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1章:杀人动机是什么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是,尸体浮起位置,还是没出姜太后的安泰宫!但据当时的验尸官记述,那尸体确是在水中浸泡三日,方才会成那般形状,所以,这个侍女,应该就是在姜太后投河当日死的,自姜太后投河,姜家便昼夜不停的守在那条河边,却只有一具尸体浮上来,”沈千寻边想边说,“姜太后如果死了,尸体去哪儿了?那个晚上,在安泰宫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耸肩:“这个……真的只有鬼知道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鬼吗?”沈千寻轻哧:“你是鬼殿下,我是小僵尸,同为鬼界中人,我们原也该知道的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愕然,随即拊掌大笑:“此言妙极!我们确实应该知道!不过呢,我现在只知道一个消息。”



    “嗯?说来听听!”沈千寻双手托腮,神情专注的盯着他。



    “姜太后之死,不明不白,虽然浮尸穿着她的衣裳,又带着她惯常佩戴的一些饰品,可是,你知道的,浮尸嘛,肿涨得猪头一样,哪里分得清楚?姜家本就对姜太后中邪一事存疑,所以,得知姜太后生病,前去侍疾的心腹之将,一直驻守在安泰宫,尤其是姜太后所居的安乐殿,更是寸步不离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还想再说下去,沈千寻不耐烦的打断了他,“拜托,鬼殿下,你说的这些,不是什么新鲜事!姜博容早就一五一十的对我讲过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哪儿都好,就是性子急!”龙天若伸手戳她的脑门,道:“爷的话还没说完呢!有的事,可是只有爷知道,连姜博容也不知道的!”



    “那你就说重点!”沈千寻被戳了一指头,仍是心急难耐。



    “重点就是,在他们驻扎的那段时间,曾有人试图进入安乐殿,只可惜,未能成行!你来猜一猜,姜太后已死,殿内空无一人,那人为什么还想进去?”龙天若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浓眉拧了拧,飞快答:“他们留下了破绽,急于销毁?又或者,姜太后的尸体,还在安乐殿,上面有于他们不利的证据?”



    她刚说完,却又不自觉否定:“大夏天的,若真有尸体,不管埋在哪儿,都会招来大量苍蝇,再者,那臭气也掩藏不住,再者,姜家的人,已经细细搜索过宫殿,没有什么发现!”

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发现,不代表尸体不在那儿,要知道,每个宫殿下面,可都是有暗道的,尸体若置于暗道之中,离地数十尺,上头的人,能发现什么?”龙天若耸耸肩,表示对沈千寻的话不敢苟同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被他说得精神振奋,追问道:“如此说来,那姜太后的尸身还真的有可能藏匿在安乐殿?”



    “不然,那些人为什么三番两次的试图进入呢?”龙天若反问,“还有,在姜家人驻守期间,龙熙帝还曾受人蛊惑,要他们撤离安泰宫,说是怕惊扰太后的魂灵!”



    “那蛊惑的人是谁?姜家后来有没有撤?对了,还有,这宫殿当初是由谁设计,由谁施工,可有设计图留存下来?能不能找到?”沈千寻一迭声的问,略顿了顿,她又撇嘴:“话说,十年前,你才多大?一个小屁孩,怎么会记得这些事?”



    “我是不记得,可是,爷爷不会记得吗?你别忘了,我的母后,也是在那个时候离世的!不过,她走得比姜太后早,姜家的诅咒和宇文世家遭人寻仇,在当时,同样是轰动事件,同样作为受害者,你觉得,爷爷和姜家的人,就一点联系也没有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!”沈千寻点头,随之又是一惊,脱口问:“姜家当时的权势很大吗?大到跟宇文世家一样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摇头:“姜家如何能跟宇文家比?这龙熙王朝的整个江山,有一多半是宇文世家打下来的,剩下的那一少半,才是龙熙帝和他的那些虾兵蟹将争来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他的那些虾兵蟹将,包括姜家吗?”沈千寻又问。



    “当然!”龙天若突然盯住她,目光炯炯,“我可什么也没说,你不要又说我误导你!”



    “你误导不了我!”沈千寻摇头,“不管我做何种推理,都会有绝对的证据来支持,没了证据,推理就是胡乱猜疑,我现在不过是想凶手的杀人动机罢了!名利所诱,确实是一个动机,只是,为了官位而冒这么大的风险,有点不符合常理,要是我的话,宁愿设个陷阱,去皇帝面前告他们贪污受贿什么的,也照样可以搞掉他们头顶的乌纱!除了名利,那便是仇杀,可姜氏一族,为人皆低调稳重,按说也不应招来这样的灭门之祸……”



    两人皆陷入沉思之中,就手中的资料来看,姜家确实没有宿怨很深的仇敌,杀人动机这一条,实在不好判断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想得出了神,脑中无数条线索交相纵横,如乱麻一堆,找不到出口,她低叹:“虽然有些危险,但我还是想到安泰宫走一遭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“老大所言极是!属下正有此意!”龙天若马屁拍得纯熟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哭笑不得:“你当属下还很上瘾,是吧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黑眸弯弯,笑得像只狡诈的狐。



    “可是,我又怕这事会传到龙熙帝的耳朵里,引起他的怀疑!”沈千寻犹豫说:“毕竟,这个时候的我,应该乖乖的在家当你的王妃才对!”



    “可你天生不乖,他也是知道的!”龙天若笑,“再者,你放心吧,十年的时光,除了姜家人,谁还会记得这事?更何况,之所以怀疑你,是因为想通过你来怀疑我,现在,龙熙帝对我信任有加,正委派我处理一桩大事,没功夫管你的!”



    “大事?”沈千寻心里一跳,“什么事?”



    “抄家!”龙天若笑得愈发狡诈。



    “抄谁的家?”沈千寻喉间发紧。

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龙天若反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艰难问:“龙天锦会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耸肩,回:“幽禁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眸光缩了缩。



    “心疼了?”龙天若凑上前,紧张的观察她的眼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毫不掩饰的点头:“五殿下为人很不错,若你有朝一日成事,能否放过他?”



    “若你一直在我身边,我便放过他!”龙天若看着她,一脸认真。



    “扯上我做什么?”沈千寻轻哧:“他是你兄弟!”



    “兄弟这俩字,在皇室之中,不值半文钱!”龙天若答得飞快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