?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?”



    “爷心里……肯定没有你了!”龙天若面对她时,倒是难得的好脾气,“好啦好啦,嫣妹子乖乖到外面去,让若哥哥把衣裳穿好了,再跟你说话!”



    苏紫嫣扁扁嘴,却还是听话的走出去,顺势也把沈千寻提溜了出去,嘴里兀自唠叨:“你也不许偷看,哼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不接她的话茬,只问:“苏姑娘,边关好玩吗?听说,那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小动物,特别可爱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苏紫嫣好奇的问,不待沈千寻回答,便又兴奋道:“确实有很多好玩的,还有一种动物叫狍子,真是傻得要命,又傻又呆……”



    她那边哧哧笑着说起来,沈千寻微笑看她,时不时附和两句,正说得热闹,龙天若轻咳一声走了出来,苏紫嫣便又扯住龙天若继续说下去,全然忘了刚才的事。



    直说到口干舌躁,她这才住口,自顾自倒了一碗茶,一口气喝下去,这才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,耷拉着眉眼,伸手去扯龙天若的手。



    “若哥哥,我也嫁给你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哪有哥哥娶妹子的道理?”龙天若大刺刺的回。



    “你又欺负我!”苏紫嫣跺脚,咬唇,掉眼泪,“我是你哪门子妹妹?我们是一个爹呢,还是一个娘啊?你倒说说看!那么丑的女人你都娶,怎么就不能娶我啊?再说了,你娶了我,也是有好处的,那个丑女人若是再敢占你的便宜,我指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撇嘴,耸肩,抬眼望天,苏紫嫣立时又恼起来,怒啐一声:“我再也不理你了!”



    她说完转身即走,转眼间人已消失不见,真正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把沈千寻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

    “她有点怪。”沈千寻自言自语道。



    “谁?”龙天若问。



    “你的嫣妹子!”沈千寻眉尖微蹙,“如果她不来,你是要打算把沈千寻打晕吧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不置可否。



    “她来的真是巧!”沈千寻喃喃道。



    “肯定是阿呆去叫她喽!”龙天若的思绪倒不在这上面,他对着镜子,歪头看自己的脸和脖颈,那上面全是红腻的唇印,他一脸嫌弃的摇头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转向木头人似的阿呆,阿呆摇头:“我想去叫你的,结果你自个儿来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和苏紫嫣是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沈千寻闲闲的问。



    龙天若忙着跟那些红印子“作战”,漫不经心的回:“她打小儿便是一只跟屁虫!烦得不得了!哎,我说小僵尸,你能不能不要事不关已的坐在那里,你过来帮爷把这红印子擦掉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擦掉?”沈千寻问,“你的身上,从来就不缺女人的唇印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儿!”龙天若拿着毛巾对着镜子发愣,镜中那张脸,忧郁多过浮浪,沈千寻低低道:“龙天若,你也有点怪!”



    “爷又哪儿怪了?”龙天若挑眉。



    “你自己知道!”沈千寻盯住他,“今天,虽然你很努力,可是,我想,你一定露出了狐狸尾巴!”



    “爷没长尾巴!”龙天若使劲摇头,“她什么也抓不到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沉默。



    茗湘苑。



    沈千梦裸着身子趴在床上,碧桃拿着一把镊子,颤抖着双手,帮她挑身上的碎瓷片。



    刚刚那一摔,有好几块小瓷片扎进沈千梦的肉里,鲜血淋漓,她看着都疼,可沈千梦却咬紧牙关,吭都不吭一声。



    “值了!”她咝咝的抽着凉气,“受这点皮肉之苦,却瞧出龙天若的马脚,再合算不过!”



    “小姐瞧出什么了?”碧桃好奇的问。



    “我瞧出他是个坐怀乱的柳下惠!”沈千梦冷哼,“龙天若就是个地道的色坯!什么时候遇到鲜肉却不急着吃?若是兴致来了,连外头行乞的脏丫头他都不嫌,我的姿色虽一般,可也没到能让男人作呕的程度!而我那一舞,更是没有男人能抗得住,可他呢?”



    “他……没动您?”碧桃小心翼翼的低问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