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88章:转什么鬼心眼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沈千寻早就预备着他会有这一问,遂平静答道:“功夫不能当饭吃,尤其是我面对的敌人,是权贵之女和一国之相,更不能以武力开道,当然,最重要一点是,之前没被逼到绝境上,只有到刑部大监走了一遭,才知道,若不想任人宰割,就得死命抗争才行!就像外婆一样,不被逼到一定程度,女人们怎会变得泼辣野蛮呢?”



    三公子恍然低叹:“是啊,我早该想到了,不该有这一问啊!你一个小丫头,做事如此利落果敢,倒让我这做舅舅的好生惭愧呢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哑然失笑:“舅舅,就算我们是自家人,你也不用一直夸我吧?再者,我刚才的话所起的作用,大概也就只够那伙人回去报信的,等他们过了那劲儿,不定又怎么想呢!反正我也是不管那么多,该说的话,我都已经写在信里了,我现在认准一个死理儿,人不犯我,我决不犯人,人若犯我,能忍则忍,可是,如果一犯再犯的话,我就只有百倍还之了!若龙天若还是执意复仇的话……”



    她怪笑了两声,道:“那么,我就新帐旧帐,一起跟他算个清清爽爽!”

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丫头,又在转什么鬼心眼?”三公子盯着她看。



    “我转的不是鬼心眼,是一通响雷!”沈千寻笑,“如果我们必须得死的话,那么,也得多扯些人陪着,这样一来,黄泉路上就不寂寞了!”



    “舅舅听你的!”三公子点头,“有这么一个会排兵布阵的外甥女,老舅我还愁什么呢?嗯,做了一天诊,浑身又酸又痛,寻丫头,你是不是该孝顺一下你三舅舅呢!”



    “你还真会倚老卖老!”沈千寻哭笑不得,但还是上前,亲昵的帮他捏肩,捏完肩又捏腿,三公子微侧着头,出神的盯着她看,半晌,他递过一杯茶来,说:“歇会儿,喝杯茶吧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看了他一眼,将杯子放在鼻间嗅了嗅,三公子轻哧:“你怕三舅舅给你下药吗?”



    “很难说哦!”沈千寻微微一笑,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。



    她的身后,一直隔窗静看的宛荣和宛夫人见她饮下那杯茶,略松了口气,宛夫人轻声道:“老头子,我们非得这样吗?我们完全可以应了八王,跟他们继续对抗!”



    宛荣无言的看着她。



    “你不要这样瞪着我,我知道你因为那件事,心里头愧疚不安,可是,寻丫头说的也有道理,战争本就无所谓对错,更何况,现在是他们在逼我们啊?他们凭什么来逼我们啊?”宛夫人怨怼道。



    “就凭那数万颗人头吧!”宛荣斩钉截铁道,“老婆子,反正我是再了不会杀人了!我知道你心里有怨,有苦,可是,谁让你嫁给我了呢?早死早托生,下辈子,寻个安稳的人嫁了,不要再跟着我受罪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又说这些无味的话!好吧,当我没说!”宛夫人叹息一声,垂下眼敛,“只是,可怜我们寻丫头又要跟玉贞一样,孤独无依的飘泊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我没法留下老三,他们不会放过他,到时,反害了那丫头!”宛荣生硬道。



    宛夫人沉默,扭头看向窗外,葡萄架下,沈千寻已经趴在小桌上睡着了。



    三公子爱怜的抚着她的发,过了好一阵,方将她抱起,小心的放在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之上,又拿被子细心盖好,宛氏夫妇出来相送,依依不舍的抱着沈千寻,亲了又亲,泪水打湿沈千寻的脸。



    她的睫毛动了动,两颗晶莹的泪水滚落而出,只是,天太黑,身边的三人都没有看到,他们催促着三公子上路,又叮嘱了好些话,马车这才缓缓启动。



    足足颠簸了大半夜,马车才停了下来,三公子把沈千寻抱下车,送进一处客栈,打点好一切,这才原路返回。



    只是,他不知道,他刚一离开,沈千寻的眼就唰地一下睁开了。



    那杯茶她是喝了,可是,只在口腔里转了一圈,便又借着夜色吐了出来,三公子虽然年长她许多,可是,他真的就是一个瞧病的,在平和的家庭中长大,心里头的那点事,全藏在脸上。



    沈千寻三步并作两步,迅速赶上了三公子的马车,一个纵身重又爬了过去,满腹心事的三公子竟然丝毫未察觉。



    就这样的警觉性和应对能力,遇上龙潜门那些训练有素的人,确实是只有送死的份儿吧?



    当然,他也早就说过了,他们早就在等待着死亡的到来。



    可沈千寻认为,事情不应该这样,他们应该平静平安的活着,直到老死。



    马车返回小院的时候,已是凌晨时分,黎明来临前的那段黑暗,笼罩着整个院落,而熊熊燃烧的火把,却把庭院四周照得如同白昼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冷笑,龙天若果然不肯放弃,他是多好的一位帝王啊,怎么会为了与她的那点虚情假义,而得罪龙潜门的弟兄?



    好在,她早就看透了他,也早已料知这样的结果,她早就做好了准备等着他,与其任人鱼肉,不如来个鱼死网破!



    三公子的马车很快便被一堆火把牢牢困住,三公子打着呵欠从车上跳下来,懒怠道:“你们还真是没出息,就取三条人命而已,犯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?来这么多人,不觉得吵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很吵!把他抓起来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,沈千寻微微一怔,歪头看了一眼,竟然是阿呆。



    以前的阿呆,在沈千寻眼里,就只是一个呆头楞脑又有点萌的二货,也算得上是她的熟人,可此时此刻的他,却是这伙人的头领,他是来杀他们的,这样的敌友关系转换得太刺激,令沈千寻苦笑不已。



    “沈千寻呢?”阿呆又问。



    “我们的恩怨,跟沈千寻有关系吗?”三公子反问,“你们家主子爷做事忒不地道,寻丫头为他欺骗利用,为他出那么多力,便算他不感恩,也不该赶尽杀绝吧?”



    “要赶尽杀绝的人,是你还有你的父母!”阿呆冷冷回,“我们主子爷,从来就没想过要杀沈千寻!”



    “那干嘛还要找她?”三公子反问。



    阿呆冷哼一声,不再理他,只命人冲进院门,这时,忽听院中传来一声洪亮高亢的声音:“门没拴,进来时小心些,别把我养的那只兰花碰坏了!”

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!”阿呆一听这声音,面色陡变,长剑一挥,“嗖”地一下窜入院内,大叫:“宛老贼,拿命来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