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03章:她能逃开吗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外头可是有一潭蛇呢,什么样的都有,从中挑出一两条有毒的,完全不成问题。



    但捉蛇这件事,对于沈千寻来说,却是个超大的问题。



    她天不怕地不怕,最怕的就是蛇,可偏偏命运悲惨,每次都被逼与蛇做亲密接触。



    前两次是闭着眼睛游泳,这一回,却要动手去抓,还得选那些花色鲜艳的,沈千寻站在潭前,两眼一个劲转圈圈,手也一个劲发抖。



    但她能逃开吗?



    不能!



    与她的恐惧相比,还是囚室里的亲人朋友更为重要!



    做了相应的防护之后,她咬咬牙,恶狠狠的抓住了一条花蛇,迅速装入竹筒之中,返身又跑回了囚室旁边的山洞。



    见她去而复返,龙天语满眼无奈,一个劲的拿眼刀甩她,沈千寻翻翻白眼,在手心写了毒蛇两个字,龙天语的眼瞪得更大,沈千寻将竹筒放好,打手势问他身上的穴道在什么地方,要怎么解之类的。



    龙天语显然不愿她涉险,只是拼命的摇头,直把头摇得像只拨浪鼓似的,那幅鬼模样,让沈千寻倏地想起昔日在她面前无耻卖萌的龙天若,不由一阵恶寒外加气恼羞愤,一直强力压抑的坏脾气陡然窜了上来。



    搞什么?他当她很想救他吗?她想救的人,只是三公子和龙天锦而已,若有别的办法好用,她才懒得借助于他的力量,他当他是谁?他不过是个欺她骗她利用她的无耻大混蛋罢了!



    沈千寻缩回去,埋头制造自己的特种武器,她将一根细竹消断,将内里掏空贯通,又用刀削了几支竹篾下来,把头削得又尖又细备用,转而又打开竹筒取蛇毒。



    山洞里光线晕暗,她怕囚室里的人发现自己,又不敢点燃火把,只得摸黑进行,只觉得生平从未这么紧张过,万一取毒不成,反把自已给毒死了,出师未捷身先死,只怕没有英雄泪满襟,只有沈千梦笑掉大牙。



   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她总算成功的取出了蛇毒,涂到了削好的竹针上,做完这一切,身上头发上犹如被细雨淋过,全是湿漉漉的。



    算起来,在这个阴暗的山洞里已待了一整天了,初时洞中还能见物,渐渐的,洞内越来越黑,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,想来外面的天已经黑了。



    囚室内一片死寂,唯有烛火飘摇不定,但烛火之微光难以照亮这幽暗的天坑,除了正中间的十来只囚笼沐浴在灯光下,其余的囚笼几乎全部隐在了昏暗的阴影之中。



    而龙天语所在的囚笼,因为是被孤立在一个小角落里,便愈发阴暗。



    夜渐幽深,在这么阴暗安静的地方,很容易让人感觉到疲劳昏聩,囚室内的士兵又开始打盹。



    此时不动手,更待何时?



    沈千寻取出自制的特殊武器,凑到石缝间,选好位置,嘴凑上竹管,用力把竹针吹了出去。



    她自觉已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,可惜收效甚微,她吹出的竹针别说杀人,连那士兵的头发丝都没碰着,就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有种深沉的无力感。



    这一招,她见过很多人用过,痴呆笨三货自不用说,就连自家的小婢子八妹也玩得烂熟,鼓着腮帮子一吹,立马见血封喉,比暗器还好使,怎么轮到自己就不行了呢?莫非是自己肺活量不够大?



    费心制作的特殊武器派不到用场,沈千寻简直要崩溃抓狂,她在石缝间皱眉挤眼咬牙,一直默然相看的龙天语眉眼微弯,竟然笑开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气不打一处来,她这边快要急死了,他倒有心情笑她,他脑子被驴踢了吧?



    她恶狠狠的瞪着他,龙天语仍是没心没肺的笑,沈千寻甩了一记眼刀出去,拿过竹管,决定再尝试一次。



    许是她鼓腮吹气的模样很滑稽,龙天语那边笑得两肩轻颤,一个劲的拿额头撞墙,沈千寻为之气结,这一破了气,更加无法吹出毒针,她拿出毒针,恶狠狠咬牙,作势要往龙天语眼里戳,龙天若黑眸微弯,费力的伸出手,示意她把毒针给他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毒针交给了他。



    龙天语接过毒针,便开始缓慢的向那个士兵移动,他动得极缓极慢,若不细心看,压根就看不出他移动,沈千寻看得两眼发酸,他才移到士兵附近,无声的瘫软在地,看那模样,竟是累得虚脱了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十分担心,生恐他出事,可定晴一看,龙天语哪里是真的瘫倒,他分明就是在作戏,看着虚弱不堪,可实际上,两只手却缓缓越过铁笼的间隙,一点点的向士兵的屁股移动,他的耐心极佳,每前进一步,都有会相应的动作来合理的掩饰,让人难以发现一丝端倪,连刺入的那一瞬间,他脸上亦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。



    被毒针刺中的士兵根本就没起任何疑心,那样细微的刺痛,像是蚊虫的叮咬,根本就不值一提,在这之前,他已被叮过无数次了。



    可是,这一次,有点不一样,伤口发麻发痒,然后,他觉得困倦,还有点恶心想吐,他看了看四周,靠墙蹲下来准备小憩一下,只是,这一闭眼,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

    见他瘫倒,沈千寻悬吊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,而地上的龙天语,眉飞色舞,黑眸晶亮,对她又是挤眉又是弄眼,满眼的兴高采烈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撇撇嘴,作面瘫状,不作任何回应,龙天语见她面无表情,眸中神彩陡逝,他垂下眼敛,低头看自己的肚腹,遂又看向沈千寻,两条浓黑的眉毛忽上忽下,舞得欢快。



    沈千寻面色微红,啐了一口,却还是无奈的伸出了手。



    因为饱经被点穴之苦,沈千寻曾经仔细的研究过古代人的点穴大法,知道一些基本的穴位在哪儿,只是,她了解得再详细,学得再认真,却始终学不会这门玄妙神技,所以还是常挨龙天若也就是眼前的龙天语的欺负。



    龙天若最爱点她两个穴位,一个是腰上的,点了之后彻底变僵尸,还有一个穴位,便是肚脐之上,每每得逞,他都要露出像现在这样无耻又得意的笑容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突然恨极了她与他之间的这种默契,还有这该死的心有灵犀,她是有多悲催啊,被眼前这货玩弄于股掌之上,现下,居然还要靠这种默契,才能救自己真正想救的人!



    但是,没办法,时势逼人,她不得不如此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