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8章:这丫头,爷要定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天若张张嘴,终是什么也没说出来,气得扭头就走,沈千寻扁嘴皱眉,骂:“神精病!”



    “爷就是神精病怎么了?”龙天若气咻咻的回,“自从得了神精病,爷觉得精神好多了!阿呆,你说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阿呆木然回:“是!主子爷今日精神饱满,容光焕发,俊美无俦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的嘴角微抽,风一般卷了出去。



    阿呆跟在后面碎碎念:“爷为什么生气?”



    “那个死丫头,居然把爷的好心当驴肝肺,还骂爷!”



    “就这点事?”



    “在那死丫头心里,爷居然连老五那个憨货都比不上!”



    “可王妃说了,对五殿下只有朋友之情,无关风月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死丫头还记着爷的仇!”



    “那个仇确实不太好忘!”



    “可爷对她那么好!”



    “你待她好吗?不是你吧?是云王吧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脚步微滞,垂头丧气的坐在院中的青石上。



    “可老四已经死了,死了!他再来不会回来了,他回不来了!她得接受这个事实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阿呆同情的看着他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那个淡泊安静的云王,再也不会回来了!这一切,就像梦一样不真实,爷,你确定真的没法再回来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爷确定!”龙天若苦笑,“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,任谁都不能让时光倒流!”



    “可是,王妃好像喜欢的只是云王呢,这可怎么好?”阿呆轻叹,“不过,话说回来,谁让爷自作自受呢!爷当时待王妃好一点,王妃爱上的人便一定是爷了!”



    “爷又不是神仙,爷怎能算得到后来的事?”龙天若垂下眼敛,沉默半晌,又赌气似的发誓,“爷不管,这丫头,爷要定了!”



    “愿爷心想事成!”阿呆吸吸鼻子,为他掬一把辛酸泪。



    “你不信爷能成功?”龙天若恶狠狠的看着他。



    “很难!”阿呆一脸沉痛,“难于上青天!爷节哀,天涯何处无芳草!”



    “你妹!”龙天若爆粗口,“滚!”



    “爷指个方向,往哪儿滚,滚多少圈?”阿呆一脸的麻木不仁。



    龙天若一脸怨妇状,自已在那儿纠结了一会儿,突然又扬眉欢笑。



    “小僵尸让爷不爽,爷自个儿去找个爽的地方,阿呆,走,陪爷去茗湘苑!”



    “去那儿做什么?”阿呆一愣。



    龙天若龇牙,笑:“当然是慰问爷的正牌王妃喽!死丫头总催着爷跟她亲近,爷嫌她好色,总赖着不去,现下少了一只色爪,看她还敢吃爷的豆腐!”



    “爷有豆腐吗?”阿呆上看下看左看右看,嘴里兀自叫“在哪儿在哪儿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伸手将他的脑袋挟在腋下,吃吃笑着跟他咬耳朵:“这落井下石趁人之危的事儿,爷最爱做啦!”



    茗湘苑。



    沈千梦躺在床塌之上,辗转哭号,痛得满床翻滚,一转眼看到大殿门口站着的那个人,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,连呻吟声都小了许多。

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正狠啊,居然就活生生的踩碎了她的手骨,可要命的是,在这种时候,她竟然分不清那天的事,是他故意为之,还是纯属意外。



    说是故意吧,事儿不能赶得那么巧,可要说是意外,那一踩怎么那么用力啊?



    沈千梦把头埋进枕头里,不想再看到龙天若那张脸,可对方却一脸热切的硬把她的头扯出来。



    “千梦,千梦,你怎么样?”他焦灼又心疼的叫唤,“怎的这么不小心?可怜这漂亮的手就这么毁了,爷都没好好的牵过一回呢!这可怎么好啊!以后是不是得装只铁手啊?那不成铁手怪了?”

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碎碎念,一径的胡说八道,四姨娘听得直皱眉,但龙天若一直就是这个样子,说话永远不着调,沈千梦这边干脆装死,双眼一闭,不作任何回应。



    可她不知道,龙天若最喜欢看她装死了。



    他把她身边的丫头什么的全都轰了出去,大张旗鼓说要亲自守着她,端茶倒水嘘寒问暖,倒也十分殷勤,把沈千梦看得一怔一怔的,不明白他是哪根筋搭错了。



    在龙天若围着沈千梦大献殷勤的功夫,沈千寻在阿笨的妙手之下,又变身成六毒公公,外出钓老妹子了。

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她一袭长袍飘飘,气度潇洒的出现在五毒婆婆出没的破庙。



    这一回,没有龙天若的指导,她自导自演,总算也是学过心理学的,她制造的邂逅十分自然,为了增加可信度,她在破庙附近的一处小院足足猫了一整个下午,硬憋着没去找五毒婆婆搭讪,但却一直在五毒婆婆面前秀自己的风姿,天快黑时,五毒婆婆自个儿摸了过来。



    沈千寻作意外状:“夫人?夫人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
    五毒婆婆轻哼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
    “来看看这院子!”沈千寻对着那间破败小屋作唏嘘状,“这是以前和我家老婆子住的地方,她死后,便再没来过这儿,今儿是她的忌日,就过来看看!”



    “你倒是个长情的人!”五毒婆婆看他的眼神立马变得不一般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心中暗笑,心理学说的果然不错,不管是年轻女人,还是年老的女人,都喜欢长情的男人,而扮可怜亦会拉近彼此的距离。



    她装模作样的轻叹:“倒也无所谓长情不长情,携手走了那么多年,一个突然去了,另一个便觉得无限孤单冷寂,不知要怎么样才好!”



    她说到最后,陡然哽咽,实是自己的心事亦被这胡口胡扯的话触动,再看五毒婆婆,亦心有戚戚然,五毒婆婆自丧夫之后,一直孤苦无依形单影只,多年后虽重掌五毒教大权,但那份凄凉感却曾经深切感受过的。



    寥寥几句话,两人间的距离陡然拉近,沈千寻邀五毒婆婆入小院坐坐,五毒便没有拒绝。



    残阳晚照,老槐树下,沈千寻备一壶清洒,与五毒闲聊。



    深秋的斜阳,澄红却冰冷,许是渐袭的寒气侵人,又或许,是天色渐转幽沉,五毒的情绪微有些激动,轻易便将自己来京城的目的合盘托出。



    “我来找我姐姐的墓!”她说,“我想将她的遗骨迁走!”



    “需要在下帮忙吗?”沈千寻很热心的问,“我虽不是京城人,但在这京中倒也识得几个人,而迁坟之事,一个人也是忙不开的!”



    五毒看着他,摇头:“这个忙,怕你不敢帮!”



    “这可奇了!”沈千寻惊道:“迁坟而已,我已是土埋半截的人了,还能怕那魂灵不成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