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75章:不拿我当回事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他显然已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,但也只是点到为止,并不细问,令沈千寻倍感放松,便又问:“伯父伯母还好吧?有日子没见了,倒有点想他们了,当初只是萍水相逢,可是伯母待我甚好,临行前那一大包东西,让我这一路没受一点委曲!”



    “算你有良心,还记着他们!”三公子轻笑,“自你走后,母亲可是整日念叨你呢,秋日里山里收了好多干果,她给你留了好多,可是,她不知道,某些丫头心野得很,人一走就再没影儿了!”



    “不是!不是的!”沈千寻急急争辩,“我原也打算等事情办完,就来瞧你们的,可是……”



    她笑笑转移了话题,“如今既然遇上了,明儿我就去瞧他们!”



    “不用等明儿了!就今儿吧!”三公子笑,趴在内院的门边叫,“娘,您的饭做好了吗?我刚听到这丫头的肚子在叫!”

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”内院里响起老妇人和婉的声音,沈千寻一阵惊喜:“宛大娘也在这儿吗?”

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三公子说:“你被小二抬了来,还把她吓了一跳呢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忙往后院奔去,不想手足酸软,差点绊在门槛上,适逢宛夫人端着一碗米粥过来,忙叫:“你这丫头,病还没好,怎么就乱跑呢?老三,你是怎么做大夫的?若是跌破了脸,可怎么好?”



    三公子撇撇嘴:“娘,你怎么一看到这丫头,就不拿我当回事了?我是您亲儿子呐!不是捡来的!”



    “管你是亲生的,还是捡来的,你都不讨人喜欢!”宛夫人咕哝着,“这一把年纪了,还不娶媳妇,要是放在以前啊,这就得抓去蹲大狱的!”



    三公子在一边做鬼脸,沈千寻轻笑不已,宛夫人看到她,每条皱纹里都带着笑,“丫头啊,肚子饿没饿?来吃粥!我还炒了点小青菜,这就给你端来!”



    “伯母,您就别忙活了!我自己去端!”被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这般伺候着,沈千寻感到十分不安。



    “哎,别动!你这病没好呢!”宛夫人强逼她躺下休息,又笑眯眯道:“我老婆子身子骨硬朗着呢!精力充沛得很,你乖乖坐着,我端了菜来,你就开饭!”



    她拍了拍她的头,又麻利的走开,不多时,便又端了几样小菜过来,拿了勺子,要喂沈千寻,沈千寻自穿越以来,还不曾享受过这种待遇,十分的不习惯,但宛夫人眼睛一瞪:“你这丫头,是病人就要有病人的样子嘛!怎么还要事事动手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无语,她第一次知道,原来生病也是有样子的。



    被人一勺勺的喂着饭,被人用这么慈祥溺爱的目光瞧着,沈千寻瞬间觉得自己穿越回自己的童年,那时候若生了病,母亲便会这样宠溺,任她做什么事,提出多过份的要求,都不会拒绝,那种浓浓的母爱,满得快要溢出来。



    自家破人亡后,她便知道,再没人这般宠她爱她,怜她疼她,她被逼在一夜之间长大,收养她的法医,本身是个工作狂,自身作风硬朗,自然不可能给她这样的温情,久而久之,她便不再渴望,也习惯了清冷淡漠的生活。



    如今,这种久违的感觉,竟然一个只相处过几天的老妇人身上得到,沈千寻心中唏嘘不已,鼻尖微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烫到了吗?”宛夫人见她眼眶微红,忙问。



    “不是!”沈千寻摇头,“是噎到了!伯母做的饭太好吃,我肚子又饿得厉害,便吃得急了些!”



    “你就是不饿的时候,那吃饭也跟头狼似的!”三公子在那边笑着插嘴。



    “臭小子,怎么说话呢?”宛夫人瞪了他一眼,说:“寻丫头姑娘家家的,你怎好拿狼来比?再乱讲话,看我不缝了你那张嘴!”



    三公子紧张的把嘴捂上,好像怕自家老妈真把他的嘴缝了,沈千寻轻笑:“伯母,他说的很形像呢!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吃了不少苦,便视食物为珍贵之物,每次遇到,都恨不能整个吞进肚中!可不就跟狼似的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小的时候,吃了很多苦吗?”宛夫人同情的瞧着她,“上次你行色匆匆的,我们也没多问,对了,寻丫头,你的父母呢?怎么总是孤身一人在外头,还病在客栈里,差点丧了命!”



    “他们死了!”沈千寻见她一脸关切,也不忍心再糊弄她,便认真说:“我母亲命苦,在父亲贫贱之时跟了他,为了助他出人头地,整日里做绣品供他读书,后来他发达了,又看上有钱人家的小姐,那小姐容不得我们母女二人发,我很小的时候,便和娘一起在外面流浪!”

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样禽兽不如的父亲!”宛夫人气愤道:“那你那父亲呢?总不至还好好的活着吧?”



    “他也死了!”沈千寻答,“人都说,是母亲死不瞑目,魂魄将他索了去!”



    “嗯,恶有恶报!”宛夫人大为快意,转而又心疼的瞧着她,“这就可怜了你了,小小年纪父死母丧,无人依靠,对了,寻丫头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二十五了!”沈千寻微笑答,她说的是现代时的年龄,如果是前身的话,这具身体应该只有十七八岁。



    “二十五?”三公子在那边偷笑,“丫头,你有那么老吗?我才三十岁,看起来可比你老多了!”



    “天生长得年轻,没办法嘛!”沈千寻一脸认真,因为她本来就没有说瞎话啊,她确实是二十五啊!



    “你这脸儿小,骨架又小,自然看起来显小!”宛夫人眯着眼笑,看起来对她这年龄相当满意,转而又去训三公子,“你那张脸,天生长得老相,能跟寻丫头比吗?才三十岁就生得这样老,还死赖着不娶媳妇,等你满脸皱纹,想娶个母蛤蟆人都不愿意跟你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被宛夫人这话惹得笑起来,三公子被骂,却仍是笑吟吟的,显然平日里是被骂惯了的,还在那边打趣:“娘,这山里别的不多,就是蛤蟆多,您老若实在等得着急,明儿我娶个回家就是!”



    “臭小子,滚一边儿去!”宛夫人笑骂,医馆里顿时一片欢声笑语,沈千寻独自待着时,一连几天也难露个笑脸,只是天天与心里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纠缠,现下遇到宛夫人母子,竟意外的没再想到那些不快的事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