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22章:兴致全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天若被她方才的鄙夷打击到,这会儿有些兴致缺缺,耷拉着脑袋回:“那也不是了!雪国同龙熙一样,亦是四季分明,只是,因地处大宛极北,冬天的时间要漫长一些,比如我们这里才入初秋,他们那里,已然大雪纷飞,进入隆冬!”



    “大雪纷飞?”沈千寻眼前一亮,“那里一定很美吧?”



    “喜欢下雪?”龙天若抬头掠了她一眼,见她黑眸晶亮,一脸兴奋,也不由被感染到了,遂道:“那里的雪景,确实是极美的!那里的人出门,都用猎狗拉着雪橇,那些猎狗甚是有灵性,拉起雪橇来,跑得又稳又快!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沈千寻托着两腮,微笑说:“在雪地上滑行的感觉最有趣了,天地一片茫茫,总觉得自己像生了翅膀要飞起来!两边的树上挂着冰凌,亮晶晶的煞是好看,到了那儿,你才知道,什么叫玉树琼花!”



    “看这情形,好像你去过一样!”龙天右斜着眼觑她,“你好像是在南方长大的吧?”



    “南方长大的人,就不许去北方了吗?”沈千寻轻笑,“你呢?你说得这样真切,你去过雪国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去过的!”龙天若眸光微闪,喃喃道:“我若不去过,怎知道雪国的好?想一想,那真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!”



    “你去过雪国?”沈千寻好奇的追问,“是你母后带你去的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啊!”龙天若唇角微扬,笑容在脸上飘浮着,带着梦一样的不真实,他却似已身置北国的晶莹雪景之中,连声音都不自觉变得飘渺。



    “那年母后终于厌倦后宫的倾轧与无穷无尽的争宠,决意带我们出去走一走,那时我们兄弟也没有分开,还是天真烂漫的孩子,听说要出去玩,高兴得一宿都没睡!”龙天若眼眸微弯,“后来,坐了很久的马车,见识到很多平日里没有见过的新鲜的事物,最后到了雪国,便一下子被迷住了,只觉得雪国无处不好,好到,不想再回到龙熙了!”



    “嗯?为什么这么说?”沈千寻歪头问,“你们对雪国并不熟悉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因为有雪先生!”龙天若微笑答,“你没见过雪先生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雪先生的美好!他永远那样的温和体贴,他看着你时,你就会觉得,你是他最在意最喜欢的人!他陪我们一起玩闹,也会教我们读书,他像个兄长,又像是父亲,他是那样一个亲切温暖的人,与他相比,对我们不管不问的亲生父亲,简直就是面目可憎!”

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倒突然想去雪国见一见这位雪先生了!”沈千寻慨叹,“令鬼殿下都觉得如沐春风的男子,该是怎样的风华绝代呢?”



    “你会见到他的!”龙天若轻松的笑起来,“千寻,等到冰雪消融,春暖花开,我会带你去见他,雪国的春景更美!你知道吗?雪国的名称,其实并不因冰雪而来!”



    “那因为什么?”沈千寻饶有兴趣的问。



    “因为梨花!”龙天若脸上流光溢彩,“雪山的漫山遍野,都植满了梨树,每到春天,梨树花开,千朵万朵,白清如雪,比起白云馆的桃花更胜一筹,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风,那绝世美景,你若看过一次,便永不会再忘记!”



    他说着忽尔侧头望向沈千寻,目光幽沉而热烈,“千寻,自从看到你,我总觉得又回到了雪国,你就是那一树梨花,玉肌冰骨,清丽幽香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本就是喜爱花草之人,听他说得真切,也不自觉沉迷在他所描绘的美景之中,心生无限向往,恨不能肋生双翼,立时飞过去瞧一瞧,不想他说到最后,突然没头没脑的一阵表白,而且表白得如此直白,那目光灿然生辉,眼中浓情翻滚,倒让沈千寻一阵怔忡,神思恍然,似坠雾中。



    这样浓烈热切的眼神,若换作是龙天语,她定然醉为一池春水,依偎在他怀中,可对象是龙天若,却又另当别论。



    短暂的怔忡之后,沈千寻嗤嗤的笑起来:“鬼殿下,我知道你是哄女人的一把好手,可是,也不至于这么肉麻吧?再说,你面前坐着的人,不是女人,是僵尸,别说你夸她是梨花,你就是把她捧上了天,她也不吃你那一套!所以,戏演过了,该收一收了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呆呆的看着她,只觉头脑里滋滋作响,那是火热的一腔热情,被浇上一盆冷水产生的近乎绝望的声响。



    他的眼眸眨了眨,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,头缓缓的垂了下去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却像没事人似的,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对面前这个人有什么样的伤害,说到底,从她认识他的那一天起,她就没想过要照顾他的情绪,因为他从来也不曾照顾她的情绪,她和他,只是盟友,没有这个交情。



    “那位雪先生,现在是雪国的国主吗?”沈千寻也觉得有些尴尬,胡乱换了个话题。



    龙天若却兴致全无。



    他敷衍的“呃”了一声,仍沉浸在自己的灰色情绪之中不能自拔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轻咳一声,站了起来,正要下逐客令,却听外头有人叽叽喳喳的叫起来,中间还夹杂着阿呆慌乱的声音:“我们主子爷出去了!苏大小姐,这是王妃的住处,您不能硬闯!”



    “我呸!是侧妃好不好?”苏紫嫣傲娇霸气又尖细的嗓音回荡在安静的院落,“侧妃是什么?就是妾!一个小妾而已,她的身份能比我这苏家大小姐高吗?赶明儿我就让皇上赐婚,我要做若哥哥的正妃!你们这些不长眼睛的,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未来的当家主母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一脸黑线,她看向龙天若,问:“她怎么又钻出来了?前阵子不是消停了吗?”



    龙天若闷声回:“她一直都在的好不好?只是没让她到这清漪苑来,今儿个怕是阿笨没看好……”



    他说着,忽扯着嗓子叫:“阿笨,阿笨,你死到哪儿去了?看个人都看不住,看爷不扒了你的皮!”



    “光披皮不成!还得废了他那俩招子!”苏紫嫣笑嘻嘻的推门进来,大模大样的坐在了沈千寻和龙天若中间的茶几上,得意洋洋道:“若哥哥,你猜猜看,我是怎么把阿笨放倒的?”



    “不知道!也没兴趣知道!”龙天若心中不悦,耷拉着眉眼,回得有气无力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