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7章:变态采花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求王妃救命!”外头忽然也传来一阵聒躁之声,沈千寻出门一瞧,吓了一跳,足足有二三十口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全跪在那里。



    “这……他们……”沈千寻看向余刚,余刚揩着泪解释:“他们都是遇害者家属,从第一起案子到现在不过五年的功夫,已有近二十个女子遇害,除了我儿媳和另一个女子是成过亲的,其他的全是黄花闺女,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啊!”



    “这恶贼无法无天却又行踪诡秘,官府数次追查无果,平白无故的,又搭上了二三十外捕快的性命!此贼只有王妃才能将她绳之以法啊!”一个白胡子老头将头重重叩在地上,“求王妃了!”



    “求王妃了!”其余人亦跟着一起高呼请求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本已打算往余府而去,自然点头应承下来,只这么一群人围着她,实是太过惊悚,她劝退了那些人,略候了一阵,才在八妹的陪伴下,往余府而去。



    此时的余府,一片愁云惨淡,余刚身为一家之主,已然无限凄惶,更不用说他的夫人了,整个院落静悄悄的,仆人家丁走路都悄无声息,生恐惊动了什么似的,倒是余雷的声音时不时的响起。

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!我要杀了你!”



    “恶贼!吃我一剑!”

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话,他一遍遍不厌其烦的重复着,余刚苦笑不已,沈千寻则无声轻叹,但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,沈千寻绕过暴躁的余雷,在余刚的带领下,径直走去案发的房间。



    余刚边走边向她叙述案发经过。



    “案发时间是在夜里的子时到凌晨之间,当晚雷儿外出公干,并未回府,儿媳无人陪伴,便独自在房中看书,看得兴起,直到子时才让婢子伺候她睡下,这一夜我们也未听到任何动静,只是凌晨时分,睡在外间的婢子起来小解,发现主子的贴身小衣凌乱的扔了一地,推门一看,床上空无一人,只留下一滩血迹,这才惊觉出了事!”



    “那婢子就睡在外间,也没听到一点动静?”沈千寻细细的问。



    “她说她没听见!”余刚苦苦脸,“这会儿人也吓傻了,问什么都摇头!”



    “先到房里看看再说吧!”沈千寻迈步上楼,一仰头,看见两张熟悉的面孔,竟然是龙从文和龙天运。



    龙从文会在这里,倒也不算意外,他是京兆尹,主管京畿诸事,出了人命案,还是恶性连环杀人案,他自然要来被害者家中调查,可龙天运跑到这儿做什么?



    她心下好奇,面上却仍恭敬行礼:“见过太子殿下!”



    “你不日即为湘王府正妃,又何必如此拘礼?”龙天运笑得随和,“按理来说,我还要叫你一声皇嫂呢!”



    “那是太子殿下瞧得起,太子是未来的皇上,奴婢怎敢造次!”沈千寻毕恭毕敬的回。



    龙天运晒笑:“沈千寻,你这唯唯诺诺的样子,倒有点不像你了!好了,不说这些了,余大人请你来这儿,是来断案的吧?”



    “京中有此恶贼,人人得而诛之!奴婢略通勘案之技,自然也要来尽一份力!”沈千寻答得滴水不漏。

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龙天运点头,“那么,请吧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走入房中,屋内情形一如余刚叙述,肚兜亵裤随意的丢弃在卧房之内,这些物品,原不该任人肆意观看的,但余刚因儿子之事,悲伤过度,倒也懒得计较那么多,而他本身亦是主管一方的父母官,知晓破案的流程,自案发后,便将这屋子锁了起来,不许旁人进入,也算充分的保护了案发现场。



    但实际上,卧房里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未发现任何打斗挣扎的痕迹,很显然,被劫走时,不管是余雷妻子,还是外头的婢女,都处于晕迷或无知觉状态中,所以才不会挣扎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走过去察看地上的小衣,在那只红肚兜上,她发现了令她振奋的东西。



    那是一只脚印。



    很完整的一个脚印,属于右脚,深深的印在肚兜上,脚印上沾满了黑色的泥土,摸起来有些湿湿的,龙从文见她对着脚印沉思,便说:“院子里并没有发现脚印!”



    “寒冬腊月,滴水成冰,就算有脚印,也是不会留下来的!而且,凶手功夫很好,否则,也不能在余府的高墙大院中来去自如!”



    “那这个湿脚印又怎么解释?”龙天运在一旁说。



    “我的猜测,凶手踩在了残雪上,沾上了雪,雪到了室内,自然会融化成水!”沈千寻抬头向窗外看了看,说:“院内的残雪早已扫净,那么,凶手应该是从屋顶窜过来的,他的脚底有泥,应该会在房顶留下痕迹!”



    “说得不错!”龙天运饶有趣味的瞧着她,“不愧是神断,一出手就非同凡响!”

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过奖了!只凭一只脚印,可是抓不到凶手的!”沈千寻淡淡的回。



    “说不定屋顶上会有什么线索啊!”龙天运轻笑一声,转身龙从文:“龙大人,你拿只梯子来,我要上去瞧瞧!”



    龙从文屁颠颠的拿了梯子来,龙天运脚步轻捷的往下爬,可能自觉得爬行的姿态十分潇洒,他有些沾沾自喜的瞧了沈千寻一眼,沈千寻低头量那只脚印的长度,心里暗想,若是换了龙天语或者龙天若,轻飘飘的就飞上了房顶,还用得着像只乌龟一样爬?



    她心里充满着对龙天运的鄙视,只是,鄙视过后,自已也得照样当乌龟慢慢爬。



    “屋顶很滑,我拉你一把!”龙天运好心的伸出手来,沈千寻却吓了一大跳,下意识的避开了。



    龙天运看着她,问:“沈千寻,你对我有成见?”

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说哪里话?”沈千寻摇头,“我一介小民,怎敢对太子殿下有成见?我是活够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里有气!”龙天运低低道:“我之前多次给你下套,也是逼不得已,如今知你并无异心,也就放心了!咱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哑然。



    怎么这娘儿俩一个德性啊?平白无故的,怎么都突然对她献起了殷勤?她没发现自己最近有什么超能力啊!



    她懒怠理他,遂专心观察屋顶的脚印,脚印有些凌乱,因为凶手是把瓦片揭开进入的,因为白日里积雪融化,屋顶又是琉璃瓦的,这些脚印远不如肚兜上的那只清晰,只是同样留下了黑色的泥巴,但从那些残存的积雪上,仍可以看出脚印的深浅度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