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2章:以毒攻毒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他是动了,还很热情!”沈千梦的眼神陡转迷离,“可是,该有的反应,他却没有,这不是很奇怪吗?”



    “反应?什么反应?”碧桃越发迷惑。



    沈千梦笑得轻浮,附在她耳边低语几句,碧桃立时面红过耳,讷讷道:“小姐,你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论起脸蛋,我确实不如沈千寻,至多七分姿色,可是论起身材,我可要比她强得多!”沈千梦一脸骄傲,“这般曼妙的身子,被他压在身底,可他的身体,却不起任何反应,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,他的热情,他的放浪,全是装出来的!他不喜欢我,甚至,他痛恨我,龙天若这样的色坯,为什么要痛恨我?答案,只有一个!”



    沈千梦缓缓起身,将长袍披挂在身上,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:“碧桃,备好马车,本公主要出门!”



    “这会儿?”碧桃惊诧道:“小姐,你身上的伤……不痛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痛!很痛!”沈千梦嘴角微抽,“可是,这痛令我清醒,它提醒着我,要想真正得到新生,就得彻底跟过去决别,怎样才叫彻底?自然是,过去令我不快的人全部死掉,那些痛苦的记忆,才会随着他们的死亡而烟消云散!”



    “可是,你要去哪儿?”碧桃又问。



    “跟着我走就是!”沈千梦穿好衣服,昂首走出房门。



    香雪苑中,龙天若的卧房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还在对着龙天若发呆。



    她那眼神直勾勾的,却又不发一言,只上上下下的盯着龙天若打量,龙天若嘻笑道:“还没看够?要不,爷脱光了给你看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很认真的点头:“好啊!你脱吧!”



    她说着,陡然站了起来,伸手便去剥龙天若的衣服,龙天若吓坏了,连声叫嚷:“我说,今儿什么日子?怎么女人都变得这般生猛啊!”



    “女人生猛,不是正合你的胃口?”沈千寻面色冷冽,伸手在他的胸前摸了又摸,龙天若屏息静气,苦笑道:“你又发噫症了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耷拉着眉眼收回手,转而又问:“那位五毒婆婆你查过了没有?她又不是龙熙国人,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”



    “正在查!”龙天若低低答,“她是十日前来到龙熙京都的,近日正在疯狂敛财,卖了好多稀奇古怪的药出去,除了卖药制药之外,暂时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动向,不过,据我的探子报,她最近常在沈府转悠。”



    “她要对沈府的人下手了!”沈千寻叹口气,“我是皇帝和长公主的药坛子,她是不会对我下手的,虽说她是江湖中人,可也不想惹恼龙熙的统治者。”



    龙天若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就目前的情形看,确实是这样,但是,你应该能解得了她的毒吧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苦笑:“你还真会抬举我,我是验尸官,也是医生,可是,我治得了疑难杂症,却未必对付得了这些江湖奇毒,坦白说,这件事,我一点把握也没有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没把握?”龙天若一脸惊讶,“可是你明明很轻松就解掉了她那种奇毒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老鼠,误打误撞!”沈千寻叹口气,双眉攒结,“我对付不了她的毒的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面色忽转凝重,思忖半晌,他开口:“那么,我派人做掉她!”



    “不行!”沈千寻摇头,“沈千梦既能怂恿她来对付我,想必已在暗中盯着,你若动手,定然会牵扯不清,我不想让你冒这个险!再者,就算你动手,也未必有多少胜算,久负盛名的五毒婆婆,不会那么没用的!”



    “爷的人,也不是那么没用的!”龙天若轻笑回,“小僵尸,这事由爷来处理,你就不要操心了,安心盯着沈千梦就好!”



    “不行!”沈千寻还是摇头,“先查清她来龙熙的目的,再作打算!”



    “那沈府的人怎么办?他们势必要受到牵连!尤其,是你最在意的人,八妹,李百灵,沈贤……这些人,统统逃不掉的!”龙天若也大犯踌躇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逃不掉!”沈千寻垂下眼敛,喃喃道:“这事儿还真是棘手,事实上,不光是你,就连我,如果过多关注沈府中人的生死,也会因此被人抓住软肋!”



    “李百灵知道这事吗?”龙天若问。



    “知道!”沈千寻点头,“我早就跟她说了,要她这些日子,多加小心!”



    “五毒婆婆若想下毒,那是防不胜防的!”龙天若起身,在屋子里兜着圈子,沈千寻亦是苦思冥想,寻求应对之策,正愁肠百结之时,忽见龙天若浓眉微扬,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

    “你想到什么了?”沈千寻急急问。



    “爷如果告诉你,你能不能亲爷一下,作为奖赏?”龙天若涎着脸凑过来。



    “三-哥!”沈千寻恶狠狠叫,龙天若耸耸肩:“好吧,爷说,爷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!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个以毒攻毒法?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不是一门心思想下毒嘛,那么,咱们就赶在她前头,先把这毒下喽!”龙天若利落的说。



    “啊?”沈千寻瞪眼,“你疯了?自己给自己下毒?”



    “爷才没疯呢!”龙天若凤目微眯,作莫测高深状,“如果你是五毒婆婆,想给一个人下毒,但却被人捷足先登,你会怎么样?还会接着再在她身上下毒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肯定不会了!”沈千寻细细思忖,“她下毒,就是为了向我示威,如果有人提前下毒,就等于打乱了她的计划,那么她就算再下毒,也显不出她的能耐来!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龙天若轻笑,“所以,她最有可能做的事便是,查访是谁下的毒,依她那么容易被沈千梦撺掇的事来看,这老家伙有点脑残,她既然脑残,脑筋不会转弯,那么,我们就索性扔一个莫须有的对手给她,让她先跟这货掐起来,就把你忘了也说不定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眼前一亮,她兴奋的站起来,急急道:“而我们自己给自己下毒,却是可以掌控这毒的种类和剂量的,这样,我们下毒之后,便在无形中慢慢解除,而借由那个莫须有的对手,也可以加深对五毒婆婆的了解,能捉到她的破绽也说不定哦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连连点头:“孺子可教也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倒也不吝啬自己的赞美,煞有介事的回:“是龙师父教得好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大笑:“这么快就叫上师父了,乖,过来,给为师亲一下,算是行拜师礼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拿眼横他:“给你三分颜色,你就想开染坊了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