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55章:我们合伙骗了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让臣妾慢慢的给你解释!”影后看向龙天运,叫:“运儿,先切掉他一根指头,我要先让他的心痛起来,然后,再慢慢体会心痛的感受!”



    “不!不要!”龙熙帝惊恐的挣扎,龙天运狞笑,手起刀落,血水四溅,龙熙帝痛得浑身抽搐,影后却快意大笑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老贼,你给我听清楚了,不管是老大龙天浩还是龙天赫又或者龙天锦,他们都是你的种!都是你的亲生儿子,而你,亲手杀了他们!你让他们在痛苦中辗转死去,他们一个个死掉,我的运儿才有机会,这个太子之位,本就属于运儿的!”

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龙熙帝如遭雷击,“他们怎么会是朕的儿子?朕不是没有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你没有生育能力,在生完运儿之后,你为抢宇文流烟,跟雪无尘决斗,被雪无尘踹到要害,再也生不出孩子来!那些贵妃们全都给你戴了绿帽子,她们欺你骗你,她们从来没有真正的爱过你,她们爱的,只是你给她们带来的富贵荣宠,只有我最爱你,我历尽千辛万苦,为你求医问药,我是你最好的妻子!”影后越说越快,到最后,几近疯狂,她大喊着:“这是我曾经跟你说过的话,现在我要告诉你,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话!你没有任何问题!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让一百个女人给你生一千个孩子!”

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龙熙帝已然忘却身体的疼痛,他疯狂的叫,“这怎么可能?那个太医明明说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那个太医,才是我真正的夫君!”影后残忍的打断他,“我们合伙骗了你!你看,骗你多么容易!你一点都不聪明,你像猪一样愚蠢!你以为我就是一个团烂泥,任你捏圆搓扁吗?你以为辜负了一个女人的心,又带给她那么深重的灾难之后,就可以抬抬屁股走人了吗?”



    影后突然哽咽:“还记得我跟你私奔出来时的情形吗?为了你,我连爹娘都不要了,跟你过再多苦日子,也无怨无悔,只因我心里有你,可你呢?你可以不爱我,你可以休了我!可是,你怎么能让你的妻儿为你蹲大狱,自已在外头逍遥快活!你让我尝尽这世间所有的苦,你休想逃掉,我这辈子,跟你不死不休!运儿!”



    她尖声叫,龙天运此时像个行刑的刽子手,眼神冷漠,手起刀落间,又是一片血肉横飞。



    龙熙帝再也承受不住肉体和心灵的双重痛苦,他惨呼一声,晕死过去,他的惨叫声在空荡的大殿间回荡,一声惨似一声,竟然绵延不绝。



    龙天运陡然一震,他侧耳细听一会,惊道:“母后,你听,外头是什么声音?”



    影后还未从悲痛和恨意中回神,她拭去眼角的泪滴,茫然道:“能有什么声音?不过是他的回声罢了!”



    “不!不是!”龙天运大步冲出殿外,惨叫声一声紧似一声,而玄龙门的方向,更是火光冲天,杀声震耳欲聋,一浪高似一浪。



    “反了!有人谋反了!”龙天运面色骤变,他跌跌撞撞的跑回仁德殿,目光僵直,喃喃道:“母后,会是谁谋反?还有什么人没有算计到吗?”



    影后脸色亦是大变,她惊疑不定的想了片刻,陡然打了个寒噤。



    “是龙天若!一定是龙天若!”她大叫,“那个该死的浪荡货!那个骗死人不偿命的贱坯子!一定是他!”



    “难道说,沈千梦说的是真的?龙天若和龙天语,真是一个人?他是龙潜门的掌门人?”龙天运后悔不迭,“八妹那贱丫头,她骗了我,她一定骗了我!”



    耳听着杀声渐近,影后到底老练一些,当即作出决定:“运儿,快走!趁现在一团乱,我们还能想法逃出去,否则,我们娘儿俩,也要给这老贼殉葬了!我们从不曾得到他一丁点的好处,凭什么要一再的受他连累?你这恶贼!”



    影后照着龙熙帝的头恨恨的踹了一脚,龙天运扬起刀,就要给他来个痛快,影后拦住了他。



    “扎死了,别人岂不是没有办法玩了?”她狞笑,“我们完不成的事,就让他的便宜儿子来继续吧,他落在龙天若那贱贼手里,只怕更是生不如死!我们不管他,快走!”



    她拉着龙天运,两人一前一后,飞快的从殿后的小角门处跑了出去,他们对这皇宫再熟悉不过,几个纵跃之间,人已迅速消失在黑暗中。



    玄龙门前,一场恶战已经到了尾声,龙天若带来的人,似是乌云压顶,惊涛拍浪,以催枯拉朽之势席卷而来,玄龙门的守卫虽严,却也经不起这样猛烈的冲击,很快便溃败下来,几路大军长驱直入,浩浩荡荡杀进皇宫,宫人们仓皇逃窜,嫔妃们更是乱成一片,哭天喊地,吓得魂都飞了,整个皇宫笼罩在一片血腥的杀戮之中。



    龙天若雪无尘等人直逼仁德殿,满以为会遇到顽抗,不想仁德殿却一片死一般的寂静。



    “这可奇了!”阿呆轻叫,“那些贴身侍卫都哪儿去了?怎么一个人影也不见?”



    阿痴和阿笨当即四处寻找,很快,两人便叫起来:“暖阁里发现侍卫的尸体!”



    雪无尘轻哧:“怎么?有人在我们前面动手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就算动手,只怕这会儿也吓跑了!”龙天若大步跨入殿中,一眼便瞧见胡厚德的尸体,再向前,飘摇的烛影里,龙塌边的地板上,龙熙帝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,人事不省。



    雪无尘嫌恶的掠了他一眼,问:“谁这么好心,替我们报了仇!”



    “只怕是他的皇后和太子!”龙天若鄙夷的笑,“阿呆,上去瞧瞧,还有气没有?”



    “没见到想见的人,朕不会死的!”一直无声无息的龙熙帝倏地睁开了眼睛,“雪无尘,别来无恙!没想到,这么多年了,我们还会有机会再见面!朕甚感欣慰!”



    龙熙帝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

    “当年流烟去时,我便跟你说过,我们,一定会再见的!”雪无尘冷冷的瞧着他,“而且,一定是在我可以决定你生死的情形之下!”



    “哈哈!”龙熙帝仰脸大笑,“你如今能决定我的生死又如何?你最爱的女人,嫁给了朕,成为朕的妻子,她最好的岁月,最美的容颜都给了朕!她在朕的身底低吟浅喘……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