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2章:挖到宝了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就是挖到宝了!”龙天若紧握住她双手,满面狂喜:“小僵尸,爷认识你,就好像挖到了宝!你就是爷的宝贝,大宝贝儿,你是九天仙女,你是神兵天降……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嘴角微抽:“说人话!到底发现了什么玄机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止住笑,郑重道:“这龙熙国有四大家族,你知不知道?”



    “废话!”沈千寻淡淡道:“我当然知道,不过,现在不能称为四大家族了吧?越王府还称得上一个大家族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!”龙天若轻笑道:“这可是你的手笔哦!”

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,没有你和云王在后头作坚强后盾,凭我一人之力,断不会他们的对手!”沈千寻认真说,“你想说什么就直说,不要绕来绕去的,听着脑仁疼!”



    “小僵尸,你哪儿都好,就只一点,脾气太直,耐性不够!”龙天若笑道:“在你看来,余下的三大家族,如今谁最风光?”

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吗?”沈千寻轻哧:“自然是太子殿下的娘舅党夏家喽!”



    “不错,朝臣们十分看好老五,大多聚在他后头摇旗呐喊,所以夏家的权势最盛,但苏家却也算如日中天,唯独姜家,一直十分低调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三位与龙熙帝是生死之交,是沙场上拼杀下来的好兄弟,但姜家好像不是……”沈千寻思忖片刻,忽道:“你所说的那个姜家,该不是姜太后的娘家人吧?”



    “除了他们,还有谁?”龙天若道:“昔年姜太后全力扶持龙熙帝上位,姜家人功不可没,当时的龙安朝,十个命官之中,有五个是姜家人,其权势远超其余三家,龙熙帝即位之后,也很看重他们,任委以重任,可自从姜太后死后,姜家似是遭到诅咒一般,府中男丁多半凋零,且个个死得稀奇古怪,到后来,连正处孕中的妇女也会莫名死掉,姜府自此破败,只剩一个侄子姜博容独力勉撑……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听到这儿,基本已明白龙天若的意思,遂插嘴道:“你看中姜博容了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使劲点头:“姜博容老成持重,聪明过人,又不乏刚直磊落,姜府如今虽然衰败,然终是两朝老臣,在百姓之中口碑甚好,余威尚存,远胜那三家飞扬跋扈之徒,若能得他相助,必将事半功倍!而据我搜集的消息看,对于姜太后的中邪以及家人的猝死,他虽嘴上不说,心中却颇多腹诽,暗中亦悄悄调查过,只是一无所获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,你想让我侦破此案,找出真凶,投其所好,他感恩之下,定然向你靠拢!”沈千寻言简意骇。

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龙天若点头。



    “真凶……会是谁?”沈千寻又问。



    龙天若勾起唇角笑:“你说他是谁,他就是谁。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:“这一点,我可能不会如你的愿,我有我的底线,行医时,哪怕是仇人,我也会尽心救治,验尸时,哪怕结果与自己不利,我也只会尊重事实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点可爱!”龙天若呵呵笑起来,“你尊重事实,我尊重你!所以,请放心,我不会逼迫你违反你的职业道德……嗯,是这四个字吧?”

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千寻略顿了顿,说:“谢谢。”



    “谢什么?”龙天若歪头问。

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尊重我!”沈千寻看着他,“就像上次卢芽的事,你也没有因为急功近利而勉强我,龙天若,其实你这个人,真的不坏!”



    “仅止是不坏吗?”龙天若扬眉,“你没发现,其实爷也蛮可爱的!”



    他对着她挑眉,黑眸晶亮,如天上繁星,唇角微弯,弧度优美,正如天上那轮上弦月。



    只那满脸的络腮胡却大煞风景,被他东扯西扯扯得松松垮垮,看起来说不出的好笑,头上又戴了顶尖尖的毡帽,可能为了掩去原有的身形,他身上穿得鼓鼓囊囊的,腰间又用条破布扎着,脚上穿着双破旧长靴,哪里还是原来玉风临风的模样?



    沈千寻忍俊不禁,掩唇轻笑:“嗯,你确实挺可爱的,像一个古代版的圣诞老人!”



    “剩蛋老人?”龙天若歪头看自己,“嗯,你说的不错,阿笨那小子说,要把我打扮成一个捡驴粪蛋的小老头,原来捡粪的老头也是有称呼的,只是,为什么要叫剩蛋呢?叫捡蛋老人更妥帖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愕然,随即爆笑出声。

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这货简直太可乐了!



    龙天若不知她在笑什么,也盯着她傻呵呵的笑,边笑边说:“小僵尸,你大笑时最好看,眉飞色舞的样子,像个小屁孩儿!呶呶,还有酒窝儿呢!”



    他自自然然的伸出手去,去戳她唇边甜美的漩,沈千寻暴笑之际,倒也没在意到这动作有多暖味,薄而淡的月光下,两个“老头儿”身儿相依,影儿相偎,看上去要有多诡异,就有多诡异,以至于某个落了单的龙吟暗卫明明看到了他们,却恶狠狠的啐了一声,骂骂咧咧的走开了。



    “我操,这都什么世道,老头跟老头也能在一块调情,恶心死老子了!”



    他被恶心得走掉,两个“老头儿”却吓出一身冷汗,沈千寻连连抚胸:“只顾着说话,差点被他人逮到!快跑!”



    她伸手扯着龙天若的袖子,一路小跑,龙天若想到那人的话,想笑又不敢笑,直憋到内伤,及至跑到一处安全的小院,关上房门,两人这才痛痛快快的大笑了一阵。



    此时夜已深沉,周围一片安静,屋瓦上已有冷霜暗结,一阵风穿堂过户,竟让沈千寻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。



    龙天若忙将身上的长袍脱下来给她披上,沈千寻抱着双肩,说:“该回去了!”



    “回不得!”龙天若摇头,“今儿晚上赶巧了,我不在府上正常,连你也混在外头,龙吟的暗卫肯定都知道了,回头龙熙帝不定又要生出多少联想,咱们能想个法儿补救一下!”



    “怎么补救?”沈千寻吸吸鼻子问。



    “这样,你跟爷去逛逛妓馆好不好?”龙天若流里流气的笑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横了他一眼:“为什么非得去妓馆?那里乌烟瘴气的,各种梅毒花柳病毒又多,我不想去!”



    “爷去了那么多次,不照样健健康康?”龙天若一幅哄孩子的语气,“听话,去吧,爷是混妓馆的人,爷只能在那里找到彻夜不归的由头,不然,你怎么解释自己夜不归宿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