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99章:你的眼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但他极是倔强,哪怕站立不稳,却仍要将努力将腰背挺直,他的身体显然虚弱得厉害,才站了一小会儿,便不得不扶住了墙。



    他的这只牢笼是挨墙站着,此时他站直了转身,正好与沈千寻所在的石壁在同一高度,两人等于隔着石壁,打了个照面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愣怔了一下,随即浑身急颤。



    直对着她的这双眼睛,竟是那般的熟稔!



    虽然除了一双眼睛,她什么也看不到,可是,有的时候,你最最亲密的人,你只消看他的眼睛,便会知道他是谁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人,喉头一个劲发紧,眸中一阵热浪激涌,冲击得她几乎要号啕大哭。



    这双眼睛,是独属于龙天语的。



    忧郁的凄凉的眼神,备受折磨却依然如水洗般的清澈晶亮,那如黑曜石一样明亮的眼睛,曾无数次温柔的凝视着她,带给她最深的悸动和甜蜜。



    短短的一瞬间,沈千寻的脑间闪现过无数个念头。



    难道是她猜错了,龙天若和龙天语压根就不是同一个人扮的?



    龙天语没有死,龙天语受骗了,被龙天若骗了?



    她记得他说过,龙潜门的力量,是属于龙天语的,因为宇文轩只认龙天语这一个外孙,而龙天若,却等同于是龙熙帝的人,早就被摒除在外。



    所以,是龙天若骗取了龙天若的信任,取代了他,同时,霸占了原本属于他的力量?



    可是,这也不对,宇文轩一直在,雪无尘也一直在,就算龙天语受骗,他们也不至于都这么糊涂!更何况,阿呆也亲口承认过,龙天语和龙天若根本就是一个人,这本身就是他们龙潜门长老们为了迷惑龙熙帝而制订的计划。



    她的脑中如一团乱麻,似乎找到了一点头绪,但很快又陷入更无助的凌乱之中。



    许是激动之中,忘了抑制声息,那个布袋人眸光微闪,突然直直的向她望了过来!



    在看到她之后,他的瞳孔微缩,热泪迅速奔涌而出。



    这一刻,无须言语,无须任何动作表情,沈千寻便知道,他认出了她!

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。



    她无法说清心里的感受,因为她搞不清面前这个男子到底是谁,她的心底有一个巨大的迷团,亟需解开,这让她的悲喜都来得那么迟钝,她只是呆呆的盯着他看,她看到大颗的泪珠从他的眸中急速涌出,一滴接着一滴,仿佛春季的雨,连绵不断。



    见到她,他是狂喜的,他的眼眸里是漫天漫地的欢喜,他的眼角微弯,给她一个再灿烂不过的笑容,然而那朵笑容只开了一瞬,便因为她的淡漠和麻木,而变得酸楚忧伤,凄凉悲怆。



    他无语的盯着她看,一直看,泪水将他的黑眸洗得越发清晰明亮,他颤抖着扬起手,费力的伸出一根手指,去拭她脸上的泪痕,他的指尖犹带血痕,触在她的脸上,有火一般的烧灼感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的心不自觉抽搐起来,她迟钝的意识终于一点点聚拢,悲伤酸楚却又伴随着莫名的喜悦,在她胸腔中奔突游走,她的心扑通通跳着,几乎要跃出腔子来!



    窄窄的石缝,只容得下一双眼睛的距离,然而他们仅凭这一双眼睛,便认出了彼此,而清晨见到的那个龙天若,她站在他面前,与他对话,他却依然不曾认出她。



    由此可见,那个龙天若,并不熟悉她。



    虽然长着同一张脸,可是,他不是与她甜蜜相恋的龙天语,也不是与她朝夕相处跳脱不羁的龙天若。



    那么,他是谁?



    一大堆繁杂混乱的念头在沈千寻的脑海里翻滚,纠缠,如一团乱麻般纠结不清,沈千寻死死的盯住那双眼睛,脑中转若飞轮。



    她在自己的记忆库里一点点耐心细致的搜寻着,不放过任何一点可疑的琐碎的细节。



    答案,终于在一团乱麻中缓缓的浮现出来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的目光渐渐变得清明沉静。



    她抹去眼角的泪痕,不再与面前的眼睛对视,反去观察那些看管的士兵。



    人都说春困夏乏秋打盹,此时正是暮春的午后,天气暖洋洋的,十分舒适,这些人又刚刚用过午饭,长时间的做着一件枯燥的事,难免有些乏味,很快,他们便不再像原来那样精神抖擞,一个个蔫头巴脑的打起了磕睡。



    沈千寻选了个比较舒适的姿势坐下来,耐心极佳的看他们学小鸡啄米。



    其间,她再没有看龙天语一眼。



    被她冷落,龙天语眸中满是无奈,他努力的想与她交流,奈何她眸光如雪,压根就懒得瞧他一眼。



    在这期间,囚室没有人再下来,洞口的方向也是静悄悄的,直到黄昏时分,忽有人执着烛火走过来,沈千寻倏然一惊。



    来人竟然是龙天若。



    等到看清他背后的人,她又是一惊,随即苦笑。



    跟在龙天若身后,亦步亦趋的那两人,竟然是沈千梦和苏紫嫣。



    苏紫嫣倒还是寻常那幅模样,这位大小姐到哪儿都是耻高气扬的,这会儿巴着龙天若的胳膊,笑得甜蜜又猖狂。



    沈千梦就不行了。



    许久未见,她再不是印象中那个娴静的大家闺秀了。



    她瘦得颧骨高高隆起,面颊深陷,嘴唇干瘪,看那情形,在昭狱中,牙齿受到了重创,当然,受到重创的,还有她的腿。



    她的腿断了。



    这个样子的她,看起来足足老了几十岁,就似个小老太婆一般,若不是她那特有的腔调,沈千寻会怀疑自己看错了人。



    不过,她会与这个恶心版的龙天若一起出现,倒更让沈千寻坚定了自己的推测。



    曾经与她并肩战斗,依靠一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利嘴,把沈千梦送入昭狱的人,是无论如何不会再跟沈千梦联起手来的!



    龙天若一进来,如一石激起千层浪,登时招来骂声一片。



    但他却浑不在意,脸上带着浮滑放荡的笑,就这么闲庭散步一般晃悠着走了过来,每走到一处囚笼前,便会拿掌中烛火去看那人的脸,照见的,自然是一张愤恨至极的脸。



    那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怒不可遏的大叫:“小贼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们为了你,呕心沥血,历尽艰辛,再艰难困苦,亦未曾抱怨过一句,鞍前马后,鞠躬尽瘁,我们何曾有半点对不起你?你为什么一得了天下,便要这么对我们?为什么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