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6章:能生什么枝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当然!”沈千寻固执道:“正因为是在过年的时候,才更应该去瞧他,一个人过年的感觉,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,听着别人家的鞭炮声和欢声笑语,会觉得,自己被整个世界遗弃了!”



    “说得是!”龙天若起身,“这样的感觉,我又何尝没有体会过?罢了,爷陪你一起去吧!他也是我的五弟呢!”



    “你就不要去了吧!”沈千寻下意识的阻止,“免得节外生枝!”



    “能生什么枝?”龙天若淡淡道:“大过年的,谁还会记得那个落势的皇子?那些人,只怕连看都懒得看他了,都回去守着家人团圆了!还是,你有私心,怕我偷听你们讲话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劝不住他,只得由得他去,到得锦王府,果见一片萧条,大多兵丁都已回家,剩下几个值夜的,也都嫌冷,窝到屋子炉前烤火去了。



    龙天锦正站在殿前仰头看天,其实天上哪有什么好看?夜黑得吓人,无星也无月,只有冷风暗吹,拂起他身上单薄破烂的长袍,那清瘦伶仃的身影,看起来格外凄凉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无声的走到他面前。



    他不知在想什么事,想得出神,竟没发现沈千寻的靠近,一扭头看到她,又惊又喜,忽地将她抱在怀中,失声叫:“千寻,我这是在做梦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时常做这么美的梦吗?”龙天若上前,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手扯开,“这是本王的夫人,你的皇嫂,五弟客气一点,不要动不动就搂搂抱抱!”



    “三哥!你怎么也来了?”龙天锦看到他,又是一惊。



    “今儿是除夕,我们一起过来看看你!”沈千寻浅淡而笑,将怀中所抱的食盒递给他,“过年要吃饺子的,我给你带来了!”



    龙天锦无声接过来,打开食盒,仍是热气腾腾,他微笑着拈了一只,塞在嘴里,嚼了又嚼,说:“好香!千寻,我长那么大,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饺子,真的很好吃!”



    “好吃也不能多吃,吃多了容易噎着,大过年的,万一出点事,扰人清梦!”龙天若在一旁怪腔怪调的回。



    龙天锦沉静的看了他一眼,笑:“三哥是在吃醋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吃你的醋?”龙天若轻哧一声,又要说话,沈千寻及时的制止住了他。



    “尊敬的三殿下,您能到外头等着我吗?”她很不齿他的所作所为,龙天锦都已经这样了,他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?

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到外面等?”龙天若鼓着嘴,“难不成,你们还有什么体已话要说?”



    “有!”沈千寻干脆的答,“你去不去?”



    “不想去!”龙天若委曲的看着她。



    “你不去,我今晚就住在这里,再也不出去了!”沈千寻冷冷的抛出杀手锏。



    龙天若立时软了下来,他咕哝道:“爷怕了你了!说就说吧,有什么好说的啊!真是的!”



    眼见得他走远了,沈千寻对龙天锦说:“他就是那个德性,你别往心里去!”



    龙天锦笑着看她:“我自然不会往心里去!我只是很羡慕他!”



    “嗯?他也没有什么好羡慕的!”沈千寻叹口气,“人活在世上,有些苦躲不掉,总是要吃的,你呢,小时候没吃苦,大了吃一点,也算不得什么,总比小的时候吃苦强吧?”



    “你是说三哥吧?”龙天锦轻笑,“是,三哥小时候,真的吃了不少苦,那时候,大哥二哥老欺负他!但他现在,有你护着他,还是很幸福的!”



    “我护着他?”沈千寻哑然失笑,“有吗?”



    “有!”龙天锦轻叹,“你刚刚说他的口气,就像说自己的家人一样,如果有一天,你说起我来,也是这样的口吻,我一定快活死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这还真是……”沈千寻哭笑不得,“我是天天骂他骂惯了,难不成你也想讨骂?好了,不说这个,你快趁热吃吧!也许过了这个冬天,你就能重得自由也说不定?!”



    龙天锦边吃边瞧着她,想说什么,终是又咽了回去,沈千寻见他手上满是冻疮,忙又将自制的药膏给他抹上,她生性少言,其实哪里有什么体已话要跟龙天锦说,每次翻来复去说的,也不过是些打气的话。



    等到龙天锦吃好,她又把带来的一些食物给他放好,便起身回去,龙天锦突然说:“千寻,陪我多聊一会儿吧!今晚很安全,他们早就不管我了!”



    他的目光中满是恳求,沈千寻无法拒绝,笑了笑,在他身旁坐了下来。



    “千寻,今天是除夕呢,往前过年时,大家都要互赠新年礼物,可我如今落到这般境地,竟连一个像样的礼物也拿不出手了!”龙天锦唏嘘道,“你对我这么好,说起来,还真是不好意思!”



    “你都这样了,谁还会向你讨礼物啊?”沈千寻微笑说:“再说,我也没有准备礼物给你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送来的那碗饺子,就是我最好的新年礼物!”龙天锦看着她,“有来必有往,所以,我想了又想,觉得自己身上还有一件东西可以拿得出手!”



    他说着,忽然将脖间一只玉佩解了下来,塞在她手中,那玉还带着他的体温,沈千寻只觉热得烫手,连忙推拒:“这是你随身之物,我怎么能要?”



    “我只有这一件了!请你务必收下!”龙天锦握紧她的手,不容她打开,“这玉佩看似普通,其实是块通灵宝玉,有趋吉避凶化毒之效,我打小儿便带在身上!也算是件珍品,勉强拿得出手!”

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我便更不能要了!”沈千寻面红耳赤的摇头,“你现在的境况,才更需要它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是瞧不起我吗?”龙天锦似是生气了,“你是瞧不起我,觉得我像个乞丐一样,连件像样的礼物也拿不出手吗?”



    “龙天锦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?”沈千寻顿足。、“为了证明你不是,请你收下它!”龙天锦态度坚决,沈千寻却十分尴尬,正争执间,忽听龙天若低叫,“你们拉拉扯扯的,有完没完?那边的兵丁过来了,还不快走!”



    他扯着沈千寻的袖子就跑开了,等到跑出锦王府,沈千寻发现那只玉佩还紧紧的攥在自己掌心中。



    “这什么?”龙天若抢过去瞧了半天,叫:“这不是老五的脖圈吗?怎么在你这里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脖圈?”沈千寻闷声回,“他送给我的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