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08章:你就别卖关子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沈千寻微怔,不自觉点头,阿痴这话儿,倒似戳中了她心中的某个点,但很快的,她便警醒的摇头,掩饰道:“你还当人人都跟你似的,把你们家主子当情人念着!”



    阿痴盯着她看,嘿嘿的笑个不停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被他笑得头皮发麻,剜他一眼,又跑回了清漪苑,青鸾红鸾笑着招呼她:“王妃来得正好,白薯正好吃呢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坐下来吃白薯,眼见外面的雪越下越大,倒如撕毛扯絮一般,天地间一片混沌,她的心里也是一片混沌,脑子里胡思乱想着,生怕龙天若会出什么事。



    陡然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牵肠挂肚的,遂又自已给自己解释:如今她和龙天若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,他若出了事,她也定然逃不掉,所以,并非因为担心他,说到底,是为担心自己罢了。



    心里这么乱,许久未吃的白薯吃在嘴里,也没有想像中的甘甜,只是时不时的就向外张望一眼,有几次还打开窗子装作赏雪,她自以为掩饰得极好,孰不知这情景落入两个婢女眼中,实是有欲盖弥章之嫌。



    正东张西望着,忽听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,似是有人踏雪而来,她连忙打开房门,白茫茫的天地中,龙天若披着一件黑色大氅出现在她面前,她高悬的心总算放了下来,口气却微带着埋怨:“你可算回来了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一怔,站在原地看她,一脸焦灼的沈千寻此时就像极倚门望夫归的妇人,而他,却是风雪夜归人,行尽泥泞之路,终于回到温暖的家,那红通通的炉火,将他身上的冰冷严寒驱得一干二净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倒没想到他会想那么多,伸手将他扯进屋子,急急道:“可是宫里出了什么事?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笑着看她,只是不说话,沈千寻拧眉:“你哑巴了?”



    “夫君回家,满身雪痕,你该先帮他拂了去,再跟他说话!”龙天若那边倒开始摆谱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横他一眼:“你爱说不说!”



    阿痴在这时慢吞吞开口:“爷你就别卖关子了,王妃见你老不回来,都快急死了,往香雪苑跑了好几趟呢!”



    “哪里有好几趟?一共两趟好不好?”沈千寻红着脸辩解。



    “两趟也很难得了!”龙天若笑得暖昧,自顾自将身上的大氅脱了去,扯着沈千寻的手进入屋内,几个下人一见,相互使了个眼色,很快便溜个干净。



    “什么味道?好香啊!”龙天若吸着鼻子,笑眯眯道:“娘子可是偷吃了什么好东西,不肯拿出来给夫君尝一尝吗?”



    “这可是穷人吃的东西,哪里入得了王爷的口?”沈千寻瞟他一眼,自顾自扒开白薯吞食,这会儿心无旁骛,倒是吃得香甜满口津津有味。



    “我也要吃!”龙天若冷不防凑过嘴来,在她手上的白薯上咬了一大口,沈千寻“啊”了一声,嫌弃他啃过,不肯再吃,那边龙天若却因为贪多被烫得连连跳脚,沈千寻轻哧一声,将整个白薯都递给了他,自已重又扒拉了一只出来。



    两人就着炉火雪光吃白薯,边吃边聊天,沈千寻将验尸的事说了一遍,提及那个不知名物体,立时就要取出来给他看,龙天若惊得连连跳脚,嘴里乱叫:“好妹子,你等哥哥把这烤白薯吃完好不好?那可是从死人喉咙里扒出来的东西,你恶不恶心哪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“哦”了一声,可话题依然围着尸骨打转,龙天若一脸黑线,粗声粗气道:“小僵尸,你再敢提到尸骨,爷就不帮你看那不明物件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翻翻白眼,毫不客气的回:“好像验尸骨的事,不是我主动要去做的,是某人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,请求我去做的呢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,是爷请求你去做的!”龙天若无耻的回,“可现在呢,爷后悔了,这事儿,你不用再跟进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沈千寻一口粘腻的白薯梗在喉中,差点噎死,她含糊不清的叫:“喂,你这人怎么这样?”



    “爷哪样了?”龙天若晃着脑袋,“爷是心好,怕你挖坟累着,所以才不让你继续调查下去啊!”

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哧哧的坏笑起来。



    “无耻!狡猾!”沈千寻将白薯咽入喉咙,有种欲哭无泪之感。



    是啊,他算是捏住了她的软肋,如果一开始没插手也就罢了,可是,现在,这诡异的尸骨,一具接着一具,每一具,都刷新沈千寻对于凶手的认识,她现在满腹好奇,全副身心都扑到了姜家的案子上,他却突然说让她停下来,她能停得下来吗?要是停下来,她怕是要活活憋死吧?



    看着沈千寻吃瘪的忿忿模样,龙天若开怀大笑:“好妹子,若想继续跟进这案子,这会儿不许再提案子!”

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再提?”沈千寻嗷嗷叫。



    “爷说什么时候提,就什么时候提!”龙天若香甜的啃了口白薯,得意洋洋的说:“现在,先跟爷说会儿情话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龇牙:“我和你,有什么情话好讲?”



    “就算不讲情话,聊聊天也好啊!”龙天若眯眼看向窗外,笑说:“你瞧,红炉白雪,烛影轻摇,万籁静寂,我们围炉而坐,原应说些风花雪月之事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瞪眼,不作任何回应,只恶狠狠的咬向手上的白薯,龙天若啧嘴:“喂,大家闺秀,吃相不可如此粗鲁!别动!这里有灰!”



    他自自然然的伸出手来,沈千寻下意识的想要避开,可是,竟然避开,由得他的手在自己嘴角划拉了几下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擦干净了!”龙天若满意的看着她的脸,嘴角却浮起诡异的笑容,沈千寻不明其意,继续毫无形像的大啃特啃,那边龙天若终于忍不住,捂着肚子疯狂大笑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?”沈千寻愕然,下意识的凑去镜边照,这一照,眼珠子差点瞪出来。



    她的左右嘴角,不知何时多出三条又长又浓的黑胡须,这哪里还是人?活脱脱是一只大花猫好不好?



    “龙天若!”她转头,咬牙,龙天若抱头鼠窜,她岂肯罢休?手里沾了一把炉灰,非得要抹还回来,两人围着炉子转圈圈,龙天若一个不慎,被沈千寻捉到,立时惨遭荼毒,一张小白脸涂得像包公似的,只那脖子和一口牙还是白的,别提有多滑稽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忍俊不禁,偏龙天若却还龇牙咧嘴的逗她,她笑骂:“你还耍宝?信不信我把你的脖子也抹成黑的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