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2章:铁钉入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接下来,便是确定死者的年龄,根据骨骼推断年龄,通常是根据颅骨骨缝的愈合情况,还有就是牙齿的生长发育顺序及其磨损程度,当然,除此之外,下颔骨的形状也可作参考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先检查了骨骸的牙齿,死者的牙齿很好,整齐干净,无一粒虫牙烂齿,磨损程度并不算严重,从牙齿来看,这具尸骨的年龄应在二十至三十岁左右,而姜太后死时已经四十有余,这点严重不吻合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微微皱眉,看来,这个五毒大娘猜得还真是不错,这具尸骨,十有八九不是姜太后的,为了确认自己判断,她决定再看看颅骨。



    她将那顶沉重又昂贵的凤冠小心取下来,整个头部便暴露在眼前,只是,浓密的头发干扰了她的视线,沈千寻伸手拨了拨,随意的说:“婆婆,你姐姐生前漂亮吗?是不是有一头乌发?”



    五毒微怔,随即摇头:“姐姐生得美貌,只是头发不好,稍嫌稀少了些,哦,她跟我一样,她有少白头,当然,情形不严重!”



    “这具尸骨,应该不是你姐姐的!”沈千寻笃定的说,“你瞧这头发,十年过去,仍是这般浓密乌黑,连个白发丝儿也见不到,另外,尸骨的牙齿也不错,连一颗烂牙也没有,对了,你姐姐的牙齿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“不好!”五毒老泪纵横,低泣着回答沈千寻,“她从十几岁起,便有烂牙了,她跟我一样,小的时候,我们俩老爱吃很多芽糖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那就基本没错了!”沈千寻都懒得去检查颅骨了,她淡淡道:“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尸骨,最大不会超过三十岁,说不定会是你姐姐身边的婢女呢!头发真是好……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再度感叹,伸手将那头发全部扒拉开,这不扒开无所谓,一扒开,她倒吸一口凉气!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五毒惊声问。



    “这女人,是被人害死的!”沈千寻对着头骨顶端的那圈黑红色缓声解释,“她生前头部定然受到重击……不对,不是重击,这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突然发现黑红色中间有一微微凸起的黑点,遂将镊子伸了过去,试图夹起细察,不想,竟然夹不动,她不甘心,索性把头骨抱过来,拿手去试,硬硬的有些金属质感,她心里一动,歪头往头骨里侧瞅了瞅,这一瞅之下,头皮陡然变得又麻又僵。



    那个黑色的小圆点,竟然是一枚铁钉的顶端!



    铁钉……



    这个女人,竟然是被一枚铁钉钉入脑部而死……



    原来曾经看过的包青天里的双钉案,并非子虚乌有,这样残忍的事情,真实的存在人间!



    五毒见她发愣,不解发问,沈千寻木然解释,五毒失控的尖叫:“如果这个人是被这么残忍的害死,那么,我姐姐呢?我姐姐的尸骨在哪儿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:“我不知道!”



    “姐姐!姐姐!”五毒放声大哭,沈千寻却只觉得头皮一个劲发麻,这……太可怕了!



    饶是见惯了凶杀案,她此时亦觉得透不过来气,而墓室之中的空气显然越来越稀薄,她又掠了那尸骨一眼,果断让五毒盖上棺椁。



    两人走出地道,大量新鲜冰冷的空气陡然涌了过来,沈千寻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坐在石块上休息,五毒则像发神经一般扯住她的衣袖:“沈千寻,沈千寻,帮人帮到底,救佛救上天,我老婆子求求你,求你再帮帮我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叹口气,问:“你还想让我帮你找到你姐姐的尸骨?”



    “是!我姐姐一定是被人害死的!我要找到那个杀人真凶!我要给她报仇!”五毒长声悲泣。



    “人都死了十年了,物是人非,杀人真凶没那么好找!”沈千寻实是求是的说。



    “可如果明知姐姐是死于非命,我怎能坐视不理,不追查下去?求你了,只有你能帮我!”五毒哭得两眼通红,鼻子也是红通通的,那凄凉哀绝的表情和苍然的白发,让她原本属于五毒教教主的霸气荡然无存,现在瘫坐在沈千寻面前的,只是一个可怜无助的老妇人而已。



    沈千寻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,说实话,她对于这案子也自然生出了浓烈的好奇心,能想出铁钉入脑这种杀人方法,凶手想来也是一个聪明人,古人男女皆留发髻,铁钉的位置,又刚好藏在发髻之中,任是再好的验尸官,只怕也想不到这一点。

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!”沈千寻缓缓说,“可是,要查凶手,就必得搞清当年那起案件的来龙去脉,依婆婆你所述情形,姜太后是中邪溺水而死,而当时也确实水淋淋的捞上一具面目难辨的尸体,这具尸体是谁的?是姜太后的,还是现在这具尸骨的?如果当时捞上来的,就是现在的这具尸骨,那么,姜太后去哪儿了?死了还是活着,如果她被害,凶手为什么要置换尸体?这里面有太多的疑点,如果不能解读这些疑点,那么,我是没有办法帮助你的!换言之,我需要案发时的第一手资料,最好能找到十分可信的当事人,比如说,服侍姜太后的宫人!”



    她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,这时方停顿了一下,目光落在五毒身上,缓缓道:“婆婆在十年之后,忽然想到来查姐姐的遗骨,想来,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吧?必是先发现了什么疑点,才会有些举动吧?”



    五毒微怔,随即飞快回:“是因为我突然做了一个梦,梦见姐姐满眼含泪的看着我,身上全是血,连着几天,我闭上眼就做这样的梦,终于心惊,这才决定回到龙熙京都一查究竟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面色沉静通透,五毒目光闪烁,长叹一声道:“你这个黄毛丫头,真是一双好利的眼睛,什么都瞒不过你!好了,我说,但你要保证,绝不外传!”



    “我只查案,不传流言!”沈千寻淡淡答。

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不说,是因为这事关乎姐姐的名节!”五毒低低道:“上个月,我手下一名得力干将夜宿客栈,一群男人喝醉了酒,在一起吹嘘泡女人的本事,其中一个男子,便说自己曾经和龙熙国的前太后共度良宵,旁人自然不肯相信,他便列举出许多细节来,我那名属下知道我与姜太后的关系,便留了心,将那人毒昏,带到了五毒教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