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0章:还真是有尸体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那不一样!”沈千寻回答,“尸体再可怕,看多了也就麻木了,可画不一样,画能令人产生无数可怕的联想,人都是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死的!”



    “嗯,为了不让你胡思乱想,我还是带你看几样实在的东西吧!”龙天运唇角微扯,因为离得近了,也因为他的嘴张得太大,沈千寻发现,他最后头的槽牙竟然是黑色的,室内光线略暗,龙天运的眉毛本就稀疏,这会儿更加虚无,这让他看起来竟有一丝说不出的狰狞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心中警钟大鸣。

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想让我看什么?”她尽量保持平静。



    “尸体!”龙天运答。



    “尸体?”沈千寻下意识的重复着。



    “是啊!我记得跟你说过,我对验尸之术也颇有兴趣!说起来,我们算是有共同的爱好呢!”龙天运兴致勃勃答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干笑。



    龙天运起身相邀:“走吧!”



    身后八妹面色变得煞白如僵尸。



    “瞧你吓的!”沈千寻轻捏她的手,“好了,我跟太子殿下研究尸体,你别杵在这儿了,回吧!”



    八妹咽了口唾液,站着没动。



    “你倒是很心疼你的丫头嘛!”龙天运的目光掠过八妹的脸,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,“好了,别管她了,我们走吧!”



    沿着曲折的回廊一路向前,最后,在一处低矮无窗的小平房处停住了。



    “这里是停尸房!”龙天运拿出钥匙,打开了门锁,好整以暇道:“神断先请!”



    “还是太子殿下先请吧!”沈千寻恭敬道:“客随主便!再者,奴婢怎敢走在太子殿下前头?”



    “听起来很有道理!”龙天运点头,“只是,你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!”沈千寻大言不惭的回,实际上,当然不是这样,她只是下意识的不想把后脑勺留给这个神神叨叨的太子。



    龙天运笑了笑,大步踏过门槛,沈千寻紧随其后,目光四下里逡巡,没发现什么异常,这好像就是一处比较空荡的屋子,很干净也很整洁,只是,越往里走,越觉得不对劲,鼻间充斥着某种药物的味道,有点像石灰粉,有些呛人,在那刺鼻的气味里,又有一丝淡淡的腐臭。



    还真是有尸体!



    沈千寻作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,但在看到龙天运得意洋洋的向她展示着自己的尸体标本时,她还是被惊到了!



    她眼前出现一方巨大的水塘,水色清澈碧蓝,沉静无波,十来具尸体安静的躺在水底,因为折射的作用,他们的面容有些变形,但并不可怕,依然鲜活生动,这让沈千寻一度怀疑龙天运在耍她玩,拿活人冒充死人在水底憋气。



    但当龙天运拿一只巨大的网捞起其中一具时,沈千寻便知道,这些的确是死人。



    “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?”龙天运饶有兴致的看着她,“这里面的人,均是死于他杀,但是,龙熙王朝的验尸官每个都查验过,却无人判断出其死因,如果你能找得到,等本太子登基后,便让你做本朝第一位女相,如何?”



    “我看起来像个官迷心窍的人吗?”沈千寻略感好笑的反问,“另外,太子殿下说话有点自相矛盾,既无人知其死因,太子殿下又如何知道,这些人死于他杀?”



    龙天运一脸骄傲的回:“本太子当然知道!因为,这些人,都是被我杀死的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陡地打了个激灵,她下意识的重复着他的话:“被你杀死的?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?”



    “为了研究啊!”龙天运答得理所当然,“若想在这方面有所建树,就要多作研究,对了,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我的外公,也就是母后的父亲,曾是衙门的一名仵作,我五六岁时,便常跟着他去验尸,对人的尸体,半点恐惧也没有,在这点上,我觉得我们很相像,或者说,志同道合,你觉得呢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无语,她很想爆粗口,像你妹啊,像你大爷啊,你哪只眼睛看到姐姐跟你像?姐姐的解剖刀,是为死者鸣冤,是为生者讨还公道,是为了世间正义,姐姐什么时候像你这样,把人杀了再玩解密游戏的?你丫就是一个变态好不好?你这样做,跟小日本的731有什么区别啊?



    想到变态这两个字,她的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难不成那连环劫色的变态杀手,真是面前这厮?年龄相仿,身材相像,穿云头靴的贵公子,长期受压抑隐忍低调的庶子,变态又奇特的气质……



    简直符合了所有条件,就是不知道,这厮是否画得一手好画,这个,可以调查!



    沈千寻答非所问,她不看那些尸体,只问:“刚才殿下说,知道那些黑色的泥灰来自何处,奴婢甚感好奇,不知殿下现在可否为我释疑呢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!”龙天运大方回,“只要你解得了这三具尸体的死亡之谜,你想知道什么,我全都回答你!”



    “这三个人,都是殿下杀死的?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“当然!”龙天运面有得色,“不然,本太子怎么敢肯定他们是死于他杀呢!”



    “太子可听说一句话?”沈千寻强压住内心的愤怒,艰涩的问。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龙天运问。



    “人命大于天!”沈千寻飞快答。



    龙天运微怔,随即大笑不止:“人命大于天?沈千寻,你居然对我说,人命大于天?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杀过多少人?”



    “我杀的人,全是该死之人!”沈千寻漠然答。



    “什么是该死,什么又是不该死?由谁来裁定?”龙天运冷笑。



    “由自己的良心!”沈千寻一字一顿答。



    “你的良心好坏,又有谁来评定?”龙天运追问。



    “生而为人,之所以与兽有区别,就是能分得清善恶是非,如果连这都分不清,就不配做人了!”沈千寻傲然答。



    “你在指摘我,批评我?”龙天运额头青筋暴起。



    “我在骂你!”沈千寻笑笑,“太子听不出来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龙天运面色陡然变得铁青,他的颌骨隆起,眸光凶狠,嘴气咻咻的喘着粗气,看那模样,似要将沈千寻活生生的吞食入腹!



    沈千寻却低低的笑起来。

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龙天运死死的盯住她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