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9章:悸动和颤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她吸着鼻子,把盘子里的菜挨个儿嗅了一遍,边嗅边不断皱眉,似在认真的分辨其中的气味,等到全部嗅完,她表情凝重的开口:“这菜……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吓了一跳,急急的打断她的话:“该不是真的有毒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眨眨眼,轻咳一声,道:“这菜,好香!”



    她说完,唰地扔掉医书,抄起筷子猛吃,边吃边含糊不清的咕哝:“只顾着看书,没觉得肚饿,这会儿闻到饭菜味,饿得厉害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无语,头“咕咚”一声撞在饭桌上。



    “你也吃啊!”沈千寻很有礼貌的邀请他,“这么多好菜,我一个人吃不完的,回头再扔了喂狗,还不如拿来喂你,比较不浪费!”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龙天若表情扭曲的抓着桌面,这个女人……她居然拿风流倜傥的他跟狗相提并论,他明明是只虎好不好?老虎不发威,她当他是壁虎吗?他一定要给她一点颜色瞧瞧……



    呃,可是,她这么没心没肺拼命往自己嘴里塞饭的模样,像足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,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婴儿肥,经过他这段时间特制的填鸭计划,她整个人丰润了许多,唇红齿白,眉清目秀,连胸前都似变得更有料了……



    龙天若紧握的双手缓缓松开了,他趴在桌上,出神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子,大多数时间,她都冷得要命,可偶尔有那么一瞬间,她又萌又呆又可爱,这样的机会,可遇而不可求,他得好好的瞧着,记在心里头,刻在脑海里,这一辈子,都不忘……



    沈千寻腹中饥饿,吃起饭来,自然也是旁若无人,一阵风卷残云过后,她肚子吃得圆圆,却发现面前的龙天若连筷子都没动,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看,也不知脑壳里正在想什么,那眼睛竟连眨也不眨一下。



    她顿时觉得一阵恶寒,心虚的把自己的领口扯了扯,瞪圆了眼睛,猛地凑到龙天若面前,运出丹田之气大叫:“喂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如梦初醒一般跳了起来!



    沈千寻抱肩冷嘲:“大白天的,想什么呢?想得这么出神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弯唇轻笑,语气温柔,眼神温润,回:“想你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微微一怔。



    面前的龙天若,这笑,这声音,这表情,如龙天语附体,竟让她有种难以名状的悸动和颤栗!



    沈千寻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呆呆的后退了两步,瞬间又清醒过来。



    她冷声唾弃:“想姐的人,都去了另一个世界!如果你也想去地府,姐全程护送,不收车马费!”



    她说完,对着龙天若做了个凶猛的龇牙动作,以示威胁,那张牙舞爪的模样,却比平日里的僵尸脸更跳脱可爱些。



    龙天若哑然失笑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则懒得再管他,转身走入屏风后,窝在大躺椅里继续研究她的施毒秘籍,龙天若不说话,在屏风对面的椅子上安静的坐了下来,仍保持刚才的姿势,单手支腮,微笑相看。



    深秋午后的阳光,灿烂又温暖,窗前的一株红枫开得正好,红艳艳的在窗纱旁招摇,小花园里的白菊亦暗暗吐露芬芳,院子里很安静,偶尔能听见叶子落地的咯嚓声。



    流光轻泻入室,把女子慵懒而卧的身影投射在屏风上,飘忽又美好,让人一刻也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看了几行字,便觉得眼皮发涩,唇齿缠绵,她扔掉手中的书,歪头睡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屏风外,龙天若起身,悄步而入,无声无息的站在了熟睡的沈千寻面前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睡得十分香甜,红唇微嘟,两腮绯红,发丝微有些凌乱的堆积在脸侧,被风吹动,在枕畔飘拂,看得人心痒痒的。



    龙天若忍了又忍,终是没忍住,伸手帮她拂了去,细心的掖在耳后,手指触到她白嫩的肌肤,便似上了瘾,他身子微俯,修长的指尖微颤,沿着她美好的面部曲线缓缓描画了下去……



    沈千寻做了一个梦。



    春梦。



    在梦里,她与龙天语缠绵而吻,两人唇齿交缠,紧紧拥抱,恨不得将对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,那样的狂热奔放,那样的旖旎美好,抵死缠绵,那样的……真实,真实到她醒来时,仍不自觉的要去摸自己的唇。



    唇微有些肿胀。



    不光嘴肿,连脖子也火辣辣的,手臂也麻麻的,她起身坐起,发现自己的手正卡在躺椅的缝隙里,上面有一道明显的压痕,却是来自藤椅上的花纹。



    她自嘲的笑。



    嘴和脖子只所以如此,想必也是拜这张藤椅所赐吧?她睡觉一向不老实,在床上睡时,能摆出各种奇葩的姿势,在藤椅上摆不开,嘴和脖子自然就得受虐了。



    只是,那梦境,好真实,好甜美……



    她歪在藤椅上又回味了一会儿,脸不自觉一点点红透。



    在深秋的天气做春梦,她到底有多荒唐?



    香雪苑,卧房。



    龙天若躺在床上,面红如布,大汗淋漓,两手捂住小腹,一脸痛苦。



    阿呆一脸幽怨的搬了一桶冰进来,将冰块均匀的摊放在他的身体上,边放边小声咕哝:“爷,您又做什么坏事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!”龙天若死鸭子嘴硬,边咝咝的抽着凉气,边拼命摇头。



    阿呆一脸鄙夷:“真的没吗?没的话,怎么会又成这个样子呢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瞪眼:“你假装不知道会死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会!”阿呆可能算准了他没力气教训他,所以很大无畏的继续往下说:“爷是又用了幻术,对吧?爷,那是云王殿下的女人,是爷的四弟媳妇,爷怎么可以那样啊?爷真是……不要脸!”



    “死阿呆,你再说!”龙天若懊恼大叫,“爷早该拔了你那口条!”



    “爷拔了奴才的口条,事实依然无法更改,不是吗?”阿呆闷声闷气道:“爷耐心的再憋一段时间,也不会死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爷为什么要憋?现在,她是爷的侧妃,是爷的女人,不是吗?”龙天若痛得捂着肚子打滚,却仍要坏脾气的跟阿呆吵嘴。



    “可问题是,在爷心里是这样,可在沈姑娘心里,你那样对她,就是耍流氓哎!”阿呆边说边拍龙天若的屁股,“爷,把屁股撅起来,让小的多堆一些冰,好像这样起效比较快……”

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耳朵已被人扯了起来,他惊慌回头,正对上龙天若狰狞的笑脸。

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这样起效确实快!”龙天若狞笑,“爷觉得好多了,死阿呆,拿口条来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