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24章:坟被掘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她说完,又慌慌的四处去寻,在假山边转了一圈,便又跑到别处去寻,沈千寻摇摇头,自顾自走开。



    闲坐无事,她骑了马慢悠悠出门,径自往沈府而去,走到半道,忽见大街上一匹马狂奔,定晴一看,竟然是八妹。



    八妹眼睛通红,脸上犹带泪痕,好像出了什么事,沈千寻下意识拍马跟上,按说她这般追赶于后,以八妹的警觉性,应该能察觉才对,可是,八妹却压根就没在意她,只一径往前冲,直冲到荒郊野外,这才下马,说是下马,其实八妹是从马背上滚落下来的。



    她跌跌撞撞的穿过光秃秃的小树林,来到一处乱石堆,忽然双膝跪倒,以额叩地,号啕大哭。



    见惯了八妹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模样,乍见她哭得这般肝肠寸断,沈千寻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眼前的这个八妹,和她印象中的那一个,真的是一个人吗?



    乱石堆里的女子,虽然还是圆脸圆眼,可是,那眉目间彻骨的恨意和近乎绝望的伤痛,却让她瞬间成熟起来,再不是那个饶舌多话又花痴的小姑娘了。



    “八……妹!”沈千寻试探着开口,“你是八妹吗?”



    她的声音其实十分温柔,可八妹却似听到晴天霹雳一般,倏地噤声,一双圆眸又惊又悸的盯住了她,嘴里讷讷道:“主子……姐,你……怎么是你?”

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沈千寻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,“你在这里哭什么?这里又是坑又是石头的,什么也没有啊!”



    八妹嘴唇轻颤,忽然捂住脸,泪水从她的指缝间潺潺流出,沈千寻忙将她抱住,急急问: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你说出来,我可以帮你!”



    八妹不说话,只是无声的低泣着,过了好半天,她才缓缓松开手指,一双圆眸又红又肿,沈千寻见她身旁的包袱里还有火烛等物,便又问:“你该不是来上坟的吧?可是,这里哪有坟,这里只有大坑和乱石头……”



    她边说边下意识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,目光落在一处大坑内,忽地一滞。



    那大坑显然是新近挖的,泥土还很新鲜,里面还残存着棺木的残渣,她走近看了看,又发现了几根骨头,她看了看,是人骨。



    她又惊又疑的看着八妹,八妹也看到了人骨,惨呼一声,将骨头捡起,当宝贝似的揣在怀中,嘴里呜咽着:“娘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你娘的坟,让人给掘了?”沈千寻看着周围的情形,只能得出这样的判断。



    八妹抹了把眼泪,无声的点头。

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沈千寻面色陡然变得阴沉,“你告诉我!”

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八妹哑声回,“可能,是我爹的仇家!我也是刚听村里的乡亲说的,都掘了好多天了,这儿荒僻,平时没人来!”



    “那你的爹的仇家都是谁,你知道吗?”沈千寻追问。

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八妹面色惨然,“他们去时,我还是个孩子,他们什么都不肯跟我说!”



    “可你娘死了那么年,为什么早不掘晚不掘,这会儿倒想起来了?”沈千寻皱眉,“最近可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!”八妹失魂落魄的摇头,“我好好的在沈府当差,能有什么事?我不明白,为什么这些事会找上我,这些年,我父母双亡,无依无靠,他们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?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?连我娘的尸骨都不肯给我留……”



    八妹欲哭却似已无泪,她将仅存的两根骨头重又放入大坑中,跪在那里,用手捧周围的土向里面洒,土堆里乱石嶙峋,她的双手很快就被刺得血迹斑斑。



    沈千寻伸手制止了她。

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,就算把手捧废了,也填不完这个大坑!好了,别犯傻了,我到附近人家去借把铁锹来,你在这儿等着我!”她说完即催马奔开,刚刚追过来的时候,记得几里外有个小村庄。



    她沿原路返回,到一处茅草屋下马,正要招呼,忽听屋中有人轻笑,那声音娇俏中带着刁蛮,听起来十分眼熟,竟似是苏紫嫣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在这荒村乍听到她的声音,沈千寻十分惊讶,而令她更加惊讶的是,屋中突然又突然又响起一个男子的调笑声,那股子浮滑放荡,那语气口吻,不是龙天若是谁?



    沈千寻心头一跳,忙凑近了去瞧,透过薄薄的窗纸,隐约看到两只影子,一个身着紫衣,身段凹凸有致,分明就是苏紫嫣,而另一个长身玉立,风流潇洒,不是龙天若是谁?只是未穿他标志性的紫袍罢了!



    沈千寻头脑懵地一下,一时竟变得空白又虚空,这个龙天若,在自己面前,对苏紫嫣总是一幅兴趣缺缺的模样,怎的到了这无人处,两人又这般暖昧这般如胶似漆亲亲我我?



    她想不通这里面的隐情,一时又怀疑自己看花了眼,听斜了耳,忙又凑近去瞧,这时,门却吱呀一声打开,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子走了出来,笑眯眯的看向沈千寻。

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有事吗?”老人头发花白,慈眉善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忙转身施礼,说明原因,老人爽朗大笑:“我们农家若借别的没有,就是铁锹多!兰儿,快把屋子里头的铁锹拿出来!”



    “爹爹自己不会拿吗?为什么非要使唤人家!”类似苏紫嫣的声音又响起来,沈千寻瞬间觉得自己神经错乱。



    “让你拿个铁锹,也耽误你们了吗?就算是新婚,也不用整日粘在一处,没的让人笑话!”老人又气又好笑,笑骂了一句,那兰儿轻哼一声,到底还是出来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一见之下,大为失望,这身段确实窈窕,只这脸实不能与苏紫嫣相比,身上的紫袍更是十分的恶俗,显是极粗鄙的布料制成,跟苏紫嫣完全不是一个档次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掠了她一眼,拿了铁锹走人,等到埋完坑回来,那对新婚夫妇正整装待发,沈千寻特意看了那男的一眼,面黑如炭,虽不说有多丑,可与龙天若比,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两人腻歪的要命,看到沈千寻进来,也懒得瞧一眼,真正是旁若无人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心中狐疑,却也不好老是盯着人家瞧,当即带八妹回府,因担心八妹会遭仇家杀害,她便将八妹带回了湘王府。



    龙天若刚好在府中,看到八妹,笑道:“怎么着?到底是被她缠得没头绪了?还是决定要带在身边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