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9章:爷是不该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这张嘴,从来只会说难听的话,说不来好听的!你要是想听好听的,出门左拐,去那烟花柳巷,想听什么话都成!”沈千寻揉揉脑袋,说出的话鼻音浓重。



    龙天若轻哧了一声:“病着还这么倔,真拿你没办法,对了,今天收获不小吧?听阿痴说,你发现了一种奇特的杀人方法……”



    他说完突然不怀好意的笑起来:“你说,这凶手怎么那么奇葩?”



    “人家死得那么痛苦那么惨,你还笑,有没有同情心?”沈千寻无情的批判他。



    “是,爷是不该笑啊!”龙天若轻咳了两声,说:“不过,话说回来,小僵尸,你的思维也很奇怪,你是怎么想到说,那人是被小蛇钻窍而死?仅从现场的那根小小的蛇骨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沈千寻忿忿回,“若是用我的脑子想,想个十天十夜,我也想不出用这招儿来杀人,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类似的案例,才做出的推断,不过,从当时验尸官的描述来看,基本便是死于此法了,毕竟,魄门是人体的污秽之地,正常人也想不到会那样害人!”



    “那你是从哪里看到的案例呢?”龙天若追问。



    “就是天语之前给我的那堆古书啊!”沈千寻回答,“也亏得他有心,搜罗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书来,上至天文,下至地理,风土人情,律法案例,奇闻异事,医典毒藉,无所不有,包罗万象,倒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也真是让爷开了眼界了!”龙天若喃喃道:“他给你的那些书,爷闲来无事时也常会翻阅,怎的爷就不记得有这么奇葩的事?”



    “你能跟我比吗?”沈千寻居高临下的回,“姐姐我过目不忘,能轻易将书上所录内容刻入脑海且终生不忘,你呢?你能吗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作心悦诚服五体投地状:“老大的功夫就是牛,小的及不上老大的一根汗毛,自然不敢跟老大比!”



    “贫!”沈千寻扫他一眼,忽又轻叹道:“你说,这个凶手是不是也无意中看过那些书才突发奇想呢?”

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!”龙天若点头,“你说说看,你是从哪本书里看到的?”



    “就是那本奇闻异事录啊!”沈千寻起身去书房,不多时便将书本找出来,递给龙天若,并准确的报出页数,对于她超凡的记忆力,龙天若再度惊艳了一把。



    “小僵尸,你简直就不是人,你是神,绝对的女神仙!”他将那书拿到眼底细看,面色陡然间一僵。



    “有新发现?”沈千寻好奇的问。



    “这本书,是禁书!”龙天若表情陡转凝重。



    “禁书?”沈千寻惊道:“这里面不过讲些民间奇闻异事,又不涉及政事,为什么被禁?”



    “跟书本身的内容无关!”龙天若答,“这书的作者聂允,在龙安帝是太子时,就跟他私交甚笃,后龙安帝禅让皇位,他第一个跳出来反对,被龙熙帝诛杀,因他平日最喜吟诗作赋写书,所以在他死后,他的诗作书籍皆被列为禁书,胆敢收藏者,必将其作乱党,杀无赦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微惊: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那个凶手,有可能是我们的人?”

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?”龙天若笑着摇头,“我们的人,可不会有这样的变态!我们跟姜家也没有仇怨,当年宇文府的事,姜家压根就没有插手,否则,我也不会去找他们了!”



    “那这禁书除了龙熙帝的敌人,还会有谁敢留存?”沈千寻满心迷茫。



    “这书,一直在皇宫的书库存档。”龙天若又抛出一包猛料。



    “皇宫?留存?为什么?”沈千寻惊道。



    “警醒世人!”龙天若懒洋洋答,“一本书而已,借以威慑的只是异已之人,并不是书本身不好,就我看来,这本书就有趣得紧!不过,这倒给了我们一个提示,那就是,这个凶手,估计跟皇室中人脱不了干系!嗯,三大家族都有嫌疑哦!包括,皇族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沉默,半晌,说:“这么说来,这案子越发棘手了!”



    “可也是个机会,不是吗?”龙天若扬眉,“没准儿,还能钓出一条大鱼来,到时,就借姜家的手,狠狠的宰了腌上,留着过年时吃年夜饭!”



    “但愿我们能活到吃年夜饭的时候!”沈千寻微晒。



    “别说丧气话嘛!”龙天若伸手拍她的肩,笑得眉眼弯弯,“小僵尸,你要对爷有信心,爷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,爷将,无往而不胜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嘴角微抽,重新窝回被子里,不作任何回应,龙天若却似心情颇佳,仍死赖在那里找她说话。



    “小僵尸,你瞧这是什么?”他从手边的包袱里取出一样物件抖落开,暗黑的屋子里登时光彩流溢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愕然:“这是……衣服?”



    “是啊!”龙天若跟献宝似的给她介绍,“这套裙上可是点缀了数百颗昂贵的碎钻,再看这设计,正好衬你高挑的身材,还有这冰蓝色,最衬你的皮肤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停!”沈千寻不耐烦的摆手,“你该知道,我对这种东西,不感兴趣!”



    “这不是感不感兴趣的问题,这是脸面的问题!”龙天若笑道:“后儿是什么日子你忘了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一脸茫然的摇头。



    “你想想龙天锦!”龙天若提示。



    “五殿下怎么了?”沈千寻仍是一头雾水。



    龙天若认真的研究着她的脸,忽然嘿嘿窃笑:“看这个情形,你对老五……还真是一点私心也没有呢!”

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沈千寻暴躁的叫,“喂,龙天若,一句话把事情说清楚会死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!”龙天若笑嘻嘻说,“后儿就是中秋节了,当日是太子封典仪式,晚上是宫内的团圆家宴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了然的“哦”了一声,转而又说: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

    “你看你说的?你不是爷的妃子嘛!沈千梦这个正妃正蹲大狱,不得你出场撑场面?到时那么多王公贵族,个个打扮得光鲜亮丽,花枝招展的,你也得给爷争争脸不是?”



    “无聊!”沈千寻摇头,“我不想去!”



    “必须得去!”龙天若强调,转而又用哄孩子的腔调说:“小僵尸,快起来试试这衣裳,瞧瞧合不合适,这衣服可花了爷不少银子呢!”



    “懒得试!”沈千寻往被窝里缩去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