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84章:她就是好消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她就是好消息!”三公子把沈千寻往她脸上一推,又哭又笑:“娘,寻丫头就是好消息啊!”



    “寻丫头?”宛夫人嘴角浮起一丝笑,“是啊,我知道,自从寻丫头来了,我的心情也好多了!可是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娘!您看看这是什么?”三公子将沈千寻那块佩饰递给她,宛夫人只掠了一眼,便浑身急颤,身子一软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



    “寻丫头,你这是你的?是你娘给你的?”她抱住沈千寻,眼中溢出热泪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再度点头。

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娘就是那个什么丞相之妻?害你娘死的人,便是八王口中的二姨娘?”宛夫人追问。



    在这种情形之下,沈千寻除了点头,已不知还能做些什么。



    “我那可怜的女儿啊!”宛夫人抱住沈千寻,放声痛哭,“玉贞啊,你受了那么多年的折磨,好不容易熬到女儿长大,怎么就不能多活几年啊!老天爷啊,你不长眼哪,玉贞天性柔弱,你让她尝尽世间之苦倒也罢了,怎么临了还不放她一条生路啊!我那可怜的玉贞啊!”



    她积聚数十年的辛酸痛楚,此时全数倾泄而出,沈千寻本不是爱掉眼泪的人,听她哭得肝肠寸断,也不由陪着落了几滴泪。



    宛夫人这般大声哭号,宛荣自然也不可能坐得住,得知沈千寻便是女儿玉贞的遗孤,他又是心酸又是惊喜,亦是老泪纵横,这下一家人抱头痛哭,良久方停,你一言我一语的追问着她和宛真的事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努力在的记忆中搜寻着,尽可能的解答他们的疑问,她虽不是那个真正的沈千寻,此时却寄居在沈千寻的身体里,有这个义务,也有这个责任照应爱护她的家人。



    “其实飘泊在外的日子也不算太苦!娘很坚强!我们是吃了不少苦,可是,吃苦吃惯了,也就不觉得苦了,其实你们不知道,天下有很多人,都像我们这样活着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沈千寻尽量避重就轻,轻描淡写,为了怕他们难过,她隐瞒了宛真卖身的事,也没将母女二人在相府时的悲惨情形说出,毕竟死者长已矣,活着的人,却得好好活下去。



    二老听得又是一阵唏嘘,三公子那边劝道:“好了,现在总算了了十几年的心事,姐姐是离开了,可她留下了一个女儿,这女儿又是这般争气,还为她报了仇,咱们也不能老是这么哭哭啼啼的!这是喜事,应该庆贺!”



    “是!确实应该好好庆贺!”宛夫人抹干了眼角的泪,又咧嘴笑起来,“这么说来,我老婆子倒是做了外婆了,死老头子,你现在是当外公的人了!还有老三,你现在是舅舅了!”



    “我这舅舅,寻丫头可早就叫过了!”三公子笑,“不过,外公外婆却还没叫过!”



    他说着看向沈千寻,沈千寻有点窘,她真心不太适应这样的氛围,但见二老目光殷切,便认认真真的叫:“外公,外婆!”



    “哎!乖!”二老同时伸手,将她扶起来,一人握着她的手,左看右看,一忽儿哭,一忽儿又笑,情绪十分激动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心里却琢磨着别的事,那件事压得她心里透不过气。



    她转向三公子,问:“舅舅,你那天说,曾有一位朋友,在龙熙境内发现了我们母女的踪迹,你现在还记得那是什么地方吗?”

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!”三公子答,“是京郊的蓬莱县,是在一条巷子的第五家,那巷子叫永仁巷!那一带算是贫民窟!”



    “蓬莱县,永仁巷……”沈千寻苦笑,“我现在方知,什么叫造化弄人!”



    “莫非你们母女,当时确实在那里?”三公子面色陡变。



    “是!”沈千寻苦涩的答,“胡楼村那位婆婆死了以后,我和娘便在一个好心邻居的帮助下,来到了蓬莱县,那里相对繁华一些,娘也能找到事做来养活我,我们在那里住了差不多有两三年!”



    “那你舅舅找到那里,为什么没有见到你们?”宛夫人急急问。

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沈千寻忍了又忍,眼泪终还是落下来,她拿手拭了去,转而又问宛荣,“外公,听说,在龙宛交战中,您曾生擒过三皇子龙天若?可有此事?”



    “有!”宛荣点头,“不过,我也分不清是老三还是老四,他们实在生得太像!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?”

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找出一个答案!”沈千寻艰涩答,“那么,当时你把龙天若关在哪里?他是否知道我娘的事?又或者,他见过我娘的画像?”

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宛荣一脸茫然,“我记不清了!但当时他被我带到了将军府,作为杂役使唤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那么,母亲的画像,是密不宣人的收藏着,还是悬挂在大厅里?”沈千寻又问。



    “大厅!”三公子笃定的答,“当时娘把姐姐的画像挂得满屋子都是,只要是将军府的人,没有人不知道,那就是我的姐姐!”

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沈千寻呵呵笑起来,脸上却一片悲凉酸涩,“你们知道,当初我们母女是被何人带入相府吗?”



    三人呆呆的看着她。



    “龙天若。”沈千寻沉痛道:“是他带我们母女入相府,要不然,我们如何知道相府的大门往哪开?又如何能知道,我的生父,便是新任的龙熙国丞相!”

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他是有意而为之?”三公子犹豫着问。



    “舅舅还记得,去何时去的永仁巷吗?”沈千寻又问。

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!”三公子回,“那天是七月十五,鬼节,出门时朋友还说,鬼节百鬼横行,不宜出门,可我却执意前去,因为就算有一丝希望,哪怕是渺茫的,我也不忍放弃啊!”



    “七月十五……”沈千寻语音微哽,“还真是百鬼横行!我和娘一大早就撞上鬼了!”

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们在七月十五一早,便已离开永仁巷?”三公子一脸痛苦。



    “是!”沈千寻沉痛点头,“在这之前,母亲患了重病,我却没钱给她抓药,正在街上乞讨之时,遇到一伙流氓调戏,龙天若救了我,又给我钱,让我去请大夫,给我娘治病,后来,又认出我娘便是沈庆的妻子,便非常好心的带我们去相府,入了相府之后,我才明白,我们母女入了狼窝!而龙天若一开始就知道龙云雁的歹毒,他就是要亲眼看着我们在相府里受尽折磨,尔后惨死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