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95章:真相到底是什么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沈千寻听得头痛欲裂,每个人口中都有一个他们所认为的真相,可是,真相到底是什么?她一度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相,可是,她所了解到的那个龙天若,或许无耻或许坏,可是,却是极聪明的一个人,阿痴他们,还有碧萝这些人,尤其是龙潜门的护法,那可是他成就帝王的根本啊,他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左右手打断?



    他该不会真的患了什么疯病吧?



    她晃了晃脑袋,决定不再纠结这些问题,不管龙天若变成什么样,救出三公子和龙天锦等人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。



    “他们关在什么地方?”她低低的问两个丫头,“还有,你们俩在凌云峰这么久,知不知道天坑还有没有另外的出口?”



    “别的出口?”碧萝摇头,“没有吧?碧英,有别的出口吗?”



    碧英皱眉,亦是摇头:“其实我们也很少去天坑,那里黑咕隆冬的,每到夏季,暴雨总能把那里灌得满满的水,里面又湿又潮!还经常有蛇出没,我们哪儿敢去啊!”



    “里面潮湿吗?”沈千寻蹙眉,“我怎么记得,里面很干爽啊?”



    “你来的时候,已是秋季了!本就没多少雨水!”碧萝在旁边解释说,“再者,那天坑也蛮奇怪的,不管灌多少水进去,很快便泄得干干净争!就是每回都留下许多蛇,吓死人了!”



    “蛇?”沈千寻脑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,她急急道:“蛇潭是不是就在天坑下面?”



    碧英呆呆的看着她,片刻后,眸中突然神彩乍现,她激动道:“是!蛇潭刚好在天坑那个位置!这么说来,那里面一定有一个出口,如果他们能从那里爬到蛇潭,就可以逃出凌云峰了!就像王妃你上次那样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也十分激动,没想到此行竟会有这样意外的收获,她握紧两人的手,郑重道:“你们等我的消息,我先去打探,若是可行的话,我一定会把你们一起救出去!”



    “王妃!”两丫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,“我们等着你!你千万小心点!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沈千寻看了她们一眼,从窗口窜了出去,刚想离开,耳边却有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响起来。



    “你是谁?在这里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抬头,脑子嗡地一声,心跳陡停,如遭雷击!



    站在她面前的男人,紫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,半敞着胸膛,袖口半撸着,吊儿朗当的斜靠在不远处的一颗花树上,正斜着眼睛瞧着她,面色阴晴不定。



    竟然是龙天若!



    沈千寻怀疑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。



    不错,是龙天若,那神态,那动作,那衣着,那作派,确是龙天若无疑。

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她总觉得陌生?



    哪儿都对,可是,感觉不对,眼神不对。



    她认识的那个龙天若,不会有这么阴冷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,这样的眼神,就像阴暗苔藓上无声爬行的一条毒蛇,身上满是沾涎,吐着红色的信子,一点点的,从她的脸上身上爬过……



    她所认识的龙天若,就算再放荡不羁,就算在妓馆中与妓女们调情,那双黑眸依然是澄澈清亮的,那身上浓烈的脂粉气息,不过是他的保护色,最其码,在清漪苑,他身上的气味,是清淡无痕的。



    而面前这个男子,即便离她尚有几丈远,她还是能嗅到一股浓重的气息,那不只是脂粉气,那是一股混浊的淫邪的气息,似香非香,似臭非臭,却无端的令人作呕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有点懵,同时,一股难以言说的耻辱感紧紧的摄住了她!



    她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,面前这个俊俏却令人作呕的男人,跟那个清雅如莲与她缠绵谈情的龙天语是同一个人!



    那种排斥的感觉如此强烈,令她在瞬间精神分裂。



    人都说,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到黄河不死心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无语的鄙视自己,她分明是见到了棺材也不肯掉泪,掉进了黄河还是不死心啊!



    她把舌头抵在牙上,恶狠狠的咬了自己一下。

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让她从木鸡状态回神。



    她讪笑着答:“小的是山下养羊的王二亮,方才是到这边来打水洗羊的,听到有女人哭,一时好奇,便过来瞧了一眼,还请官爷恕罪!小的冒失了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咧嘴笑了笑,问:“你瞧那两个娘们儿,好不好看?”

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看清!”沈千寻缩头缩脑的答。



    “想不想去看?”龙天若突然咕咕的笑起来。

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敢!”沈千寻笑得面部肌肉都开始抽搐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?”龙天若突然伸出手,一把掐住她的脖颈,把她往碧萝碧英的房间里拖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大惊,她怀疑龙天若已认出了自己,可龙天若的注意力显然不在她身上,他一边拖着她,一边狂浪大叫:“小子,爷今日让你饱饱眼福,瞧瞧爷是怎么玩女人的!”



    他打开窗户,将沈千寻扔了进去,为防他疑心,沈千寻硬生生的跌到了地上,摔得屁股生疼,龙天若却利索的从窗口窜了进来,对着碧萝和碧英荡笑不止,两个丫头不自觉的瑟瑟发抖。



    “别怕!爷又不会吃了你们!”龙天若笑得诡异,“爷今儿个累了,气力不佳,除了能拿起画笔,什么力气都没有了!来吧,陪爷去作画!”



    他伸手将两女挟在两腋下,伸脚往墙上的画踹去,只听一阵咯咯响,那画竟然一分为二,闪出一个小门来,龙天若将两女抱入暗室中,却不忘回头招呼她。



    “哎,小子,进来啊!难得爷心情好,给你饱饱眼福,你不该欢腾雀跃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呆呆的看着他,他的眼中满是兴奋淫亵之色,却无一丝一毫的疑心。



    很显然,他没有认出她,他确实只把她当作王二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一颗心初定,脸上露出小心翼翼的笑容,她结结巴巴的回:“谢谢爷!可是,我还要回去剥羊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干嘛要回去剥?”龙天若笑得越发惊悚,“就剥这两只小绵羊不好吗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头皮一麻,她不再说话,顺从的跟他走进了密室。



    然而一走进密室,她的头皮更麻了,胃液一阵翻滚,几乎要呕吐出来!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