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1章: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笑太子殿下!”沈千寻笑颜如花,“太子的脸,一直是一个表情,要么似笑非笑,要么大笑,太子经常在笑,奴婢还以为,太子生就笑模样,如今才知道,太子原来也是会发怒的!只是,太子生什么气呢?太子耍弄过奴婢那么多次,奴婢都忍下了,不是吗?如今被奴婢耍一回,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吧?”



    “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!”龙天运冷冰冰的回。



    “太子还有影后之前跟奴婢开的那个大玩笑,更加的不好笑!”沈千寻毫无惧色的与他对视,“现在,太子殿下和影后又要跟奴婢开玩笑了,影后告诉奴婢,皇上的药,不能停,奴婢甚是惶恐,如今太子殿下又跟奴婢玩这样的游戏,奴婢更是如坠五云雾中,太子到底想做什么呢?不如直说可好?”



    她这番话似是说到了点子上,龙天运的脸变幻莫测,很快便由阴云密布模式换为晴空朗朗。



    “我们在向你示好,你没发觉吗?”他似笑非笑的问。



    “我只感受到了惊吓!”沈千寻淡漠的回。



    “被这些尸体吓到了?”龙天运问。



    “被殿下的研究精神给吓到了!”沈千寻缓步走向其中一具,缓缓说:“但太子既然有这个兴趣,我就舍命陪君子吧!”



    她换上衣服,戴上手套,动手验尸,周身无伤痕,沈千寻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死者的发髻上。

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龙天运一眼。



    对方正认真的瞧着她,仍是那种得意洋洋的表情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想不明白,把人杀死不留痕迹这种事,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!



    变态年年有,今年真的特别多有木有?

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能不能不要那么直愣愣的瞧着?”沈千寻说,“你这样让我感到压力很大!”



    龙天运扯扯嘴角,背过身去,在池塘边有滋有味的看着他的“作品”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的手迅速探到尸体的发髻底下,很容易就摸到一处硬物,她心里一跳,扒开一瞧,果然是铁钉入脑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倒吸一口凉气!



    趁着龙天运没来,她迅速将尸体的发髻整理好,心里却是咚咚直跳。



    这么说来,当初姜太后婢女的那枚铁钉,是出自这位六殿下的手笔?可十年前他多大?十五或者更小?



    那么,真正令这位太子殿下骄傲的,其实并不是躺在这里的人,而是姜家枉死却查不出死因的那些人!这些人,充其量只能算是实验品!



    好吧,对于一个变态来讲,这确实值得骄傲,只用些小手段,就成功瓦解了一个大家族,为他父皇除去一个强敌!



    眼见着龙天运向这边走,沈千寻迅速作出愁眉苦脸状。



    “查不出来?”看到她的反应,龙天运愈发得意。



    “我再看看这两具!”沈千寻转向其他两具尸体。



    这两个头顶没有铁钉,肚子里有没有针和小蛇不知道,但其中的一位,腹部明显有硬物。



    “我实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!”沈千寻沮丧的摇头,“还请太子殿下赐教!”



    “你可以解剖啊!”龙天运鼓动她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摇头,这种破事儿,她见识过一次就好,不想再经历一次,免得再惹出什么不必要的嫌疑和麻烦来。



    当然,心里这样想,嘴上却是不能说出来的,她的回答很专业也很合情理,她说:“不用再解剖了,外表没有受到伤害,体内又能什么古怪?解剖也没用的!请太子殿下赐教!太子殿下到底是用什么方法,杀死了他们?”

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龙天若卖起了关子,“你若答应传授本太子验尸和解剖之术,本太子一高兴,说不定就告诉你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大汗淋漓,你妹的,谁有兴趣跟你这变态混一堆儿?姐能生生的恶心死啊!



    她答得圆滑:“这都快过年了,喜庆的日子,学这个不太好,不如等到明年吧,再者,不是还查着采花贼的案子嘛!”



    “那土,应该来自皇陵附近的黑风山!”龙天运心情大好,不用沈千寻再请求,便爽快的把答案说了出来。



    “太子如何知道?”沈千寻追问。



    “那地方寻常人是不准去的,可本太子却少不得要去祭祭皇陵什么的,自然知道!”龙天运答,见沈千寻若有所思的看着他,便又嗤笑起来:“怎么?现在是不是越来越觉得,本太子像凶手?”



    “在没有找到凶手之前,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有嫌疑!”沈千寻答的直白。



    龙天运笑:“沈千寻,你身上的这个狂劲儿,很招人喜欢!”



    “谢太子殿下夸奖!”沈千寻木然回,“时候不早了,我该回了,多谢太子殿下款待,今天算是开了眼!”



    龙天运显是得瑟够了,也不再留,吩咐人送沈千寻出府,一直提心吊胆缩在花厅一角的八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

    回到王府,沈千寻便迫不及待的找到龙天若,将在龙天运那里看到的事说了一通,说完犹自心有余悸,小心问:“你说,姜家死的那些人,会是他做的吗?”



    “照这么来看,差不多了!”龙天若若有所思的答。



    “可是,那时他才多大?怎么就想得出这么阴毒的法子!”沈千寻顿觉匪夷所思。



    “因为他老子和娘都阴毒啊,用你的话说,这叫遗传,不是吗?”龙天若倒十分平静。

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儿子啊!”沈千寻盯着他看,“你好像不怎么变态啊!”

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怎么变态?”龙天若愤愤然瞪眼,“爷压根就没变态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嘁!”沈千寻轻哧,“你也有点小变态了,当然,变态不算严重,还算乖啦!对了,你觉得,他会不会就是那个变态采花贼?”

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龙天若犹豫着说,“他可不会画画!他没那方面的天分,我还记得小的时候,大家一起学画,老师让我们画老虎,他生生把老虎画成了猪,惹得大家都嘲笑他,从那以后,他就再也不学画画了!”



    “他小的时候,经常挨欺负吗?”沈千寻托着腮问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