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02章:你休要胡言乱语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天若端起一杯酒,在唇间轻啜,眸间浮着浅浅的笑意,令人捉摸不透,然而这种场合,又不能相问,沈千寻只得垂眉敛目,继续做她的木头人,这时,身边的龙天若突然大步流星的走向了殿中的琼台。



    琼台之上,依次坐着太后龙熙帝和宇文轩,龙天若径直走到宇文轩面前,咕咚一声跪了下来。



    “孩儿敬外公一杯,祝愿外公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!”



    他这一出其不意的举动,令聒躁的大殿陡然变得鸦雀无声。



    谁都知道,自小在龙熙帝身边长大的龙天若,不光跟自己的母后不合,跟舅父和外公更是形同水火,往日别说敬酒,就是走在对面,也是连句话也不肯说的,倒是栽赃陷害的小伎俩用了不少,从十岁起,便开始想方设法捉弄这三人,尤其是宇文轩,因为为人古板严肃,更讨他的嫌,光是他的胡子就不知被龙天若剪过多少回。



    孩童顽劣,大人至多责骂教训,偏又有龙熙帝护着,越发无法无天,及至大了,便开始往这三人杯中下毒,其大逆不道之举,简直罄竹难书。



    所以,此时此刻,在众人看来,这杯酒,宇文轩是绝对不敢喝的,龙天若那可是一个绝对不按理出牌的浪荡货!



    原本热烈快活的空气,陡然变得有些粘滞,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两人身上,提心吊胆的等待着。



    而沈千寻想到龙天运说过的话,几乎已可以预知事情的发展,刚刚放下的一颗心,陡然又悬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宇文轩抬头,慢吞吞的看了龙天若一眼。



    龙天若直挺挺的跪着,两只手僵直的前伸,一双黑眸赤红,宇文轩咧嘴笑:“若儿,你敬的酒,外公不敢喝!”



    “孩儿知道!”龙天若的手倏地伸了回来,他笑道:“外公一向最爱喝四弟敬的酒,可惜,他已经死了!”



    “他死了,也比你强!”宇文轩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嫌恶,“你枉披了一张好皮相,其实连猪狗都不如!”

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皆惊呼,沈千寻艰难的咽了口唾液,以平复跳得过快的心,那边的龙天若勃然作色,将酒杯往地上一摔,破口大骂:“你这老东西,一向就偏心得厉害,今日爷我心情好,有心给你老脸添些光彩,你还不领情,反倒骂起爷来,你当爷是好欺负的吗?”



    “若儿,你休要胡言乱语!他是朕的义父,是你的亲外公!”龙熙帝见状,忙在一旁相劝,太后那边也连声斥责,龙天若却疯了似的大叫:“他才不是我外公呢!我外公怎会这般对我?他就是给脸不要脸的老东西!”



    宇文轩哈哈大笑:“这才是你的真实嘴脸吗?方才那惺惺作态的,还真是作呕!”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龙天若似是终被激怒了,发疯一般咆哮怒骂,沈千寻的心却一个劲往下沉,龙熙帝导演的这出戏码,实在太过残忍,她垂下眼敛,不忍再看下去。



    然而,不管她想不想看,也不管演戏的人想不想演,只要龙熙帝的锣鼓敲响,他们只得往下继续。



    暴怒之中的龙天若对着宇文轩一阵拳打脚踢,最后竟然一把扯出龙吟暗卫的佩剑,恶狠狠的朝宇文轩刺了过去。



    沈千寻难过的垂下了头。



    她似乎听见刀刃入腹时那“噗刺”一声,也似乎听到鲜血喷溅在地的“哗哗”声,紧接着,惊呼声伴随着侍卫们装腔作势的叫喊声,在她的耳边回荡炸响,等她再抬头,宇文轩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,而一向沉稳的龙熙帝,似是真的吓坏了,跪在那里一个劲叫唤,竟然就是没想着去叫太医。



    他不开口,旁人自然也不肯多嘴,大家都噤若寒蝉的看着,任凭宇文轩身上的血在身边积聚成汩汩的小溪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死死的盯住龙天若,他的脸上沾满了宇文轩的血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,事情太过突然,而事发前,他也没有给过她一丁点的暗示,在这种时刻,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当然,她可以上去抢救,可是,她又怕这贸然的行动,会打破他原有的计划。



    她只能僵着身子站在那里,事不关已的呆呆的看着,她听到他的声音,他在喃喃咒骂:“你去死吧!去死吧,老东西!要不是怕父皇声名受损,我早就宰了你了!还能留你猖狂到这种时候?”



    “爷!”阿呆在一旁颤声开口,“爷……你杀死他了吗?这是大逆不道啊!爷,他要是死了,你可也活不成啊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如梦初醒一般噤声,他求救似的看向龙熙帝,结结巴巴道:“父皇,儿臣不是故意的,儿臣是一时冲动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逆子!”龙熙帝忽地站起,“啪”地给了他一巴掌,龙天若捂着脸瑟缩着叫:“父皇,父皇,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?他是不是死了?啊……快来人啊,太医,快!来救他!沈千寻,沈千寻……”



    他突然叫起沈千寻的名字,沈千寻倏地一怔,他那边已破口大骂:“你这只死僵尸,这会儿死到哪里去了?爷不想死啊,爷不想死,你快来救救爷啊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深吸一口气,缓缓向宇文轩走去,其实她巴不得飞过去,可是,已经这样了,快一秒或者慢一秒,亦不会有太大区别。



    龙熙帝一幅痛心疾首状,抱住她大叫:“沈千寻,你一定要救活他,知道吗?他是朕的义父,是朕的再生父母,你一定要救活他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木然瞧着他,简直想破口大骂,你妹啊,你松开我啊,你不松开我的手,我怎么救人?你这么抱着我不放,诚心的吧?故意的吧?你巴不得宇文轩死吧?



    这种时候,她当然不能被他带着走,当即作惊魂状连连点头:“皇上放心,臣女会尽最大努力的,但如果医不过来,也请皇上不要怪罪!我这就去瞧他!”



    她用力的从龙熙帝的魔爪中逃出来,去看宇文轩的伤口,伤口很深,龙天若下手够狠,但是,插在肩膀上,看似出血多,其实无大碍,她吩咐青鸾去马车上拿她的药箱,说完话,自己先是一怔。



    这药箱,临入宫前,她其实是落下了的,是龙天若特意提醒了她,因为她平时出行,一直随身带着药箱,这是一种职业习惯,很难改掉,但龙天若却不是医生,他特意提醒她,想必那个时候,他就已经预知此行会出什么事吧?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