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2章:人各有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沈千寻轻叹:“罢了,不说这事了,世事难料,各人有各人的命数,我也不操这份心了!还是顾着眼前吧!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入安泰宫?”



    “随时!”龙天若语气笃定。



    “你早有预谋?”沈千寻讶然。



    “从你说出五毒的事起。”龙天若利落的答,“我就已经把这事安排下去了,另外,那个设计宫殿的人,我也已经找到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愕然:“鬼殿下行事果然利落!”

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!”龙天若被夸,乐得嘴都合不拢,却偏又装模作样自谦:“比不上小僵尸你目光敏锐,你是天下第一是老大,属下至多天下第二罢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嘴角微抽,还天下第二呢!他自夸起来,还真是下得去嘴!不过,鉴于他把自己供在第一的位置,她实在不好说什么了。



    该说的都说完了,该聊的,也都聊透了,回头看看窗外,雪已经停了,隐约能听到鸡啼之声,这一夜,竟然不知不觉的聊过去了。



    她这时方觉得困倦,口齿缠绵,眼皮发粘,直想呵欠,龙天若却跟打了鸡血似的,仍是精神抖擞,一个劲扯着她说话:“小僵尸,别睡啊,咱们再聊会儿,爷跟你聊聊小时候的事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“你小的时候,定然也是个小妖怪!”沈千寻眼神迷离,脚步不稳,她摇摇晃晃的往卧房走,龙天若伸手搀扶,却被她警觉打开,嘴里咕哝道:“你走开!你敢再对我用幻术,看我不拿刀切了你……”



    话未说完,她人已向前栽去,龙天若眼疾手快的将她抱在怀中,温香软玉在手,只觉幽香扑鼻,他不由心旌摇荡,嘴里低念:“我怎么会对你用幻术呢!我至多就是下点安神药罢了!你累坏了,要乖乖的睡一觉才行!”



    他将沈千寻的鞋袜除掉,放在松软的床上,又拿被子将她细心包好,衾被之中的女子,面颊似初生婴儿般红润娇软,红唇微嘟,带着诱人的鲜香,令人血脉贲张。



    龙天若不自觉又要俯下身去,却又在即将吻到她的唇时猛地停住了,他贪婪的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,缓慢的艰难的直起身来,蹑手蹑脚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打开门,一股沁寒之气扑面而来,眼前的世界,苍茫雪白,令人神情目明,他轻轻吁出一口气,又回头望了一眼,眼波无限温柔,说不尽旖旎,道不尽的宠溺,若沈千寻此时醒来看到,定要魂魄俱销。



    只是,她沉睡着,睡得又香又甜又安稳,等到再醒来,已是次日中午。



    阳光灿烂,积雪消融得一干二净,仿佛昨晚的大雪,只是一场大梦。



    但终归不是梦。



    午饭过后,夏家被抄的消息,便传遍了龙熙皇城的大街小巷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牵着马儿,一边闲闲的遛达,一边留神聆听茶坊酒肆里嘈嘈切切的议论之声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没?夏家倒台了!一大早便被三殿下带人给抄了!听说是想篡位呢!”



    “这可是怎么回事?怎么刚立了太子,就想篡位了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叫刚立了太子?听说,在没立太子之前,五皇子那个外公就蠢蠢欲动了!”



    “可惜了五皇子,被他那满心权势的外公给连累了!”



    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一个巴掌拍不响,他若没有上位之意,他外公又岂能强迫他?”

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!他若不想着上位,便只能做一辈子的老太子了!”



    “嘘!老兄,你小声一点!皇家的事,咱们这些小人物,看个表面热闹就好,何必往里深究?咱们圣上可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小心自个儿的脑袋吧!”

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齐声附和,连店老板也附和着说:“这位公子所言极是!咱们只管骂骂那谋反叛乱的贼子,千万别惹事,须知,祸从口出啊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!左右这些事,跟咱们平头百姓也没甚关系,对了,听说夏家的人都被送入昭狱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心里一跳,又是一缩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,她转身正要走开,却听另一人低低道:“你那消息不准!夏家的人是入了昭狱,可是,五皇子怎么能算是夏家的人?他可是姓龙的!所以,他是被幽禁在自己的王府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的耳朵不自觉又竖了起来,只听周围有人悄声询问:“那如此说来,皇上对这个儿子,倒还枉开一面了?”



    “自家儿子,当然不能扔去昭狱吃苦头,但幽禁这种事……”那说话的人呵呵的笑起来,周围人也都了然的笑,沈千寻却不太明白幽禁到底是怎么回事,有心再听一会,但那些人却不再谈论这个话题,转而又说起些奇闻异事,沈千寻垂头走开。



    她去了沈府,径直去问李百灵。



    “真被圈禁了?”李百灵愕然,“这位君王,可真是翻手是云,覆手是雨啊!中秋节才刚立了太子,世人都记得他与太子父子情深,其乐融融,这一转眼间,怎的就抄了家,入了狱,还把自已的儿子圈禁起来?这可不是自个儿打自个儿的脸嘛!”



    “婶娘,圈禁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沈千寻困惑的问。



    李百灵轻叹:“圈禁是皇家的说法,事实上,就跟做牢也差不多了!龙天赫也是被幽禁的,你可曾见过他的情形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:“我那时穷于应付,哪有功夫管他?他不是早就死了吗?”



    李百灵笑:“是啊,死了!你可知,他死时是什么模样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茫然摇头。



    “我也是偶然听人说起的!”李百灵低低道:“龙天赫死时就如干尸一般,骨瘦如柴,身上没半两肉!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沈千寻惊叫。



    李百灵看了她一眼,缓缓道:“做牢嘛,自然要吃牢饭,什么是牢饭?馊了坏了的连猪狗都不吃的东西,才轮到做牢的人吃!本是养尊处优的人,吃惯了精细的食物,那肠胃哪受得了这样的折腾?”



    “可他是皇子啊!”沈千寻只觉匪夷所思。



    “龙天语不是皇子吗?”李百灵反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陡然噤声,半晌,方艰涩道:“所以,五殿下也会遭受同样的待遇,对吗?”

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!”李百灵点头,“世态炎凉人心不古,有道是树倒狲猴散,人一走,茶就凉啊,落毛的凤凰不如鸡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!如今他落了势,那些以玩弄人为乐的小人,又哪里闲得住?任他是英雄豪杰,还是皇亲贵胄,终究都是人,是人就得吃饭,饭若吃不饱,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