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03章:差点就闯了大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有了药箱,处理起宇文轩的伤口便从容多了,她命人将宇文轩抬到安静的房间,动手止血缝合包扎,这一整套动作她做得异常麻利,因为没有麻醉,她缝合时,宇文轩一直醒着,但他却连哼都没哼一声,显然也是一条响当当的硬汉。



    完成包扎后,沈千寻略松了口气,见宇文轩一脸是血,便拿帕子帮他拭去,时至今日,她才第一次看清宇文轩的面容。



    哪怕一身污血,面前这位老人,看起来仍是气宇不凡,白发白眉灰衣,倒像个老神仙一般,沈千寻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联想,但面前这个老人,确实给她这样的感觉。



    想到他是龙天语的至亲之人,她的眼圈不自觉红了,想说什么,终是又咽了回去,只是小心叮嘱着他一些注意事项,宇文轩认真的看着她,不住点头,眉眼弯弯,唇角上挑,他竟然在笑,脸上亦是心满意足的神情。



    这神情与眼前的情景实是太不相衬,沈千寻看得又是一怔,但她事情做完,亦不敢过多停留,收拾了医箱,对着宇文轩福了一福,便走出了房间。



    龙熙帝太后和龙天若等一堆人等在外面,一见她出来,便急急问:“他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“血已经止住,伤也缝合好,没有生命危险,将养几日就好了!”沈千寻回答得清晰响亮。



    “这就好了!”龙天若抚着胸口,“差点就闯了大祸!”

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说?”龙熙帝声色俱厉,“都多大的人了,做事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!”

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太宠着他了?”太后在一旁冷哼,“宠得无法无天的,整日里正事不干,竟是闯祸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讪笑着跪下陪罪,转而又嘀咕说:“这不没事了,死不了了!”



    “还敢乱说?”龙熙帝骂,“滚!滚回你的王府去!快滚!不要再让朕看到你!”



    “父皇息怒,儿臣马上就滚!”龙天若没脸没皮的笑着,伸手把沈千寻一扯,一溜烟的跑开了。



    这一跑就再也停不下来,沈千寻自认腿力极佳,却仍被他拖得踉踉跄跄,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她气喘吁吁的低叫:“我跑不动了,你要跑自个儿跑,我受不了了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不答,仍是一径拉着她飞奔,只觉得那些楼台殿宇渐渐被抛到身后,而高高的宫墙内,那幽深的小巷一条接着一条,却似永远没有尽头。



    两人在小巷内狂奔,龙天若边跑边笑,那笑声刺得沈千寻的耳膜痛,他就这样一路笑着,直到钻入马车,那疯狂的笑声仍是止不住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呆呆的看着他,她怀疑他疯了,要么就是颠了狂了,反正,他不正常,他笑得太不正常了,他笑起来的样子,比哭还难看。



    赶车的阿呆无声的甩起鞭子,马车飞奔向前,龙天若仍在笑,他脸上的血痕未拭净,看起来五官扭曲而狰狞,沈千寻不知该说什么,亦不知该做什么,只直愣愣的盯着他看。



    她看着他通红的眼眸翻滚着无限的痛楚,她看见他大笑的嘴缓缓下撇,然后,有血迹自他的唇角缓缓溢出,“咕咚”一声,他一头栽了下来,头重重的撞在马车的地板上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倏地一颤,下意识的去试他的鼻息,指尖触到他的脸,一片水渍,冰冷湿凉。



    他哭了。



    龙天若哭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很费力的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,原来一向嘻皮笑脸的龙天若,也是会哭的。



    他落泪,无声无息,她拿了帕子帮他拭,亦是无言亦无语,他流多少,她便擦多少,一直擦到他睡着。



    他抱着她的腰,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,这样的姿势太过暖昧,沈千寻十分抗拒,可她推不掉,一次两次三次,她推开,他再度抱上来,不说一句话,不作任何解释,只是红着眼睛看她,固执的将她揽在怀中,好像她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

    到最后,沈千寻便不再推了。



    不忍心再推。



    从皇宫到王府,他睡了大半个时辰,也只悲伤软弱了半个时辰,到了湘王府,他便活过来,换了一件干净衣袍出门,说是要去喝花酒,马车里笑得猖狂放浪,再不是在皇宫时那样颠狂的笑容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感叹他的恢复能力,若是让她亲手去伤害自己至亲至爱的人,她决计不能像他这般轻松。



    然而一夜过后,她方知,他还在痛,用来握剑刺向宇文轩的右手,一直僵硬颤抖,连筷子都提不起来。



    “杀人居然还能留后遗症!”龙天若扯着嘴笑,“爷还是没修炼到炉火纯青,对不对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掠了他一眼,不吭声,只拿精油帮他按摩疏通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龙天若问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多话?”沈千寻反问,“人在难过时,都闭紧嘴巴不吭声,你好像正好相反。”



    “龙天若是天底下最饶舌的人,怎么可以不说话?哪怕把脑袋砍了,该扯的闲话儿,一句也不会少!”龙天若咧着嘴说笑话,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笑容有多勉强多难看。



    “在府里又没人看你的脸,何必死撑?”沈千寻低叹一声,“这样整日憋着闷着,会憋出精神分裂症的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强硬撑起的嘴角缓缓落了下来,他垂下眼敛,好半天才说:“他的伤势,确实没有问题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现在才想起来问我这个问题吗?”沈千寻看着他。



    “我不敢问!”龙天若苦笑。



    “你事前好像有感觉到龙熙帝会来这一出!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“我是他的儿子,我们父子俩可是息息相通的,他脑子里在转什么念头,我岂会不知?”龙天若满面嘲讽,“只是,我知道或者不知道,结局都一样!”



    “他不是已经不再怀疑我们了吗?为什么又会突然来这一出?”沈千寻不解的问。



    龙天若看着她,欲言又止,沈千寻轻哧:“你也学会吞吞吐吐了吗?有话就说!”

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龙天若笑笑:“有失必有得,经过这一次试探,他是彻底相信我了!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情形出现了!而且,他让我杀自己的亲人,我会百倍奉还,而现在,这种偿还,已经开始了!”

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“夏家的好日子,马上快要到头了!”龙天若轻哼,“他们将大祸临头!”



    “夏家?”沈千寻微惊,“什么意思?龙天锦不刚当了太子嘛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