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4章:魂游天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再看龙天若,正跟两位美娇在那里喝花酒,说着低俗的荤话儿,这样的一个男人,怎么可能会是那个一尘不染若谪仙的龙天语?便算打死龙天语,他也断不肯作这种恶心的姿态吧?



    沈千梦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。



    她的心咚咚的跳得厉害,如果她错了,那么,就说明她告错了状,在龙熙帝那儿,她该如何交待?



    正神思不属间,耳边陡然传来令人面酣耳热的浪调,她倏然一惊,便凑头望去,只见宽大的绣床之上,两位美娇娘正在宽衣解带,眉目之间,春情荡漾,很快,嘴里娇声唤着的,却是三殿下!



    而她们口中的三殿下,正稳稳当当一脸麻木的站在离她们几步远的地方,白皙修长的指尖挑着一条丝帕,飞快的舞着,那丝帕之间雾气隐隐,似有香气弥漫开来,两个妓女越发高涨……



    沈千梦的眼倏地瞪得浑圆。



    而身处其境的沈千寻更是看得张口结舌,目瞪口呆。



    她想开口相问,可那两位妹子的动作实在令人羞人,身为一个法医,她看惯各色人体,可那都是死的,这俩是活的,实在让人……不忍卒看!



    她尴尬的扭过头去。



    好在,这种离奇的限制级表演持续的时间并不长。



    龙天若锦帕轻轻一抛,那俩便满足的叹息着,龙天若指尖一挑,绣床两边挂勾上的纱幔无声的垂了下来,掩去满床污秽。



    “你平时……就是这样玩的?”怕龙天若再说出什么调笑的话,沈千寻轻咳一声,作没事人状,率先开口。



    龙天若点头,目光落在沈千寻红得几欲滴血却又佯装平静的脸上,他忍不住唇角促狭的笑。



    “不许笑!”沈千寻又羞又恼,龙天若反而笑得越发厉害,沈千寻跺脚:“龙天若,你再笑,我就回去了!”



    “好!好!不笑了!”龙天若忍住笑,伸手将她扯入帘幕之后,低低道:“时候不早了,你在这里将就一下,歇息一会儿,等到该出来的时候,我叫你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低头看了看,这帘幕后倒别有天地,被褥枕头一应具全,但终究是妓馆之物,她皱眉,摇头:“就坐一会儿,要等很久吗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知她嫌弃,也不强求,低笑道:“嫖客都是醉生梦死嫌春宵苦短的,所以,你还真得多待一阵子,最其码,要待够两个时辰!”



    “这会儿已经大半夜了,两个时辰后,天都快亮了吧?”沈千寻随意问。



    龙天若“嗯”了一声:“差不多吧!你若不想休息,便到外头来赏夜景吧!这儿临湖而建,夜间的景色,其实也不错。”



    他伸手将她牵出来,两人倚着窗儿,无言的看向窗外。



    窗外,一幕星子眨眨,笑看人世繁华,一弯清月沉静,冷眼观黄叶萧瑟,湖风浩荡而沁凉,吹动一湖静水,亦吹得窗内两人,无端端的愁肠百结,眸中添了惆怅。



    好半天,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,只呆呆的看月华似霜,听湖水轻轻拍打湖岸的声音。

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良久,龙天若开口。

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沈千寻低低答,“好像想到了很多事,又好像,什么都没想。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微笑:“是了,这就是众人皆睡我独醒的妙处,魂游天外,思绪在天地间徜徉飘散,生平经过的每一件事,都细细的从眼前掠过,然而某个恍惚间,却似乎什么都记不起来,唯一记得的,便是眼前这星,这月,这无尽寂寥清冷的夜!”



    “原来放荡不羁的鬼殿下,也会有这样多愁善感的时候。”沈千寻莞尔,“你这个样子,可不像你了!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龙天若轻哼,“你想说,我像老四附体吧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点头,眸光迷离飘忽,手掌不自觉的伸出去,抵上龙天若的胸膛,掌心处传来沉稳有力的心跳,却不是她期待的那样,好在,这一次,她有心理准备,倒未觉得有多失望,只是惆怅轻叹:“你不是,我早知道,天语是永远也回不来了!”



    她在这厢轻吁短叹,隔壁侧耳聆听的沈千梦再度陷入迷乱茫然之中。



    她认定龙天若就是龙天语,而平日里,他和各种作派以及和沈千寻的种种,不过是作戏给外人看罢了,在私下里,两人不定怎样郎情妾意,可现在看来,却完全不像她想像的那样。



    看这情形,两人克制守礼,毫无跳脱之处,若龙天若真是龙天语,沈千寻又如何不知?他可以为沈千寻不管不顾,又岂会在这重要的事上瞒着她,任她伤心难过而置之不理?



    这明显不符合常理!



    而据两人的对话来看,很显然,沈千寻也曾怀疑过龙天/若的身份,但最终打消了这种怀疑,如此说来,真是她想错了?龙天若就是龙天若,而龙天语确实已经死了?



    但是,这样说来,又总觉得哪儿不对劲,如果龙天若真是龙天若,真是那个深恨同胞兄弟的男人,他就应该对沈千寻毫不关心,肆意蹂躏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假装着不在乎,私下里却又彬彬有礼,呵护备至!



    沈千梦想得头脑嗡嗡响,依然无法理出头绪,只将眼睛拼命的往那个小洞口贴,生怕漏掉一丝可疑的端倪。



    在窗前吹风吹得久了,沈千寻不自觉的抱紧了双肩,龙天若见状,忙去屋子里找了一件长袍披在她肩上,柔声说:“要不坐躺椅上小憩一会儿吧,等到她们苏醒,还得好一阵子呢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点头。



    龙天若细心的在躺椅上铺上一层厚毛毯,边铺边解释说:“这条毯子绝对干净,新近从府里拿来的,还没用过呢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歪头看他忙活,不自觉露出笑容,谁能想像呢?平日里飞扬跋扈讨人厌的浪荡子,竟也有这么温柔细致的一面。



    她不自觉低叹:“龙天若,你这个样子,越来越像天语了!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龙天若歪头笑,“其实是你把我和老四脸谱化了!人的性格很复杂的,不是说他性格沉静,便会一直沉静,遇到一些特殊的事,他说不定会比活泼的人更活泼,而活泼的人偶尔沉静下来,说不定比天性沉静的还要安静一些,凡事没有绝对,要不,古人怎么会说,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呢,说的我这种人哦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哑然失笑,打趣道:“前面说的很有道理,但是,你确定自己动起来时只是脱兔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龙天若饶有兴趣的反问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