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97章:肮脏又恶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天若走过来,恶狠狠的盯着她瞧,美人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,那股子倔强与坚韧让她的脸愈发光彩夺目,有凛然不可侵犯之感。



    两人眼睛眨也不眨,就这么强硬的对视,好像要用目光与对方杀个你死我活,沈千寻暗地里为那美人捏了把汗,生怕龙天若发狂再将她痛打一顿,然而,出乎她的意料,龙天若忽然低低的哽咽一声,挺直的脊背陡然垮了下来。



    他拿帕子小心翼翼的去拭那美人嘴角的血,低低道:“你怎么样?没摔痛吧?”



    美人执拗的扭过头,还之以嘲讽冷漠的笑容。



    他却似乎没看到,一俯身将美人抱了起来,在她脊背处一戳,美人又是一声低吟,喉间一阵声咕噜,陡然发声:“你杀了我吧!”



    “爷不舍得!”龙天若伸手去抚她的脸,眸间满是迷恋和痴狂,“你是爷见过的最美的女人!爷怎舍得杀你?爷要把你好好的珍藏着!总有一天,你会爱上爷的!”



    “人永远不会爱上一只兽!”美人开口,声音冷而尖锐,“龙天若,你是一只肮脏又恶心的兽,你的身上,散发着兽类特有的臭气,而我柳蔓是人,永远都不会爱上你这只兽!”



    柳蔓?



    沈千寻倏地一惊!



    这个名字,陌生又熟悉,在过去的岁月里,因为龙天语的缘故,在她心里留下淡淡的痕迹。



    她记得,龙天若曾说过,柳蔓曾是龙天语的未婚妻,只是后来被龙天若骗了去,后来结局悲惨,只是,怎么个悲惨法,她倒也没细问过。



    可是,照眼前的情形看来,龙天若根本就是胡说八道,柳蔓从来没有背叛过龙天语,只是被他恶意囚禁罢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看着面前的柳蔓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

    有点酸,有点涩,又有点莫名的敌视。



    好吧,她得承认,这种些微的泛酸感,应该称之为嫉妒。



    因为柳蔓太美了!



    虽然被囚于这暗无天日的密室之中,又受到这样的虐待,可是,她依然光彩照人,明艳不可方物,那种美,大气,典雅,端庄,绝对是国色天香,却又充满着野性和妖娆,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,可是,在她身上竟然和谐的融为一体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自穿越后也见过不少美人,可是,龙天若没说错,没有哪个女人,能比得过柳蔓,包括曾经的龙熙国第一美人沈千碧,包括苏紫嫣,当然,也包括她自己。



    这样的比较让她心里很不舒服,随即又自嘲的想,柳蔓是龙天语的爱人啊,真正的龙天语,在她未穿越之前,已然不在人世,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啊?她所见到的那一个,不过是龙天若给她演示出来的一个彻头彻尾的假像罢了!



    这样一想,心里似乎平衡了些,她屏息静气,继续看两人斗法。



    在柳蔓的冷嘲热讽下,龙天若只是笑个不停,他的手在柳蔓身上乱摸一气,嘴里兀自不干不净:“蔓儿,别说得这么绝对嘛!当初咱们不也好过一阵子?那时你还说爷知情知趣,这会儿怎么又骂爷是禽兽了?你这个小没良心的,看爷怎么收拾你!”



    他一边荡笑着,一边抱起她往墙边走,柳蔓奋力叫骂:“若非你居心叵测冒充云王,我又怎么会上你的当?你这个贱男人,你无耻,你不要脸,你个混蛋!”



    龙天若被骂,反笑得愈发欢快,他俯下身去亲柳蔓的脸,边亲边调笑:“爷最喜欢看你生气了,你生气时的样子,好看极了!快,再骂痛快点!爷欢喜得不得了,今儿一定要好好的疼疼你!”



    他放浪大笑,踏入画框之中,脚用力一踢,一道门应声而开,门一打开,室内的一切尽收眼底,布置得雅致漂亮,全不似这里这么阴暗诡异。



    柳蔓被他轻薄,怒火攻心,嘴一张,竟然恶狠狠的咬住了龙天若的耳朵,龙天若大声呼痛,手臂扬起,重重的朝柳蔓的胸口捶去,只听得拳头捣在肉体上的闷响一声紧似一声,紧接着,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,似是肋骨断裂了一般,饶是如此,柳蔓竟仍不肯松口,一声疯狂尖笑之后,她竟然生生的把龙天若耳垂撕了下来!



    龙天若痛得连连跳脚,双手扯住柳蔓的头发,在空中抡了一圈,重重的掼了出去,柳蔓落入密室内,也不知碰到了什么,只听杯碗碟盘一阵叮当作响,跟这碎声一起响起的,还有柳蔓的狂笑声。



    这一幕场景,把沈千寻看得心惊肉跳,柳蔓的刚烈勇敢,但令她刮目相看,只是,这样的反抗,到最后换来的,只能是龙天若的疯狂虐打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和房中的碧萝碧英对视一眼,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。



    然而人退出来了,眼睛却似还在那个诡异的密室停留,刚刚那一幕,在眼前不住的闪现轮回,沈千寻抚了抚胸口,又揉了揉脸,仍觉自己是在梦中一般。



    碧萝碧英小声催促她:“你还不快走?他这会儿被惹怒了,待会儿不定怎么发疯呢!”

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沈千寻担心的看着她们,“你们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“王妃,你这会儿可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了!”碧萝看着她,说:“如今我们谁也帮不到谁,都自求多福吧!快走!”



    两人把她往窗外推,沈千寻爬了窗户出来,找到她的水桶,只觉得自已的手抖得厉害,却并不是因为害怕,也说不出因为什么,一颗心也嗵嗵的跳个不停。



    她使劲揉了揉脸,去水井里提水,回厨房收拾那只羊,一切利落过后,阳光也彻底冲破了云层,驱散迷雾,整个凌云峰一片明亮鲜丽。



    只是,鲜丽的只是风景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的心头似被千斤巨石重压,压得她几乎要透不过气来。



    她随王麻子下山,重又回到羊圈,王麻子自去喂他的羊,沈千寻带了简单的工具,去探蛇潭。



    光是想到一个蛇字,已令她毛骨悚然,更别想,站在蛇潭前,看那一团乱麻似的蛇在里头翻滚了。



    她想起上次在蛇潭时的情形,那时,是心系龙天语的安危,归心似箭,如今,却是要与他作对,救出他囚禁的人。



    这都叫什么事儿?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