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0章:男人真麻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阿呆扔下冰块,一溜烟跑了出去,龙天若一个失手,重又躺回了床上,他挣扎了半天,终是没有力气爬起来,遂咒骂道:“死阿呆,爷就是愿意怎么了?爷痛死也愿意!”



    正在那里胡乱咒骂,忽听外头阿呆大声叫:“沈侧妃!沈侧妃来这儿有事吗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一惊,伸手扯过被子,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。



    “我来这儿,自然是找你们王爷的!”沈千寻奇怪的看了阿呆一眼,低声咕哝,“你怎么一惊一乍的?你们王爷呢?”

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休息了!王妃过阵子再来吧!他睡觉的时候,最烦别人吵他了!”阿呆急急的回。



    “我懒得再跑一趟!”沈千寻霸气的把阿呆扒拉开,“我有重要的事找他,午觉而已,眯一会就好,睡得太久就成猪了!”



    她不由分说的登堂入室,阿呆还想再阻拦,龙天若在里头叫:“阿呆,让她进来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进门看见龙天若拿被子把自已包得严严实实的,已然起了疑心,这个天气,还不至于这么冷吧?再见被子边湿漉漉的,伸手一摸,她随即了然。



    曾经困扰她良久的那个问题,在这个无聊的午后,又被翻了出来,而这一次翻,不同于往常,因为两人的处境已全然不同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在床边的矮樽上坐下来,双手抱臂,认真的打量了龙天若一遍,尔后开门见山的发问:“龙天若,我有件事问你,你一定要说实话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裹紧被子,不安的眨眼。



    “我很奇怪,如果你一动情就要翘辫子,那么,你是怎么搞定那么多女人的?总不至于,这病有时发有时不发吧?但这样也不对,迄今为止,我还从来没听过关于你不举的传言,坊间都传,说你十分勇猛,与你春风一度的女人们,更是津津乐道,这说明什么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傻傻的重复她的话:“这说明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这说明……”沈千寻说到一半说不下去,她不知道该怎么问,她一个女人,跑到大男人的房间里,问他是否真的跟那么多女人发生过关系,这事儿也太扯了!



    她的嘴张了又张,又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,显是十分尴尬,龙天若那边嘿嘿的笑起来。

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沈神医也会有害羞的时候?”龙天若晃着脑袋促狭的笑。



    “什么害羞啊?”沈千寻拿眼瞪他,“对于一个医生来说,没有什么害羞不害羞的,是,我就是想问,你是不是真的跟那些女人有过关系,如果有,你是怎么解决犯病的问题的!”

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我有,你相信吗?”龙天若反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:“除非你先把你这怪病的问题解释清楚!”

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跟你说,我没有,我还是处男一个,你又相信吗?”龙天若好整以暇的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又开始抓狂,她自然是不肯信的,打死她都不相信这浪荡货是处男身,她不停啧嘴,小声咕哝:“真麻烦,男人真麻烦,女人还有标志性的东西可以检验是否处子,男人没有哎……唉,如果男人有的话就好了,我一定把你扒光了好好瞧一瞧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被她这话雷得两眼发直,半天没回过神。



    再看这丫头,两丸黑水银似的眼珠在眼眶里滴溜溜乱转,说出这么高冷雷人的话,她竟然没有一丁点的扭捏和害羞,倒是一脸严肃,好像她面对的,是一个十分棘手而急须解决的问题,看那凝重的模样,把他扒光了检验是否处男的事,也并非做不出来!



    龙天若吓坏了。



    他飞快招供:“小僵尸,你别用那种目光看我,爷跟你交个实底,爷……确实是处男之身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的眉毛拧结得更厉害,明显不肯相信。



    “爷说的是实话!”龙天若见她不信,立时急了起来,“爷长那么大,就没碰过一个女人!你也知道的,爷不过就是过过嘴瘾罢了!爷发誓,如果爷不是处男,天打五雷轰!爷的精神跟肉体一样纯洁干净,爷是个纯洁的娃!不信,你亲自检验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轻哧一声:“没那兴趣!”



    她是不想信,可是,她又不得不信,每次动情就要翘辫子的龙天若,本来就应该不能行人事才对,这样才符合医学常理。

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妓女们又说你很厉害呢?”沈千寻不解的问。



    “幻觉!”龙天若笑嘻嘻的回,“那不过是爷给她们施了法,让她们产生幻觉而已,然后事后再装装样子,然后一切就搞定了!”



    “施法?”沈千寻皱眉,“龙天若,你又跟我胡扯是不是?你会施什么法?你给我施施看看?”



    她说完,脑中突然一个念头闪过,心里咯噔一声,死死的盯住龙天若,龙天若只顾着把自己洗涮清白,却也没料到话题竟会转到幻术上面,见沈千寻面色不对,心里亦是一惊。



    但他脸皮上的功夫素来高超,心里翻起风浪,面上却仍是笑嘻嘻的,任谁也瞧不出一丝端倪,他一个劲摆手,说:“说是幻术,其实也不过是一种致幻的迷药了,再加上一些特定的手法,对付普通人自然不在话下,可对付你,不行!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沈千寻冷声问,脑海里却不断翻滚出一些细碎的画面:从皇宫逃生的那一次,她一直处在恍惚之中,以至于与龙天语的最后一面,都似真似幻,模糊难辨;大婚那夜,她不过多喝了几杯酒,何至于醉得那么厉害?还做了一场那么真实的梦!



    而就在刚刚,午睡时分的春梦了无痕,可是,那情景如此真实,令她恍惚至今……



    幻术……



    如果龙天若可以对那些妓女施幻术,为什么对她就不行?



    龙天若很耐心的给出解释:“迷魂大法只能用在对自己钟情的女子身上,她们本来就迷恋我,就算不与我在一起,心中也不定幻想多少次,所以,压根就不费力气,可是你……啧啧,小僵尸,你什么时候把爷瞧在眼里了?你心里,只想着老四!你都不肯多看爷一眼,爷拿什么对你施法啊?”



    “你真没施?”沈千寻将信将疑。



    龙天若瞪眼:“喂,你别这样怀疑人好不好?爷为什么要对你施法?爷若是想打你的主意,用春药岂不是效果更好?再者,爷的清白之身,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交出去的!是留给爷的真命天女的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