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09章:居然打情骂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天若一梗脖子:“有本事你来抹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伸手又沾了一把炉灰,毫不客气的抹向他的脖子,抹了一层又一层,龙天若一点也不恼,笑嘻嘻说:“小僵尸,你的手好软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像被火烧到一般缩回手来,脸畔一片发热滚烫。



    她这是在做什么?



    她竟然跟他在这里打情骂俏!



    这也太……诡异了!



    她不再说笑,转身去洗手,等到她回来,龙天若却还保持着那个姿势,一幅心满意足的模样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“闹够了没有?”沈千寻冷声问,“现在能说正事儿了吧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眨眨眼,对她露出白森森的笑容,沈千寻忍不住又扭过头去,为什么老是想笑?绝不能再笑了,这货本来就没个正经,她再没正经,今儿晚上,就再也别想正经下去了!



    她轻咳一声,强令自己冷下脸,龙天若那边乐呵呵道:“爷这回也吃饱了,你想要爷看什么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将那个灰黑色的疙瘩取出来,递给到他面前,龙天若接过来,在灯下凝神细察,沈千寻屏息静气的看着他,他显是也十分困惑,嘴里“咦”了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这东西既然能进入喉咙,又不伤喉咙,那进去时,肯定不会这么硬,说不定进去时像稀饭一样可以喝进肚呢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心里一动,忙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东西在进入口腔时,是液体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瞪她:“你说话总是怪怪的,液体又是什么鬼东西啊?”

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水状的!”沈千寻呆呆的看着他,“什么液体能致人死命,体表却无明显的中毒症状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陡地一震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此时也突地想到一样东西,两人几乎同声叫:“烊锡!”



    这话一脱口,两人又陡然噤声,沈千寻捂住自己的嘴,面色苍白的看向龙天若,龙天若本就一脸乌黑,此时更是面沉如水。



    两人的眼前,都不自觉的浮现出一幅可怕残酷的画面:漆黑无人的夜里,晕迷沉睡的姜家三公子,鬼魅似的人影,铜勺里,热气腾腾的锡液,被那鬼影灌入三公子的喉咙之中,烊锡灌喉,就算不凝固成锡块封喉,那本身的热度,亦可令人肠穿肚烂而死。



    这种杀人方法,比之前三种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想得大汗淋漓,浑身急颤。



    龙天若上前一步,无声的扶住她的肩。

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!”沈千寻身为法医,不知见过多少可怕的命案,可这一次,她真的被吓到了,以至于,大脑里一片空白,只固执的将那可怕的景像一幕幕回放,直到龙天若的声音将她的意识拉回。



    “我是因为常接触武器,才会想到锡液,你呢?你是如何想到的?”龙天若看着她。



    沈千寻陡地一惊,她飞快的跑到卧房,从暗格里摸出了那本禁书,飞快的翻了几页,递给龙天若。



    “又是这书里的?”龙天若目瞪口呆。



    “还有针刺入腹!”沈千寻说:“姜家二公子的死,在书的第一百零一页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唰唰唰狂翻,在一百零一页,他果然看到了针刺入腹的案例。



    当然,这两起案例,并不是用在杀人上面,均是意外事件。



    烊锡入喉的惨案,发生在一个专门打造铁器的铁匠身上,他摔了一跤,碰翻了盛锡液的铜碗,锡液无意中倾入口中惨死。



    而针刺入腹,则算是一起医疗事故,一个大夫给病入膏肓的病人施针,因这病人是自己的亲人,已无药石可救,只能等死,这大夫便铤而走险,刺向病人的水分穴,然后病人一命呜呼。

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肯定,凶手肯定看过这本书!”沈千寻笃定的说。



    龙天若缓缓点头。



    “你说过,这书,是禁书!”沈千寻说,“那是不是就可以说,有哪些人看过这些书,其实是可以查出来的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点头,却又很快摇头:“这书不过禁了十来年,在那之前,只要识字的,都可以看到这本书!”



    “十来年?”沈千寻嘀咕着,“那不就是,在姜家出事前后禁的?具体的年份你能想起来吗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一怔,面色微变。



    他无声的站起来,去脸盆边掬了清水洗脸,洗得一脸水珠,方回来应道:“没错,这本书,就禁在太后死的前半年!”



    “还真是巧!”沈千寻似乎从他的话里嗅出了不同寻常的气味。



    “确实蛮巧的!”龙天若答。



    “是纯粹的巧合,还是其中另有玄机?”沈千寻又问,问龙天若,却也是在问自己。



    “这个不能用猜的!”龙天若拿帕子拭了脸,淡淡道:“你刚才说,姜博容给了你一些东西。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沈千寻回答,“他将姜太后和姜家三位公子死时的情形详细的写了下来,希望能对缉凶有些帮助。”



    她说着,将那迭纸页递给了龙天若,龙天若在炉前坐了下来,垂下头,一页页细细翻看,炉火正旺,映得他的脸红通通的,他微蹙双眉专注出神的模样,像极龙天语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的心脏微缩,她下意识的拧开了头,去看窗外的雪,雪落无声,天地一片迷茫混沌,正如她此刻的心。



    良久,龙天若抬起头来,问:“你有什么发现?”



    “我发现的,都是一些极浅显的!”沈千寻将长发往耳后撩了撩,道:“最大的共同点,姜博容也已看了出来,那就是,这四起案件,全发生在暴风雨之夜,第二个共同点,是我们刚刚注意到的,也应该算是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,这四个人的死法,都可以在禁书里面找到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龙天若接着问。



    “除了姜太后,其余三人,都是在执行公务的过程中突然死亡,老大是在巡防期间住在营帐,老二是吏部尚书,处理公务时遭遇暴风雨,便在衙署内住下,当晚即暴死于衙署的休息室内。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略顿了顿,又一口气说下去:“老三也与老二差不多,他主管兵部,似是查到主管兵器库的官员藏私,便去官家设立的兵器工厂微服私访,当晚亦被暴风雨所阻,无法回城,在兵器工厂的一处休息室暂居,就再没见到第二日的太阳!”

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龙天若问个没完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说得口干舌躁,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,才缓缓道:“目前来说,我只发现这三点!你呢?你有什么发现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