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04章:煽风点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意思就是,他们很快会遭遇一场灭顶之灾,而酿成这场灾难的原因,就是因为,龙天锦是太子!”龙天若笃定的答。

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。”沈千寻不解的摇头。



    “人一旦尝到权势的滋味,便会食髓知味,会上瘾,会一直迷恋这种滋味,至死都不肯放弃手中的权势,如果有人想跟他抢夺,那他一定会疯狂的抵抗,反噬,不管对方是什么人,哪怕是他的亲生儿子,都不行!”龙天若微眯着眼,缓缓道:“小僵尸,你还记得我父皇今年多大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四十有二。”沈千寻回答,“跟年龄有什么关系?”



    “他正当年,身强体健,思维敏捷,他坐拥后宫三千佳丽,他高高在上,决定着龙熙国每个人的生死,他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这样的好日子,他要一直过下去,他十分注意保养,这也是他一直不敢杀你的最主要原因,假设他还能再活三十年,你说,到那个时候,我们的太子,多大了?”



    “五十多吧!”沈千寻叹口气,说:“你是想说,太子如果到五十多岁还不能登基,那么,以后即便登基,也没有多少意思了,那时他已然老迈,再也享受不到权力带来的好处!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龙天若重重点头,“如果太子是龙天赫,他就不会介意这些,因为他压根就是一个蠢蛋,对国事权力,本来就不感兴趣,他乐于做一个傀儡,只要有荣华富贵,他什么都无所谓,可是,龙天锦,是这样的人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沉默。



    龙天锦自然不是这样的人。



    他年轻,有理想,有抱负,当然,也有幻想,他曾不止一次的在沈千寻面前提起过,未来他将建立一个怎么样的王国,他饱含热情,要做一个盛世明君。



    这样的梦想,是要一个年富力强的体魄和精力才能实现的,如果到五六十岁才开始,那简直就像个笑话。



    “可是,不是说,立太子之后,皇帝到了五十岁,便会自觉退位吗?”沈千寻不自觉的又多问了一句。



    “你觉得,他会自动退位吗?”龙天若反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叹息:“不会!所以,你是打算推波助澜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在替龙天锦担心?”龙天若盯着她看。



    “是!”沈千寻坦白答:“我们是朋友!”



    “问你一件事。”龙天若不自然的挠了挠头,“如果……老四没有出现,当初是龙天锦一直帮你,你会嫁给他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:“我干嘛要回答你这个问题?”



    “不敢?”龙天若撇嘴,“看来,你是春心已动!”



    “姐没有春心,只有一颗冬日的肃杀之心!”沈千寻恶狠狠的瞪着他,“说着正事儿,你怎么又开始扯闲篇儿?还有,你既然怀疑我同情龙天锦,干嘛还要跟我说你的计划?你就不怕,我胳膊肘子向外拐,跑去通风报信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怕!”龙天若摇头。



    “就这么相信我?”沈千寻耸肩,“我好感动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微笑答:“不是相信你,而是相信他们!爷坚信他们,一定没有耐心等那么久,爷也坚信我的父皇,对于这个不得已而立的太子,一定满心忌讳,你瞧,这矛盾是现成的,自杀残杀是他们的宿命,就算你跑去告密,他们要做的事,也不会因此停止,而爷要做的事,不过是煽风点火推波助澜罢了!这是一只脓疮,爷早点戳破,省得臭气薰得太久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无语,良久,道:“龙天若,你倒是把人心看得透透的!所以,五殿下他,注定摆脱不了这种悲剧的命运?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龙天若答,“从他要做太子那天起,他便已经将自己推入了权力的漩涡中心,有些事情,或许他不想做,可是,风浪太大,他一个人的力量太小,我不否认,他是个正直善良的君子,可是,皇室之中,不需要君子,胜者为王败者寇,他的外公夏志友深谙其中道理。”



    “好了,随你们怎么争吧!”沈千寻叹口气,说:“左右我只要一个人的命,拿来祭天语就好!天已经黑了,我要出门了!姜家的人,估计等急了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点头:“天黑风大,路上多加小心!”



    “有阿痴跟着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沈千寻轻哧:“谢谢你!”



    “听起来,好像不是真心感谢,倒有点嫌弃似的!”龙天若撇嘴。



    “有吗?没有吧?”沈千寻笑笑,披上青鸾递过来的大氅,拎起工具箱,无声的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

    龙天若使了个眼色,阿痴点点头,隔着一段距离,远远的跟上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纵马疾驰,风刮过脸侧,竟犹如薄刃划过,有种彻骨的寒冷,她浑不在意,仍是奋力向前,正急行间,忽见面前人影一闪,她心里一惊,忙勒住缰绳,那黑影身手亦算利落,一个鹞子翻身,利落的闪了过去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微怔,那身手动作,竟有几分眼熟,她上前一瞧,惊叫:“八妹?”



    八妹亦是十分惊讶:“主子姐,怎么是你啊?”

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八妹嘿嘿笑:“在府里待着,实在无聊,心想着来王府找你玩儿呢!倒不曾想在这里遇上了!主子姐,大晚上的,你去哪儿啊?”



    “我还能去哪儿?”沈千寻拍拍医箱,说:“一个医生晚上出门,自然是出夜诊喽!”



    “谁又病了?大晚上的,也不让人消停!”八妹搓着手哈着热气,忽又眯眼笑道:“主子姐,不如我陪你一起去怎么样?你一个人不寂寞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不嫌寂寞,只怕聒躁!”沈千寻笑骂,“你赶紧回去睡你的大头觉吧!天儿那么冷,外面人又少,当心人家劫色!”



    “只有我动别人,谁敢劫我啊!”八妹嘟着嘴,又继续求:“好姐姐,你就带着我吧,我真的很无聊啊!”



    可是,事关重大,沈千寻自然不会带她一起,是以她虽软硬兼施,沈千寻只是不允,马腹一夹,飞奔而去,八妹咬咬唇,笑眯眯的眼眸陡然冷了下来,她提起一口气,沿着沈千寻的方向,一溜烟追了过去。



    野外的墓地里,姜博容和五毒已在翘首以待,及至看到沈千寻,都急急的迎了上来。



    “二哥和三哥的墓坑已然掘了出来!”姜博容说,“不过,今儿晚上,风实在太大,灯笼老是晃来晃去的,您看是不是把尸骨收拾出来,到屋子里检验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