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01章:听天邪帝讲故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天若哈哈大笑,遂又突然变脸,咬牙切齿道:“今儿这故事,你们不听,也得听!”



    沈千梦轻笑:“天邪王讲的故事,一定动听的紧,奴婢先给喝声彩儿,再给端杯茶,主子爷坐下来,慢慢儿讲!”



    她说完,还真的将旁边的一桌一椅搬了过来,放在囚室中央,又殷勤的奉茶,龙天若浅啜一口,拍掌笑道:“好茶!这茶香浓郁醇香,正如爷的故事,越品,越有滋味!”



    他拿茶盖碗轻敲着茶杯,在瓷器的脆响中开始他的叙述。



    “二十多年以前,一个叫宇文流烟的贱女人,跟一个叫龙啸天的贱男人成了亲,同年,他们生下了一对双生子,一个取名叫龙天若,一个取名叫龙天语……”



    东方敬冷笑:“若你的生身父母皆为贱人,那么,你岂不成了贱种?”

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个贱种!”龙天若笑眯眯的回应,东方敬目瞪口呆,他活到白胡子一大把,还从未见过哪个人称自己为贱种。



    “人一生下来,都是粉雕玉琢的婴孩,白白胖胖惹人爱,可是,有的人长着长着,就莫名的成了贱种,而有的人,却一路顺水顺风,不需费吹灰之力,便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,你们说,这是为什么?”龙天若缓缓发问。



    自然不可能有人回应他,而他似乎也没指望有人回应,便又自顾自说下去:“因为命运!因为这该死的不公平的命运!”



    他的声调陡然拔高,面色紫涨,他气咻咻的大喊:“是谁给了他们不同的命运?是那两个贱人!是宇文流烟,是龙啸天,是他们生生的把一个天真无知的幼童,变成了贱种!是你们,是你们这些看似道貌岸然的人,一步步的把他逼成了贱种!”



    众人面现惊悚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,都听不明白龙天若的话,当然,他们知道龙天若和宇文家的过节,但是,自从宇文世家倾覆,双生子被逼上战场开始,他们的命运便联系在了一起,这对双生子已然握手言和,龙潜门亦再未针对过他,他为何无端的要有这么一说?



    他们自是想不明白,而此时,三大护法却心知肚明,他们齐声惊叫:“你是龙天若?”



    “直到现在才想到爷是龙天若,你们不觉得自己太笨了点吗?”龙天若满脸不屑,“笨蛋注定是要败在聪明人的手里的,你们永远也想不到,你们眼中的那个贱种,也会有扬眉吐气的时候!”



    “可是,你不是已经……死了吗?”东方敬惊愕道,“那一日,我们分明看到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的,不过是爷的障眼法而已!”龙天若架着二郎腿,得意洋洋道:“你们以为我受了龙啸天的气,便一定会投向你们龙潜门的怀抱吗?哼,你们想得未免太美了!不管是谁,只要欺负过爷的,谁都别想逃掉!龙啸天也罢,宇文世家也罢,还有你们龙潜门,那个蠢得要死的龙天语,所有人欠爷的债,爷都会一笔笔的讨还回来!”



    “欠债?谁欠你的债?”柳兴怒声咆哮,“除了你那禽兽不如的父亲,我们所有人都不欠你的!你娘宇文流烟为了你,最终死于你父亲之手,她本可以回到雪国,好好的生活,可是,为了你,她舍弃了所有,宇文世家的人,对你更是百般忍让,你自己倒说说,你为虎作伥,曾做过多少丧尽天良之事?至于龙天语……”



    他突地一惊,颤声叫:“你把皇上弄到哪儿去了?还有宇文国主……禽兽,你说,他们在哪儿?”



    “宇文老头儿不识好歹,只看一眼,就识破了爷的身份,所以,爷老早就把他圈禁在皇宫的地道里了,那可是爷小时候待过的地儿,爷要让他在那里好好的忏悔,忏悔对爷犯下的罪!至于我那个好弟弟嘛……”龙天若转向龙天语的方向,突然不可抑制的疯狂大笑。



    “小贼,你笑什么?”东方敬和柳兴齐声咆哮。



    “爷笑你们笨,笑你们蠢!一群蠢货,竟然还敢跟爷斗,简直让爷笑掉大牙!”龙天若满脸嘲讽,“你们的龙宇帝,天天与你们待在一起,可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,更没有一个人发现爷不对劲,爷有时真的想不通,到底是爷的运气太好,还是你们太笨,又或者,是我亲爱的弟弟,学我学得太像?把你们都搞懵了?”



    众人吃了一惊,齐齐向角落里的那个布袋人望去,实际上,在他们没来之前,这个布袋人就已经在那里了,他们看着他挨打受虐忍饥挨饿,他们同情他的遭遇,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这个人,居然就是他们的皇上。



    连领头人都落入龙天若之手,他们此番是断无生还可能了,众人面色黯淡,哀叹不已,龙天语愈发兴奋,大笑道:“是不是后悔了?是不是怨自己瞎了眼,跟了这个又笨又蠢的主子?嗯,如果有人愿意弃暗投明,爷发发善心,倒还是可以饶你们一条狗命的!”



    “你才是狗!”柳兴怒斥,“你禽兽不如,我们却是堂堂正正的人,人岂能与兽为伍?”



    “是!要杀要剐,随便你,要我们投降,想都别想!”东方敬昂头,傲然道:“就你这样的贱种,若称帝为王,便是天下苍生的大不幸!你弟弟那般宽厚待你,你被活捉到镇国将军府,他为了救你,不顾自身安危,险些连命都丧了,你居然这样对他,龙天若,你禽兽不如!”



    “够了!”龙天若勃然大怒,“如果不是因为他,我怎么会被活捉?他是宇文家的人,镇国将军要捉的人,是他不是我!明明是我代他受过,凭什么?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轮到他头上,所有的噩运都要由我来扛?小的时候,宇文流烟选择带走他,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宫中,任由龙啸天宰割,我受过多少苦,?我流过多少泪?我……求过你们多少次?我在宇文府长跪不起,我求他们,求他们别再把我送到那魔鬼身旁,求他们将我带离地狱,可是,没有任何人救我,没有!没有!”



    他跺着脚,咬着牙,攥紧双拳,反复的重复一句话:“没有,没有一个人!你们全都无视我!我那样害怕,可是,没有一个人愿意拉我一把!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为什么?”



    他红着眼睛,像个疯子般大嚷大叫,众人全都静寂下来,同情却又嫌恶的看着他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无声轻叹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