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6章:太尼玛变态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这真是凶手的高明之处!”沈千寻冷笑,“对于这个凶手,我是越来越好奇了!能想出这么阴损毒辣又耸人听闻的法子,他定然比恶鬼还要坏!”



    “凶手?”姜博容急急道:“这么说,你确定哥哥是被人害死的?那么,如何害法?”



    “就是用这条小蛇!”沈千寻指着小小的骸骨道:“蛇钻入肚腹之中,咬穿肠壁,至肠穿孔内出血而死,因为是内脏出血,在人体上并不会反映出来,成功避过了验尸官的检验!”

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她的话惊呆了,这样耸人听闻的杀人方法,还真是头一回听。



    然而沈千寻却不是头一回听,她在龙天语赠她的那一堆典藉中早就看到过类似的奇闻,当然,那不是用来杀人的,只是一个樵夫在便桶中方便时不幸中招,因为蛇跟泥鳅一样,都是逢洞必钻的,被一只无意中爬入便桶的蛇钻屁门死人,确是奇闻一桩,听起来滑稽可笑,但那死的人却就十分悲催了。



    但将这事用在杀人上,则令人毛骨悚然脑袋发麻,太尼玛变态了,不嫌臭啊?



    可凶手显然不嫌臭,为了杀人于无形,他还真是煞费苦心,但是,姜大又不是个木雕泥塑,他身手高强,想制服他并不让他发出声音,并不容易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又问:“敢问姜大人,你哥哥死时,身在何处?是在府中,还是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是在营帐里!当时他是京城禁卫总兵,隔三差五的,会去城外的绿林军中查防,当晚忽然下了大雨,他就宿在了城外的营帐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应该有亲兵或者随从伺候,那些人当时可曾审问过?他们怎么说?”沈千寻又问。



    姜博容呆呆的看着她,面色苍白,机械的回:“那日因为暴雨,大家都待在营帐里,随侍他的,是一直忠心护着的侍卫何政。”

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沈千寻急急追问。



    “他……中邪了!”姜博容苦笑,“发现大哥死后,他便一直疯疯颠颠的,说看到了姜太后,他跟所有人解释,说是姜太后实在太想念大哥,才将他带走的,我们自是不肯信他这番论调,我将他留在府内,好生医治,期待他能记起点什么,可是,他却疯得越发厉害,没过几天,也死了!”

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件事,再没有人知道了?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!”姜博容一脸悲愤的望向那堆枯骨,忽然跪倒低泣:“大哥,你若在天有灵,便给我们指一条明道,让我们抓到那真凶,给姜家惨死的人报仇雪恨!”



    “人死如灯灭,若鬼魂真能摄人性命,那谁还敢杀人?”沈千寻无情的说,“姜大人起来吧,从你大哥的身上找不到线索,未必在旁人身上就找不到,目前信息匮乏,我们需要找到更多更全的信息,才好做一个综合的评论!所以,近几日,再把其余两位大人的尸骨挖出,再作判断!另外,伺候姜太后的宫人,有没有找到?”



    姜博容惨笑:“两个心腹婢子,说是回了故乡,实际上死了,那些在外头伺候的,倒还活着,只是好像所知甚少!”



    “那我们继续查,有消息就通知我!”沈千寻回头望了一眼枯骨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遂低头收拾自己的工具箱,换下身上的衣服,打道回府。



    其间经过沈府,她略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进去。



    府中人看到她,俱是一派欢喜,看门刘伯老远的就吆喝着迎过来,后来李百灵三姨娘八妹全都惊动了,一堆儿全迎了出来,扯着她的手说话,只不见阮氏和五姨娘,沈千寻倒不在意他们,只怕她们积习难改,会欺负府中的人。



    李百灵轻笑道:“她们俩这会儿可没那功夫了!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“沈府中人中毒,如今全数都解了,独她两人解不得,服多少解药都不管用,这会儿,眼瞅着只有进的气,没出的气了,沈府出事之时,她们俩那个模样,我瞧着就来气,这会子也懒得过问,死了就抬去埋好了!她那双儿女,在她手底下也学不到什么好事,还不如跟着我,日后还行干点人事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略思忖了一下,便断定这事是龙天若干的,因为下毒的事,本就是他一手操办,而去找姜博容的人,也是他差人去的,想必特意嘱咐过,又另外使了坏。



    使坏就使坏吧,沈千寻对这两人实难有好感,人说豺狼之心,永远捂不热,这两位就是,当初沈千寻饶她们性命,到她落了难,她们照样龇牙咧嘴,对这样的人,她真心没功夫去做什么圣母白莲花。



    跟李百灵她们闲话了几句家常,八妹便扯着沈千寻的手开始撒娇:“主子姐,你跟湘王好生说说,让我过去服侍你吧!跟你在一起,新鲜又刺激,在沈府里待着,实是无趣,我都快吃成胖子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,现在虽然“封印”解除,可是,她和龙天若做的事,本身就是在走钢丝一般,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,连一句错话都不能说,可八妹却是个口无遮拦的,实是不适合留在王府。



    八妹一听说不许她去,委曲得哭鼻子掉眼泪,絮叨道:“主子姐当初救我时,说是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如今可好,有福也没同享,有难也没同当,这不是说话不算数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白她一眼:“就不算数怎么了?你能打我一顿不?”



    八妹撇撇嘴:“主子姐欺负人!”



    “就欺负你了,怎么着吧?”沈千寻先是冷着脸,说到最后,看八妹那委曲万分的模样,绷不住笑起来,李百灵在一旁笑道:“好了,好不容易回娘家一趟,别竟站在这里了,进屋说话吧,眼瞅着就晌午了,咱们难得聚在一处,今儿个好好喝一壶!这你总不会拒绝吧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莞尔:“有好酒好菜伺候着,再拒绝,那就是天底下头号的傻瓜!”



    当下备齐酒菜,把酒言欢,沈千寻许久未得如此轻松,也开怀畅饮,喝得面酣耳热之际,八妹再度苦巴巴的相求:“好姐姐,你就应了我吧,那沈千梦已经入了狱,八妹便是大嘴巴,也没人跑到皇上面前去告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?”沈千寻虽然多喝了几杯,头脑却一直保持清醒,她瞟了八妹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那王府里还有一尊祖宗,又岂是你能惹得起的?你又不是没见过他割人爪子时的狠劲儿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