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9章:画面太美不敢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今天的沈千寻穿了一身男装,宝蓝色的棉袍,领口一圈白色狐毛,映得一张脸越发清灵澄澈,头发亦不像寻常女子那样簪金戴翠,只简单的挽在头顶,拿一块黑色头巾包住,她身材高挑,举手投足间利落异常,这么看过去,倒像个潇洒俊逸的少年郎,只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段,却又有女子的娇媚妖娆。



    面前这女子,集男子的英气与女子的柔美于一身,比他平日里看惯的那些美人不知强了多少倍,那些女人身上,只有庸俗的脂粉香,而她却像扑面而来的初春的风,冰冷又清香,令人忍不住心旌摇荡。



    看到他异样的眼神,一旁无声跟随的八妹,一颗心陡然悬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龙天运是什么人,这个男人,好色,无情,且变态,刚刚沈千寻拿他作比照时,她腿肚子一个劲打颤,她几乎想说,也许他真的就是那个残忍变态的采花贼呢!



    但她不敢吭声,她紧张的看向沈千寻,沈千寻正在研究被子上的那些血迹,处于全神贯注工作状态的她,一向是心无旁骛的。



    “出血量并不大,从血迹扩散程度来看,应属局部的擦划伤!没什么特别的!”沈千寻的目光很快从那些血渍上转移,她看向余刚,轻声问:“余大人,我想看看凶手送来的那幅画,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!只是……”余刚犹豫了一下,沈千寻飞快道:“太子殿下和龙大人多有不便,就由我来代劳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好!”两人点头。



    余刚对身边的婢子点点头,那婢子打开房中的一处暗格,将那画取出来,递交给沈千寻。



    揭去画上的白布,画上的内容便裸露在她面前。



    这画,很黄很暴力很诡异。



    画上女子玉体横陈,浑身上下,一丝不挂,以一种极富美感的姿态躺在白色的毛皮地毯上,媚眼如丝,唇角上扬,凶手的画功相当不错,连最细微的表情都捕捉到了,算是纤毫毕现。



    如果仅是如此的话,这至多算是一幅春宫画,没有什么可怕的,但若靠近了看,会发现,画上女子额头的红痣其实是一只小小的血窟窿,那血窟窿里正流出血来,细若红丝线的血,从额角流出,蜿蜒至头部,在女子的脑后,聚成一汪红色小溪流,并一点点的向雪白的地毯上浸染过来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突然觉得有点恶心,不知怎么的,她总怀疑那鲜红的颜色,本身就是用死者的血作颜料,这种联想令人忍不住要发狂。



    她伸手将画合上了。



    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采花贼,他不光残忍恶毒,他还善于惑乱人心,她与画上女子素不相识,都觉得难以承受,更不用说是与这女子相亲相爱的余雷了,难怪他会当场发疯。



    “再添上一条,这位公子哥儿,画功细腻,绝对经过名师调教!”沈千寻叹口气,说:“一个人的画风或许有迹可循,不过,我不太懂,余大人,我建议您摒弃一些旧观念,以查找案情为重,请京中的名画师来瞧瞧这些画吧!另外,别让贵公子再看这画了,太可怕!”



    余刚呆呆的看着她,沈千寻收拾工具箱自行离开,八妹紧随其后,忙着去牵马,一边小声的催促着她快走。



    “后面有鬼追你啊?”沈千寻瞥了他一眼。

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被那画吓到了!”八妹推搡她上马,嘀咕说:“主子姐快走!主子姐别再查这案子了,怪邪乎的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笑而不语,两人各乘一骑马离开,不想正走着,忽听身后马蹄笃笃,一骑红马飞快的追了上来。



    八妹看到马上的人,面色陡变。



    是龙天运。



    “沈千寻,你跑那么快做什么?”龙天运在后面大叫,“我还想请你喝茶呢!”



    “主子姐别理他,我们快走!”八妹紧张的嘀咕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轻哧:“你还真当他是凶手了吗?”



    八妹白着脸不吭声,眼瞅着龙天运已经追到眼前,想走也走不掉了,她苦着脸垂下眼敛。

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的茶,千寻不敢喝!”沈千寻毫不客气的拒绝。



    “本太子的茶,有毒?”龙天运反问。

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最喜欢给人下套,奴婢怕了!”沈千寻回答。



    “小心眼儿!”龙天运笑得诡秘,“不是说了嘛,已经相信你了,自然不会再拿云王的事纠缠不清,这一回是真有事要跟你说的!”



    “我和太子殿下之间,没有什么要事可说!”沈千寻拿出龙天若作挡箭牌,“再者,男女授受不亲,奴婢怎么说也是你的皇嫂,皇嫂与皇弟之间,更加不好单独相处!”



    “去我的府上,正大光明,怎么是单独相处呢!走吧,你不是想知道那些泥土来自何处吗?我知道!”龙天运虽还在笑,但那嘴角已变得僵硬,语气更是不容置疑,他的意思很明显,沈千寻不去也得去。

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沈千寻略略犹豫一下,便应承下来,不就一个上房还得爬梯子的怂货吗?那小功夫应该也不会比她强,怕他做什么?



    她大大方方的随他进了王府,龙天运貌似心情颇佳,一回府便命人烧水沏茶,看那架势,还真是把沈千寻当贵客招待了。



    比起龙天若的湘王府,龙天运的府第从外头看略显寒酸,只是,一走进其中,便知其妙不可言,其奢华精致,比湘王府绝对是有过之而不及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摸不透龙天运要做什么,坐在那里,端了一杯清茶在手,只是四处打量,并不急着饮用。



    龙天运盯住她看:“担心我下毒?”



    “太子误会了!”沈千寻摇头,“是实在喝不下!”



    “在余府你好像没喝茶也没用饭!”龙天运问,“为何喝不下?这可是上好的清茶!”



    “太子可曾看过那采花贼画的美人图?”沈千寻顾左右而言他。



    “这跟喝茶有关系吗?”龙天运紧追不放。



    “有!”沈千寻点头,“而且,关系相当大!如果太子殿下看了那幅画之后,也会觉得恶心,食不下咽的!”



    “那么可怕?不至于吧?”龙天运一脸狐疑,但沈千寻却捂着嘴,像马上要吐出来一样。



    “好吧!”龙天运不再逼着她喝茶,“看来,你并不像世人传说的那样胆大,只是一幅画就被吓倒,若真是有尸体在面前,岂不是要拼命呕吐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