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4章:衙门里有内奸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还得十天半月?你这速度也太慢了!”龙从文摇头,“我想马上办!”



    “凡事欲速则不达,难道龙大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吗?”女子耐心劝道:“在好戏开演之前,那不得先把台子搭好,锣鼓家伙,吹拉弹唱的,都得事先操练起来,只有这样,戏才能演得真演得像,演得精彩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,别老是弯弯绕,我脑子笨,听不懂!”龙从文一脸的耐烦。



    女子神秘一笑,附在他耳边一阵嘀咕,龙从文面色微怔,随即脱口叫:“倒真是一个好主意!”



    “龙大人也说好,也便是真好了!”女子咯咯笑,“龙大人这边先操练着,等过了年,我再给您搭把手,确保这台大戏啊,唱得比大年戏还要热闹呢!”



    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!”龙从文终于露出一丝笑容,“这前戏唱几天便够,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场呢!”



    “明年,初五,我一准儿登台!”女子爽快道。

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龙从文一字一顿道。



    “那么,龙大人,初五,我们不见不散!”女子狂傲一笑,戴上风帽,一阵风似的旋了出去,龙从文站在那里,露出快意阴狠的笑容。



    因为线索尚算充足,采花贼的行踪,很快便在皇陵附近的黑风山被发现,只是,他所寄居的那处住所,已经人去楼空,只留下一屋子的裸女画像,悬挂在雪白的墙壁上,山风阵阵,吹得画哗哗作响,画中女子的画容在风中扭曲飞舞,仿佛是无声的控诉。



    其时正是黄昏时分,有几个捕快出于好奇,多看了几幅,那神情便有些不正常,眼神直勾勾的,仿佛魂儿都被画上女子勾走了,沈千寻见状,忙命人上去抽他们耳光,平白挨了耳光,几个捕快怒不可遏,要与抽他耳光的人理论,这怒气一起,戾气顿消,方恍然大悟,向沈千寻道谢。



    “这凶手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连画出的画,都这般邪乎?”一个捕快心有余悸的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转向一旁的余刚:“余大人,关于画师的事,有没有什么进展?”



    “京中画师皆称没有见过这种邪恶的画风!”余刚摇头,“他们都说,普通人作画,只为娱乐身心,亦娱乐他人,从未见过这样画画的人!由画揣测人心,这人,只怕已经成魔!”



    “他本来就是一个变态色魔啊!”沈千寻叹口气,在这处宅院里溜达了一圈,院子并不大,从外面看,不过是处再普通不过的山民之居,里面装修却十分精美豪奢,所用色调亦不似普通人家那样,以大气平和简约为主,反采用十分浓烈的对比强烈的色彩,强是雪白的,地毯却是极鲜亮的红,房中橱柜是全黑的,而窗帘纱幔竟然是鲜艳的翠绿色,过多浓烈饱合的色彩,让人一走进去,便有一股透不过气来的紧迫感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强压心头的不适感,在里面寻找着,只是,这一次,她一无所获。



    很显然,凶手在撤离前已将这里刻意收拾过,他没有留下任何一个小物件,包括茶壶茶碗都没有留下,屋子里极整洁干净,因为就只剩下大件的地毯橱柜等物。



    当然,除了这些家具摆设,他还留下一些东西,那就是,骷髅。



    捕快们在一处偏僻的院落里,挖出了大量的骷髅,其实也不能说是捕快们挖出来的,因为在捕快挖之前,已经有人把那个骷髅坟刨了个口,露出里面的骸骨,捕快们才能这么快发现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认为这是凶手对她的挑衅,赤裸裸的调戏和挑衅,他在用这些尸骨向她示威,你抓不到我的,就算你找到了那么多线索,你依然抓不到我!



    一股怒气自胸口汹涌而起,直至回到王府,她依然无法拂去内心的那股沉郁之气。



    “该死!他居然敢向我示威!”沈千寻在屋子里来回走,走了一圈又一圈。



    龙天若以手捂脸:“老大,别转了成不成?爷都快被你转成了斗鸡眼!”



    “这个采花贼,真的可恶至极!”沈千寻愤愤然,“而且,我怀疑,衙门里有内奸!”

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龙天若好奇的问。



    “黑风山的事,是我从龙天运嘴里知道的!当晚回到王府,我只和你一人说过,第二天,便去了衙门,让龙从文去黑风山搜人,这么短的时间,他竟然逃得无影无踪,这岂不是很怪?”沈千寻分析说。



    “说不定他怕了你了,一看我家夫人要出手,就赶紧脚底抹油,生怕被你捉住呢!”龙天若看她气得乱跳,不由窃笑不已。



    “喂,跟你正经说事儿呢!你怎么这样敷衍?”沈千寻不悦的捶他一拳,龙天若龇牙咧嘴的喊疼,沈千寻瞪了他一眼,说:“我现在强烈怀疑,龙天运就是凶手!”



    “他不会画画儿!”龙天若提醒她。



    “那也未必啊!说不定他被人嘲笑后,自个儿躲起来研究,慢慢就研究出这么邪恶的画风呢!”沈千寻皱眉,“不行,你得借我几个人,我去盯着他!”



    “好啊,没有问题!”龙天若点头,转而说:“对了,后儿就是大年了,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,爷买来送给你,作新年礼物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看着他,面色凝重的回:“我要凶手!”



    “小僵尸,你走火入魔了?”龙天若大力敲她的脑壳,“是破案重要,还是过年重要啊!这可是你到王府的第一个新年,我们一定要好好的热闹一回!嗯,不如我们上街去瞧瞧,看有什么好买的!”



    “你们王府的管家是摆设吗?”沈千寻依记挂着案情,对这个建议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

    “总管自去买他的,我们买我们的,闲着也是闲着,不是吗?”龙天若仍满腔热情的建议,“去吧去吧!小僵尸,老这么窝在屋子里头,你不怕自个儿真的变成僵尸了吗?”



    他说完扯着一个劲的扯沈千寻的袖子,又是撒娇又是卖宠,那么大的个子,腰肢扭得跟麻花似的,沈千寻一阵恶寒,浑身鸡皮疙瘩乱冒,怕自己被他恶心死,只好无奈的就范。



    龙安大街上,一片人山人海,热闹沸腾,喧嚣的人声一浪接着一浪奔涌而至,那股子来自世俗的喜乐欢腾劲儿,让沈千寻有片刻的茫然和怔忡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