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9章:僵尸被我打死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不敢!”姜二嫂连连摆手,沈千寻安慰说:“你不敢,我敢!你待在这里别动,看我出去打死她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从床底爬出去,装模作样的跟五毒撕打起来,一番激烈的争斗过后,沈千寻终于成功的将僵尸踏在脚底。



    她大笑着对床底的姜二嫂叫:“没事了!出来吧,僵尸被我打死了!”



    姜二嫂躲在床底,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,惊恐万端的一颗心,此时终于放了下来,她缓缓的爬了出来,躲在沈千寻身后,把“僵尸”看了一遍又一遍,嘴角露出欢喜的笑容。



    “真的死了呢!”她捂着胸口,对着沈千寻傻呵呵的笑。



    “确实死了!”沈千寻将她拉到桌前坐下,给她倒了一杯水,见姜二嫂情绪略稳,便开口问:“二嫂,你什么时候看到僵尸出现的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姜二嫂苦了苦脸,说:“夜里,半夜里,我的头好痛,特别痛,然后,我听见翠雅跟墙说话,我觉得她中了邪,但我没想到,太后先中了邪,大半夜的,她不睡觉,直挺挺的躺在椅子上!”



    “她当时什么模样,你还能记得吗?她的脸,是不是又青又紫又肿?”沈千寻小心翼翼的问。



    “她的脸……”姜二嫂对着她使劲摇头,“僵尸怎么可以是那样的!僵尸的脸,很白很白,白得像一张纸,僵尸的眼瞪得很大很大,舌头是鲜红鲜红的……”



    姜二嫂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,咕哝着说:“我们不说僵尸了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好!”沈千寻完全是哄孩子的腔调,而事实上,受过剧烈刺激的姜二嫂此时的智商跟孩童亦无二致,说得难听点,她现在就是一个彻底的白痴。



    但白痴亦是有记忆的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耐心的换了个话题:“翠雅怎么那么笨,为什么要跟墙说话?”



    “不知道,想不明白。”姜二嫂摇头。



    “那里面是不是有一个人?”沈千寻追问。



    “人?”姜二嫂一脸茫然的看着她,尔后摇头:“没有人,是一只鸟儿!”



    “鸟?什么鸟?”



    “是鹰……还是兽?不,还是鹰!一只大老鹰,一直飞一直飞一直飞……”姜二嫂作着飞翔的姿势,飞着飞着,突然又神经质的叫:“弘儿的风筝呢?弘儿的风筝不见了,我要去找,我不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了,弘儿找不到他的风筝,一定会哭的!”



    她说完,一阵风似的卷了出去,沈千寻低叹不已,这个可怜的妇人,受尽惊吓,最后又得面对幼儿惨死的事实,不疯颠才怪!

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有办法!竟能让她开口!”五毒慢吞吞的爬起来,“这么说来,那个翠雅是知情者!”



    “翠雅的下落,你们有没有查过?”沈千寻看向外面的姜博容,“也死了?”



    姜博容苦笑不已:“凶手那么阴毒,怎么肯留下活口?”



    “死了就死了吧!”沈千寻站起身,“就算她活着,只怕也被封了口,我们就从仅存的线索入手,细细排查吧!天色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,有什么情况,我们互相通报!”



    姜博容点头:“王妃为我姜家之事,如此殚精竭虑,姜某甚是感激!”



    “姜大人言重了,我这般奔忙,倒也不是纯粹为你们姜家!”沈千寻轻叹,“是这案子太过奇诡,让我忍不住要往下追寻,但愿我们运气足够好,历经十年,仍能揪出杀人真凶!”



    五毒在一旁道:“一定能的!沈千寻,我老婆子信你!这些日子,看你验尸,跟你寻找线索,你所看到的,都是我们想不到的,你这般聪明,那凶手定然逃不过你的火眼金晴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晒笑:“婆婆这般夸我,若是这案子最终不了了之,我只怕再没脸见婆婆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没脸见,那个叫六毒的死老头子有脸见也成!”五毒突然说。



    沈千寻一怔,随之大汗淋漓:“婆婆早就发现了吗?我竟然那么早就露了破绽?”



    五毒笑:“你这般聪明,我老婆子老眼晕花,哪里看得出?只是跟你接触了久了,发现你和六毒说话的神态口吻都很像,而且,你一出现之后,那死老头子也不见了,我还能作何感想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汗颜,不住口的道歉,五毒摆手:“说到底,是我老婆子先招惹你的,如今咱们是一家人了,不说两家话!你对我姜家的事如此上心,不管此案破与不破,他日你若有事,我五毒和五毒教的人,都任你驱使,绝无二话!”



    “姜家的人,亦然!”姜博容亦面色凝重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没料到他们这个时候,竟会作出这样的承诺,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,只是低声称谢,等到回到王府,还没迈进清漪苑,龙天若便带着自家的痴呆笨仨货,外加青红鸾两姐妹,一齐站在门前列队相迎。

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沈千寻好奇的问。



    “欢迎女英雄回府!”龙天若咧嘴笑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。



    “女英雄?”沈千寻大感惊吓,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嘿嘿笑,伸手把她的医箱接过来,另一手亲热的挽着她的胳膊,笑嘻嘻的说:“夫人,咱们屋里头说话!青鸾红鸾,还不麻利的把汤汤水水预备好,给你们主子沐浴净身?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青鸾红鸾轻笑着施了一礼,飞快的去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狐疑的看了龙天若一眼,鄙夷道:“你这热气腾腾的劲儿,怎么那么像妓馆里的老鸨啊!”



    痴呆笨仨货听到这话,一齐捂嘴怪笑,被龙天若一记眼刀吓跑,龙天若扯着沈千寻的袖子撒娇:“夫人,你好坏!你太坏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被他叫得浑身肉麻,拿热水泡了好一会儿,才把身上的鸡皮疙瘩全泡掉,她换了干净的衣裳,懒懒的窝在躺椅上,看外头将坠未坠的夕阳,龙天若则蹲在她腿边,十分尽心的为她捶腿。



    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”沈千寻下意识的把腿缩了回去。



    “夫人为咱们的大事辛苦奔波,为夫为你捶腿捏肩,岂不是理所当然?”龙天若答得飞快。



    “可我也不是从今天开始奔波的!”沈千寻斜着眼看他,“前些天好像更辛苦吧?一连挖了两座坟,怎么没见你这么贴心?”



    “前些天夫人是在前往女英雄的路上,而今天,夫人成了英雄!”龙天若对着她挤眉弄眼,“迎接英雄,当然得用一些特殊的方式了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