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5章:你倒是真是坦诚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沈千寻和龙天若恭顺的坐了下来,还不敢全部坐到椅子上,只能斜着坐在椅角,大半个屁股悬在外头,要有多难受,就有多难受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在心里一万遍的诅咒着万恶的宫廷制度,面上却是一派谨慎恭敬。

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宣奴婢进宫,可是有什么事交待吗?”她字斟句酌的问。



    “没什么要交待,只是找你叙叙旧!”影后笑,转而对龙天若说:“若儿,我跟沈侧妃说会儿话,你自去忙吧!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龙天若看了沈千寻一眼,顺从的退了出去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则讪笑着看向影后:“奴婢身份卑微,怎堪与影后叙旧?”



    “你帮过本宫,本宫可一直没忘!”影妃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诚惶诚恐的应:“娘娘言重了!奴婢只是不想惹事,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这才守口如瓶,倒也并非是真心要帮娘娘!”



    “你倒是真是坦诚!”影妃看着她,眸中浮着些许笑意,“本宫喜欢坦诚的人!跟坦诚的人交往,本宫觉得轻松,比那些阿谀奉承口蜜腹剑的人,不知强上多少!”



    “谢娘娘抬爱!”沈千寻低眉顺眼的回。



    “你现在,还是侧妃吧?”影妃突然问。



    “是!”沈千寻谨慎的答。



    “待会儿本宫跟若儿说,你明儿,就可以做正妃了!”影妃笑着看她,等着看她惊喜的面容,沈千寻自然也不会让她失望,作喜出望外感恩涕零状,急急的跪伏于地谢恩:“谢娘娘!娘娘好比奴婢的再生父母,奴婢成了正妃,总算可以不受他人的欺凌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吃了很多苦,本宫都知道!”影妃感慨道: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有些时候,人就要学会忍耐,百忍成金!”



    “娘娘所言极是!奴婢受教了!”沈千寻这回又得露出崇拜的模样来,心里却别扭的难受,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拍马屁啊?她怎么感觉拍马屁的感觉好难受啊,违心的话说得自己都想吐了。



    她觉得难受,影后却似十分受用,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,突然絮絮叨叨的跟沈千寻痛说起自己的革命家史来。

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十分不屑,可是,听到最后,沈千寻却不由得生出几分敬意来。



    影后的成功史,简直就是一场宫廷血泪史。



    令沈千寻十分意外的是,这位影后娘娘,竟然是龙熙帝的原配之妻,在宇文流烟之前,小混混龙熙帝便已娶妻生子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愕然:“那这么说来,六殿下应该是大皇子啊,怎么排成了老六?”



    “因为本宫这个娘亲不济事啊!”影后咬着牙笑,“因为本宫无能,不过是一个贫穷的渔家女,娘家亦无父兄可以依靠,所以,只能忍辱负重,任由那些后来者占了本宫的位子,任由那些后来的孽种,占了本宫儿子的太子之位,这么多年来,本宫打落牙齿和血吞,终得老天垂怜,圣上总算识透那些人的祸心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倏地噤声。



    她又嗅到了阴谋的气味。



    知道得越多,越容易被人灭口。



    所以,她干脆的闭紧了嘴巴,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,干笑了两声,道:“娘娘苦尽甘来,也算苍天有眼,过去的事,也就过去了,自此以后,娘娘风光无两,往日的辛苦,也算值得了!”



    “值得?”影后呵呵的笑起来,“什么是值得?什么又是不值得?值得就是不值得!不值得就是值得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一脸黑线,这说什么呢?绕口令?这云里雾绕的,她可招架不起!



    她轻咳一声,道:“娘娘若没事,奴婢便去仁德了,奴婢想去瞧瞧皇上,用了那么久的药,皇上的肺痨应该已经痊愈,是到停药的时候了!”



    “停药?”影妃声线陡然拔高,失声叫:“你要给他停药吗?”

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视情形而定!”沈千寻小心翼翼的答,同时仔细瞧了瞧影妃的神色,是她眼花了吗?她为什么有一种强烈的直觉,那就是,影妃不想让她停药!



    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影妃轻咳了声,缓缓道:“本宫的意思是说,这肺痨之症是顽疾,若无十二分的把握,还是再用些时日吧!如今天寒地冷,又是风寒的多发季节,皇上的身子近来也不大好,若是再犯病,可就不好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不自觉一惊,看来,她的直觉还真是没有错,只是,影妃是什么意思呢?



    她脑间转了转,遂固执道:“可是,依奴婢的药方,到此时确实该停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用完这个冬天!”影妃毫不客气的打断她,不悦的强调:“沈千寻,你是个聪明人,该能理解本宫对皇上的苦心!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沈千寻方才不过为了确认自己的判断,此时得到确切答案,自然不再坚持,不过,影妃的这颗心,还真是有点苦,她想干什么?



    影妃自然不会直言相告,又跟她闲聊了两句,便放她回去,沈千寻满心困惑,回王府后说与龙天若听,龙天若愣怔半晌,笑道:“如今看来,这出戏愈发精彩了!”



    “皇室真乱!”沈千寻啧舌。



    “哪儿不乱?”龙天若反问,“人生于世,本就是在乱中求稳,在闹中取静!”

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沈千寻鼓掌,她懒得再管影妃的事,反正她只要龙熙帝的人头祭奠龙天语就好。



    太乱不好,可是,太闲了也难受,尤其是这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和清闲,让她忍不住又要胡思乱想,她理了理头发,问龙天若:“最近京城里可有什么案子要办?”



    “哗!”龙天若瞪眼,“刚才还嫌乱!这会儿又要案子,你是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?小僵尸,你这种想法很可怕,你不能为了满足你的断案欲,就巴望着京都不停死人吧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蹙着眉头回:“我只是随意问了一句,你怎么反应那么大?嗯,你平时可不会这样,这么说,确实有案子发生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!”龙天若使劲摇头,“这眼瞅着都快过年了,喜庆的日子,谁去触那个霉头?就算有想杀的,仔细思量一下,也好歹把这年过了,再杀也不迟嘛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轻哧:“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,杀人还得看日子!不过,这过了年,春天可就到了,你那股东风,能不能刮起来?”



    “急什么?春天自然是要刮东风的,没听说过东风送暖吗?”龙天若倒是气定神闲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