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5章:隐秘情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安帝死于纵欲,就是俗说的马上风,姜太后则是尸骨无存,而那些服侍人的小人物,也在离宫后悄无声息的消失,徒留这繁华殿宇,在风雨中看世事变幻人情凉薄。



    因为有专人打扫,安泰宫虽不复当年的繁华热闹,但也不至杂草丛生,尤其是姜太后所居的安乐殿,更是十分干净整洁,她的卧房更是保持着她投河时的情形,丝毫未变。



    只是,屋子和家具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,若是有了人气,用个几十年也未必会坏,可若是没了人气的滋润,便都颓败下来,连殿内上好的红木家具也开始裂缝变形,姜太后所居的凤床变摇摇欲坠,连梳妆台的铜镜上都生了一层暗绿的铜绣,墙壁上,姜太后的画像已然泛黄,用含混不清的目光,微笑着注视着他们。



    五毒离家日久,乍见到长姐遗像,不由痛哭失声,姜博容念及家中惨状,亦满面黯然,沈千寻则对着姜太后的遗像发呆。



    从画像的日期上看,画像画于二十年前,许是画布用特殊的材料浸过,所以,虽经二十年时光,也只是泛黄,并未损坏,画像上的姜太后,虽不算栩栩如生,却也音容笑貌俱在。



    从画像上看,姜太后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,眉目与五毒有些相仿,但远比她要精致得多,当然,也许年轻时的五毒也美,只是现在老态毕显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在卧房内随意转着,好像十分好奇,看到什么东西都要拿起来瞧一瞧,转入屏风后,见到几只精致的红木箱子,想是姜太后的衣箱,便一只只打开。



    许是红木箱的密封性比较好,衣箱内的衣服依然色彩艳丽,艳丽到令沈千寻惊讶,姜太后出事时,已然四十余岁,可这些衣服,无论是从款式还是颜色,都十分娇俏艳丽,倒像二十多岁少妇的衣裳,而更令沈千寻大开眼界的是,她居然从里头翻出了不少情趣内衣。



    古代的情趣内衣,其实跟现代亦有异曲同工之妙,无非就是轻薄透露,外加奇形怪状,沈千寻已从五毒那里知晓姜太后有豢养面首的习惯,有这些情趣内衣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

    但是,那些面首去哪里了?



    相对于在姜太后眼前伺候的那些宫人们,面首们与她的关系,显然要更亲密一些,可是,在姜博容的记述里,却丝毫不见他们的影踪。

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是事关姜太后的名誉,姜博容不好透露,可是,他完全可以不说明他们的身份,直接安上侍卫的名头就好,根本就无须讳莫如深,毕竟,相比于名誉而言,姜家面临的不知来自何方的威胁更为可怕。



    事实上,贴身伺候有可能知情的那些人--宫女十名,太监十名,侍卫十名,他们被遣散出宫后,都已死于非命,这是姜博容经过调查证实的,那为什么五毒遇到的那个面首,却可以好好的活着,且全无畏惧之心?



    沈千寻决定旁敲侧击的问一问。



    她走到姜博容面前,貌似随意的问:“姜大人,您现在还能想起来太后离世前的模样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!”姜博容点头,“姑母为人甚是谦和,不笑不说话,对后辈亦十分亲和,她在时,我和哥哥们常到安泰宫走动,因我年龄最小,她也最宠我!”



    “她一定很美吧?”沈千寻看向画像,轻叹道:“我方才看过她的衣箱,想像着那些漂亮的衣裳,若穿在这样的一个美人身上,该是怎样的炫目耀眼!”



    姜博容被她这话带入久远的回忆之中,不自觉回答:“是啊,姑母很爱美,衣服总是要穿最时新的样子,不过,她也不显老,虽然四十多岁,若是走在大街上,还是会有年轻人盯着瞧的!只我姑母洁身自爱,从未像长公主那样,养了一堆的面首在家里,伤风败俗,惹人非议!”



    他说这些话时,面目表情极为自然,无一丝一毫的停顿和掩饰,沈千寻认真的观察了一会儿,确定姜博容对姑母豢养面首的事并不知情。



    五毒那边却听得有些不是滋味,她轻咳一声,不经意的将沈千寻拉到屏风后,气急败坏道:“你说过你不提这事的!”



    “若是与案情无关,我自然不提!可是,你注意到了吗?姜太后豢养面首之事,好像知情的人极少,不然,只怕早已难逃众人悠悠之口……”她话未说完,又被五毒打断,“你还巴不得天下都知道呢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,一把将她扯到那只衣箱前,满满一箱的情趣内衣让五毒也瞪大了眼,沈千寻轻声道:“你瞧,这一堆衣服,难不成是穿给那个面首看的?不可能吧?再者,姜太后是前朝太后,丈夫和孙儿都已离世,如今改朝换代,她就算改嫁,也没人过问,养个面首而已,又何至于这般遮遮掩掩?”

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五毒一头雾水的看着她。



    “我想说,那个意外逃脱的面首,或许就是姜太后养过的唯一一个男人!因为只有这一个,她又瞒得好,所以无人知晓,而她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,她的生命中,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男人!这个男人,才是最最可疑的!”



    五毒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,她喃喃道:“如果真有这么一个男人,那么,他是谁?”

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沈千寻将箱盖盖上,说:“如果这个男人令她如此看重,为他妆扮容颜,那么,这个房子中,就不可能一点痕迹也不留!我们再找找看吧!对了,这个男人被你姐姐藏得如此严密,想来亦是有不得已的初衷,或者,他有妻室,所以,这段关系无法暴露于阳光之下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沈千寻,你这只是猜想!”五毒有些羞恼,“我姐姐冰清玉洁,断不会像你说的那样!”



    “我有鄙视的意思吗?”沈千寻哭笑不得,“男欢女爱,再正常自然不过,我所作所为,仅为破案而已!”



    五毒烦躁的叹口气,说:“好吧,你说什么,便是什么吧!”



    “你姐姐如果想珍藏什么东西,一般会放在哪里?”沈千寻搜寻半天,一无所获,又看向五毒。



    五毒认真的想了想,答:“姐姐喜欢把东西藏在暗格里,当然,那时大家都是小孩子脾气!”



    “搜寻暗格!”沈千寻低声说,两人在卧房里乱翻一气,那边姜博容叫:“要不要人帮忙?”



    五毒下意识拒绝,沈千寻却说:“姜大人一人过来就好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