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8章:前朝禁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后悔了!”沈千梦咕咕的笑起来,眼泪混着脸上的血水一起流淌,“从文,我真的后悔了,我不该死咬着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不放,我也不该执着于过往,我更不该……更不该跟沈千寻争斗,她是一个魔鬼,她是魔鬼,是妖,我是一个人,怎么能斗得过妖魔?我输了,输得好惨!可是,从文,我居然想不出,我怎么就输了呢?我明明占到了上风,我是正妃,她是侧妃,我是公主,她是平民,为什么输的会是我?为什么皇上不肯相信我?龙天若就是龙天语,他们俩压根就是同一个人!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愿意相信我呢!”



    “因为你没有充足的证据,证明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!”龙从文苦笑,“哪怕你在妓馆中听到的看到的都是真的,可是,你没有办法证明你说的是真的,没有皇上信赖的人跟你一起听到,而你本身又不为皇上所信任,可沈千寻就不一样,她一直在做,做戏给伶妃看,做戏给长公主看,做戏给皇上看,做戏给所有人看,她用虚假的却铁一般的事实击败了你的口头演说,而至关重要的一点,”



    龙从文顿了顿,难过的说:“千梦,在你的心里,在你的潜意识里,还想着那个叫龙天语的男人!你恨他,可是,你也爱他,所以,你才会中了沈千寻的诡计,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!”



    沈千梦呆呆的看着她,半晌,颓然躺倒于地,两行泪水无声自她的眼角滚落,流到嘴里,又咸又苦,她低喃:“是,你说的很对,我终究……不是她的对手!我这辈子,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了!我这辈子,已经走到了头!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逍遥在世上,自己却永陷阿鼻地狱,无可救赎!”



    龙从文的嘴唇颤了颤,难过的扭过头去,好半天,才哽声道:“我人微言轻,目前确无良方救你出狱,可世间之事,原就难以预料,如果沈千寻和龙天若之间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又或者龙天若有什么非份之想,那么,他早晚会冒头,皇上早晚会发现他的狼子野心,到时候,便是你出头之日,所以,请你务必忍耐,我……我给了上头不少银子,他们不会再给你用刑,你好生养着……等我来接你!”



    “等你来接我?”沈千梦咧嘴笑,明知这话不过是龙从文在安慰她,却还是点头,“好!从文,你等你,如果我真能出头,必不再与人争长斗短,只安安分分的做你的妻子,过一份清静无忧的岁月!”



    “好!”龙从文蹲下来,将她的头发往后理了理,拿帕子揩净她的泪,又说:“你受这般苦楚,我必不会坐视不理,你放心,我总会想个法子,逼沈千寻和龙天若现出原形!”



    “不!不要!”沈千梦拼命摇头,“我现在谁也不恨了,我只恨我自己鲁莽冲动,你千万不要再把自己赔进去!别再学我那样,费尽力气,非要证明龙天若是龙天语,结果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不会那么傻的!”龙从文面色陡转阴冷,“你放心,我不会强出头的!我也不会再去证明龙天若到底是不是龙天语,我为什么要去证明这个问题呢?他说他是龙天若,那么,他就是龙天若好了,我就当,这个世界上,从来只有他龙天若,从来就没有龙天语!事实上,这样的解释,才更合理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梦愣住: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龙从文反问,目光深不可测,“如果从来都没有龙天语,你猜,沈千寻会不会抓狂,会不会彻底崩溃掉?如果她崩溃了,你猜结果会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沈千梦微张着嘴,好半天才缓过一口气来,她终于露出一抹真正舒心快意的笑,她哑着嗓子笑:“我猜,结果一定会很美妙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在沈府中待了一阵子,再回到湘王府,已是黄昏时分,上午还算是阳光灿烂,到下午时分,却是铅云低沉,寒风乍起,夹杂着细小的雨点,吹得人浑身冰凉。



    李百灵欲要留她住一宿,沈千寻却执意要走,今天上午验尸的事,她要跟龙天若说一下,他虽然油嘴滑舌没个正经,脑子却极好用,很多时候,都能给她很好的提醒和建议。



    李百灵见她有事,也不强求,只拿了自己的大氅出来,将她包得严严实实的,沈千寻低笑:“哪里就用得着这么厚的衣服?包得像粽子一般!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不需要?”李百灵抬头看看天,说:“你要回便回吧,回头雨下大了就麻烦了,这天也真是邪乎,这还没过中秋呢,就刮这样的风,看来,今年的冬天要提前了!要不你别骑马了,还是让三姑赶马车送你回吧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:“还是骑马更自在一些,速度也快,再说了,王府离这儿也不是太远!”



    她说完匆匆告辞离去,走到半路,雨点已急促的落了下来,伴随着狂风阵阵,雨点劈头盖脸的打过来,很快就把她浇成了落汤鸡。



    回到王府,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青鸾红鸾见状,一个忙着准备热水给她沐浴,另一个则去烧姜汤,沈千寻洗完澡喝了姜汤便去裹着被子睡大觉,但即便如此小心,到了晚上,还是发起了高烧。



    她本身就是医生,自然也无须假手于人,自开药方煎药治病,只是中药疗效缓慢,一时只觉得口干舌躁,两眼昏花,只得混混沌沌的躺在那里,闭眼听外面秋雨潇潇。



    正睡得迷迷糊糊的,隐约感觉有人走进房中,她眯眼瞧了瞧,却是龙天若,蹑手蹑脚鬼鬼祟祟的走到她床前,手伸出来,似要是要触她的额头,沈千寻有心要抓他的现形,遂屏息静气不吭声,不曾想龙天若的手伸到一半,忽又犹豫着缩了回去。



    他在她床前的小凳上坐了下来,黑色的剪影被摇曳的烛火映在屏风上,飘忽不定,他就一直这么坐着,用一种诡异的深沉的目光瞧着她,足足有一柱香的时间,他不动不移不言不语,只是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被他看得浑身发毛,实在躺不住,轻咳一声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龙天若柔声问:“有没有感觉好一点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冷冷的回:“如果你离我远点儿,我想,我会好得更快一些!”



    “死丫头!”龙天若笑骂:“看在爷这么温柔乖顺的份上,你就不能说好听点的话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