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9章:真是见鬼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正是!”沈千寻深吸一口气,淡淡道:“各位相问,莫非是有意购买?”

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那几人一迭声的抢答,“姑娘出个价,卖与我罢!”



    “我出的价更高,姑娘卖给我!”



    “他们都没有我有钱!卖给我罢!”



    几人一起嚷嚷起来,个个神情振奋,势在必得,未待沈千寻开口,已相互竞起价来,且一再水涨船高,很快便招来一大帮看热闹的。



    很显然,这碧雾镯还真是个绝世宝贝。



    看来当初的龙天语,现今的龙天若,为了拉拢她这个“人才”,还真是下了不少血本呢!



    沈千寻嘲讽的弯了弯嘴角,抱着双臂作壁上观。



    “价高者得!”她淡淡的开口。



    一番疯狂竞价之后,沈千寻以令人咂舌的价格,卖掉了碧雾镯。



    而那出了大价钱的商人,却似捡到大宝一般狂喜,将碧雾镯揣在怀里,小心拿手抱着胸,咧嘴着,疯疯颠颠去了。



    因为钱没带够,而失之交臂的人们则一脸的痛悔状,恨自己运气不好,今日出门,少带了银两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好奇问:“我不明白!再好也只是一只镯子,戴了又不能长生不老!”

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真不懂这镯子的好!难怪要卖掉!”那几个商人一起鄙夷的看着她,“姑娘,这碧雾镯虽不可长生不老,却是极有灵性的,不光有避毒避灭之灵效,还能令人百病全消,更神奇的是,这镯子任谁也偷不去,它认主人的!若非姑娘主动出让,它是不肯跟那人走的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“噗”地轻笑。



    这话说得,真是醉了,一个镯子而已,说得这么神乎其神,她戴在手上那么久,怎么就没发现它这么神奇?不过,自戴上这镯子之后,自已确是没生过病,不过,她平日本就很少生病,跟镯子没什么关系吧?



    见她一脸不信,另一个商人又急急道:“这碧雾镯是龙潜国流烟公主之物,如今龙熙国已覆灭,新任龙宇国主是流烟公主的儿子,他若知道了,岂能让母亲之物流落民间?定然会花大价钱来买,到时,只怕要十倍千倍于这个价格,那人啊,几辈子都吃穿不愁呢!”



    “嗯,这个解释倒合理一些!”沈千寻轻笑,“不过,他就不怕龙宇帝直接派人来抢吗?”



    “方才不是说了吗?除非主动出让,抢是抢不走的!那镯子有灵性!”另一人一本正经的解释。



    真是见鬼!



    沈千寻在心里默念。



    但是,管它以后怎么着,反正,跟她没关系就对了。



    她有这一大堆银钱就好。



    虽然她不是爱财如命的人,可也不至于清高到厌恶铜臭,没有银钱,人才真正会发臭。



    她抱着一堆银票黄金等物回客栈。



    龙天锦一觉睡醒,看见一大包银钱,亦是瞠目结舌。



    “千寻,你去抢劫了?”他大笑。



    “抢劫是你的活儿,飞檐走壁的,跑得飞快,我可不行!”沈千寻扬起手腕给他看,问:“看看少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你把碧雾镯卖了?”龙天锦微惊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沈千寻好整以暇的回,“皮子都毁了,还要皮子上的毛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龙天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忽又笑起来:“卖了好!卖了清净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走吧,下去请你吃大餐!”



    两人像两只没出息的饿汉,点了一桌子的菜,找了个雅间大吃二喝,正吃得尽兴之时,忽觉有些不对,转头一看,门缝边趴了一堆人,全都争着抢着往里头瞅,都快叠成十八罗汉了。



    龙天锦笑道:“你卖镯子时,该不是闹了很大动静吧?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沈千寻点头,“我错了,所以,等吃完了这顿饭,等到月黑风高之时,咱俩就结了帐走人吧,免得那些江洋大盗再摸到咱们头上,把咱们的脑袋剁了当球踢!”



    龙天锦仰头大笑:“只怕他们有来无回啊!”

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说,可还是小心点好!”沈千寻伸手捂住酒坛子,说:“大醉伤身,小醺怡情,今天就喝这么多吧!我们回房!”



    龙天锦见她一本正经的,只觉得好笑,遂跟在她后头回了,半夜时分,隐约觉得房门轻响,他还以为真是小贼摸来了,不曾想却是沈千寻。



    “怎么?”龙天锦失笑,“半夜三更的,还真是捉贼来了?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?”沈千寻说:“另外,我身边从来没带过这么多银钱,老是睡不安稳,还是放在你身边保险一些!”



    说着将那包袱递交给他,龙天锦不加思索的放在床头,沈千寻又叮嘱说:“千万睡得警醒些,别让贼人着了道,明儿便离开这里吧,都说财不露白,我白日里没想太多,这会儿觉得十分不妥!”



    “好了,知道了!”龙天锦忍不住发笑,“明儿咱们走得天高海远的,让那些贼人们再也寻不到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微笑着伸出手去,轻拍他的肩,道:“有了这些银子,可以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,逍遥自在的活着,也是一种快意人生!好了,不多说,你……歇息吧!”



    她转身走了出去,走到门槛,却又回头看了龙天锦一眼,缓缓道:“天锦,我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,活到白发苍苍,活到老!”



    龙天锦微怔,遂又欣喜点头:“是的,千寻,我们一起到老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笑笑,垂下眼敛,小心的关上了门。



    次日清晨,龙天锦醒来时,已是天光四亮,记得沈千寻的嘱咐,他先去摸了摸枕头下的银钱,硬硬的还在,这才去敲沈千寻的门,她房间的门开着,被褥折得整整齐齐,人却不在房里。



    他又出门去找,然而找了一圈,也没发现沈千寻的身影,他猛然想起沈千寻昨夜的怪异行为,心里突然一跳,疯一样冲回了房间,打开她给他的那只放银钱的包袱。



    一封未封口的信正安静的躺在一堆银钱之中。



    他飞快的打开,一口气读下去,越读越是满心绝望,读到最后,他重重的跌坐回床上,然而未过一秒,他又飞快的弹跳起来,背起包袱,冲出门外。



    然而,大街上人来人往,却再没有那一张他熟悉的面庞,他失魂落魄的返回客栈,又把那封信拿出来读,他甚至突发奇想,是否因为这些银钱,有人劫持了沈千寻,但那白纸黑字,还有沈千寻特有的那种生涩而歪扭的字体却在提醒着他,她确确实实已经从他的世界消失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