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82章:大宛战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两家实力相当,无论是行军布阵,还是搏战沙场,都算是棋逢对手,所以,当时交战,也是各有输赢。



    某些时候,某些战争是残酷且无是非对错之分的,得胜的一方,有权处置他们的战利品,包括战俘。



    当时比较流行的一种惩罚方法,便割下战俘的头颅,高高的悬挂在战旗之上,任由风吹日晒,蝇叮蛆咬,直至风化成白骨。



    这种残忍而无聊的游戏,在某种程度上,加深了两家的仇恨,毕竟,谁都不愿看到亲人朋友的头颅被那般折辱,两方人马便憋足了劲儿,非要将对方置于死地,长时间的胶着状态过后,宇文世家因与龙熙帝的关系闹僵,渐渐落了下风。



    最后一次搏奕,内忧外患的宇文家一败涂地,而镇国将军的人则得以扬眉吐气,他们生擒宇文军队战俘数万人,并全部猎杀,剁下头颅,高高的悬挂在城楼上。



    那一天,血流成河,尸体成堆,数万颗头颅悬挂在一处的情形,只消想一下,便已觉头皮发麻,惨绝人寰,更不用说,宇文军队中的那些人,是亲眼目睹这种惨状,可当时他们溃败不堪,已无力回击,只得眼含热泪,仓皇逃离,但那一幕,却自此刻在每个人的心里。



    后来,宇文府再度遭受大劫,宇文流烟之其麾下将士就此隐匿无踪,宇文世家在龙熙王朝坠落,成为一堆黑灰,而实际上,这些人胸中充满仇恨的将士已转入地下,成立了龙潜门。



    而龙天若,恰好是龙潜门的领袖,这么多年来,除了颠覆龙熙王朝之外,他还在做着一件事,那就是,寻找宛荣的下落。



    传闻,那次大屠杀之后,宛荣不知何因,突然挂冠而去,从此不知所踪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在无意中结识的这对老夫妇,竟然就是龙天若一再提起的镇国将军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呆呆的看着宛荣一家,不,应该说,看着她的家人,因为如今她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,她茫然的想,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命运?



    兜兜转转,逃不过命定的劫数。



    而随之而来的另一个念头,则让她浑身僵痛。



    当年的龙天若,为什么要执意将宛真母子送入相府?不管从哪方面来讲,这对母女,都不是帮他做暗探的好人选,宛真懦弱,前身逆来顺受,胆子又小,奸诈如龙天若,绝不会做这种蠢事的!



    而她自己呢?沈千寻的这张脸,与宛荣失散的女儿,真的毫无关系吗?



    一股彻骨的寒意自心灵深处沁出,渐渐弥漫到全身,冷得她直打哆嗦。



    而小院里,身为大宛子民的宛荣一家不得不跪下来接旨。



    圣旨上说了很多,但归根到底只是一句话:请宛荣出山!



    昔年的恩怨未了,如今新帝即位,两国交战,已然在所难免,宇文军队之骁勇善战,大宛人人知晓,除宛荣外,其余人皆是其手下败将,如今宇文家卷土重来,大宛帝自然要请当年赫赫有名的战神出场,来了却这场积年恩怨。



    宛荣面色凝重,沉默不语,三公子则沉默的看着父亲,宛夫人怒目圆睁,倏地站起,一把夺过圣旨,重重的掼在地上!



    “宛氏,这是圣旨,你也敢扔吗?”八王怒不可遏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敢扔?”宛夫人冷笑,“你们这是赶着我们一家三口去死!命都没了,圣旨算什么东西?那小皇帝以为他圈圈画画几个字,我们便得无条件遵从吗?休想!”



    八王亦被宛夫人的气势惊到了,他看向宛荣,结结巴巴道:“宛荣,你也想抗旨不遵吗?”



    “请八王回报皇上,老夫已行将就木,不堪此任!请他另择人选吧!”宛荣平静道。

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可知抗旨是什么后果?”八王无奈大叫。



    “不就是死吗?”三公子淡然道,“我们一家,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难不成还怕死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宛荣拂拂衣袖站起来,“要杀便杀吧!老夫这条命,自个儿早就不放在心上了!”



    “可你儿子还年轻……”八王试图说服他,“你就忍心让他跟你去死吗?”

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忍心的?”三公子笑,“方才你问我有没有娶妻生子,当然是没有,我三十五岁,仍孑然一身,就是不想哪日突然死了,再累及妻女!”



    “我老婆子就更不怕死了!”宛夫人大笑,“我们一家人一起死,死得其所!”

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八王气得跳脚,一扭头突然看到沈千寻,胡乱道:“那么,这个小丫头呢?不是你的妻子吗?她还嫩得跟花骨朵似的,你们就不怕她死吗?”



    “她不是我宛家之人!她只是邻家的女子!”三公子忙道,“你总不能滥杀无辜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丫头,与我们无关!”宛氏夫妇亦同声道。



    “少骗本王了!”八王眯着眼笑,他自然看出这一家人都很紧张这个小丫头,他定要拿她好好做做文章,“哼,你们若不从,我便将她带回府中,许给本王那小儿子,他至今尚未婚配呢!”



    宛家人大惊,沈千寻却轻笑着拍掌:“如此再好不过!不过,我若去了王爷府上,只怕王爷府的鸡犬都留不得了!”



    “哟,你这丫头好大的口气!”八王一脸轻蔑,“姓甚名谁啊?”



    “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!”沈千寻拿他开涮,“龙熙丞相沈庆之嫡女,沈千寻!”



    “沈千寻?”八王倒吸一口凉气,“你……你是那个……沈千寻?逼死你二姨娘的那个?”



    “正是!”沈千寻笑着回,“另外,不光二姨娘死在我手里,沈庆也死在我手里,沈千秋也是一样,他回府当日,那支臂膀是我炸掉的,越王府的几兄弟,也是被我设计而死,一个上了断头台,一个被零切碎割而死!我别的本事没有,玩个宅斗杀个人什么的,还算驾轻就熟!八王,现在,你确定您还要带我走吗?”



    八王惊愕异常的看着她: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那个女阎王,怎么竟是你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?”



    “王爷若不信,将我带回府试一试就知道了!”沈千寻一脸的平静淡然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