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9章:有事您说话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那倒不是!”五毒道:“实是因为我这姐姐,不是寻常人!”



    “不是寻常人?那是什么意思?”沈千寻越发好奇。



    “她是前朝太后!”五毒答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倏然一惊!



    前朝太后?



    这老婆子的姐姐,居然是前朝太后?



    前朝太后姜婉柔,是龙安帝的祖母,说是祖母,其实她也没多大年纪,不过四十多岁,她并不是龙安帝的嫡亲祖母,只是因为姜家势大,她一直坐在皇后的位子上巍然不动,龙安帝即位,她也就顺理成章成了太后。



    龙安帝年幼即位,少不更事,又生性胆小懦弱,这样的人自然是坐不稳龙椅的,野心之徒虎视眈眈,而龙安氏这一族偏偏人丁单薄,时龙熙帝任护国大将军,军权在握,权倾一时,曾亲自带兵打退逼宫的叛军,救龙安帝与姜婉柔于水火之中,龙安帝感其忠心耿耿,又自认无治国之才,遂将皇位禅让于龙熙帝,龙熙帝感恩戴德,对这两人亦十分厚道,另建豪华宫殿居住,终生锦衣玉相待,传为一段佳话。



    当然,这佳话里有多少猫腻,也就只有当事者知道了,但据传闻来看,龙熙帝能登基,姜婉柔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,因为她有姜氏一族的强大后盾,龙安帝不过是个傀儡皇帝罢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忆及旧事,唏嘘不已:“真是太意外了!真没想到,姜太后竟然是夫人的姐姐!怪道总觉得夫人富贵逼人!”



    “先生说笑了!”五毒摆手,“一个浪荡江湖的人,谈什么富贵逼人?”



    “可在下就奇怪了,既然前太后是你的姐姐,那你定然也是姜氏一族,她嫁入皇室,你怎么反而踏浪迹江湖?”

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循规倒矩的生活,十六七岁时便逃婚离家了!”五毒轻叹,“父母因我逃婚,大失颜面,遂将我的名字从族谱中去除,再不认我是他们的女儿!那时我混得很不如意,连温饱都成问题,是姐姐一直暗中救济我,后来我嫁人,姐姐还偷偷的为我置办了嫁妆,我和她的感情,十分亲厚!”

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沈千寻巧舌如簧,“不过,姜太后原就是良善真纯之人,其实她不光待你亲厚,在百姓之中的口碑也很好。”



    其实好不好的,她又怎么知道?姜太后在世时,她还在娘胎时没出生呢,不过信口乱说罢了。



    但赞美的话总归令人愉悦,五毒使劲点头:“姐姐是世间最善良纯真的女子,只可惜,命不好!”



    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沈千寻在脑中搜寻着与姜太后有关的信息,只可惜,事先没做过功课,存储量少得可怜,她连姜太后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。



    五毒看了他一眼,问:“你不知道我姐姐是如何离世的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,遂又解释道:“我年轻时游学天下,四处浪荡,何曾有一日安分过?再者,江湖中人,本就不甚关心皇室的人,倒实在不知道姜太后何日离世。”

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!”五毒并不深究,她低喃道:“我姐姐,是中邪而死!”



    “中邪?”沈千寻微惊,“怎么个中邪法?”



    “我当时不在京城,也是无意中得到的消息,说是她去上香,遇到一得道高僧,说她被妖灵所摄,近日会有血光之灾,若想破解,须得将卧房门窗盯死,屋内焚驱妖香,念大悲咒,三日三夜若无事,此生平安。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张口结舌:“那后来呢?后来妖灵未除?”



    五毒沉默点头:“三日三夜的黎明时分打开房门,宫人就见我姐姐披头散发而出,直奔宫中的永河而去,她一头栽入水中,自此没了踪影,宫人全力打捞,依然一无所获,三日后,她的尸身方浮起,只是时值炎夏,尸身已高度腐烂,面目难辨,唯有身上衣衫和脖上所挂佩饰证明她就是姐姐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默然看向五毒,她脸上有悲伤沉痛,却也有讽刺嘲讽,显然,久在江湖闯荡的她,并不像普通老百姓那样,认同什么中邪之说,当然,沈千寻也不认同。



    “对于这件事,你怎么看?”五毒看着他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坦言:“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!这才是夫人寻找遗骨的真正原因吧?”



    五毒点头:“你果然洞察烛微,不错,我怀疑那陵墓中葬着的,压根就不是我姐姐的尸身!”



    “时隔经年,就算不是,夫人打算如何分辨?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五毒避而不答,突然问:“沈府中人情形如何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心念电转,飞快答:“毒已在他们身上蔓延,合府上下,一片恐慌害怕!”

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五毒问:“真的要毒死他们吗?只是因为沈千寻解了你的毒,便要全府的人来陪葬,有些过于残忍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愕然,若不是还顾着六毒的面子,她简直要一口唾沫喷在五毒脸上,话说,好像是你先要这么做的,怎么这会儿倒装成圣人菩萨了?



    但她要装菩萨,自己投其所好,自然也要相随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轻咳一声,道:“夫人误会了,在下岂是那种残忍之人?不过跟她开个玩笑罢了,若七日毒未解,在下自会亲赐解药解毒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先生在解毒之前,能否送我一个人情?”五毒又问。



    “人情?”沈千寻迷惑不解,忙说:“夫人尽管讲!”



    “想请先生帮我去与那沈千寻谈个条件。”五毒说,“若她肯帮我验尸,你便解沈府的毒!”



    “你当初想下毒,是因为想让沈千寻帮你验尸?”沈千寻真正被惊着了。



    “是啊!”五毒点头,“不然,我是吃饱了撑的吗?跟一个黄毛丫头较什么劲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无语,她简直想三头撞死算了,这位老大娘,有事您说话成不成?何苦非得搞那么多乌龙?



    她径自将疑问问出口:“恕在下直言,夫人若想请那沈千寻验尸,按常理来说,当上门相求不是吗?怎么突然想到使毒逼迫?现下夫人也瞧见了,她显然并不将沈府中人的生死放在心上!”

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五毒苦笑:“她现在不是跟当今皇帝穿一条裤子嘛!我要挖皇陵,并且要调查姐姐死亡之谜,这所有事,都有皇室脱不了关系,我怕她不肯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忍不住要翻白眼,这位老大娘,您哪只眼睛瞧到我跟龙熙帝穿一条裤子啊?这也太侮辱人了吧?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