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08章:你就是个四不像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感知不到!”沈千寻气咻咻叫,“从一开始,便是欺骗陷害利用,龙天语,你叫我怎么相信你?我的信任,难道可以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之上吗?算了,我不要再跟你说这些事,我说够了,我再说一句,放我走!”



    “不!”龙天语闷声闷气回,“绝不放!”



    “你别逼我恨你!”沈千寻气得快要晕过去。



    “我宁愿你恨我!”龙天语红着眼睛固执的回,“你宁愿你恨我,也不愿你忘掉我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彻底无语。



    “你还是龙天语吗?”她不敢置信的问,“你这个样子,跟你那个哥哥有什么区别?”



    “有本质上的区别!”龙天语瞪着她,“他强迫扣留不爱他的女人,是混蛋,我强迫的女人,是爱我的,爱我,却非要离开我,脑子大概被驴踢过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沈千寻只觉喉头一阵腥咸,又有要疯狂呕血的冲动,她咬牙切齿回:“我不爱你!从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,你在我心里,就已经死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爱!”龙天语语气笃定,“你在天坑里看到我时,你哭了!”



    “我吓的行不行?”沈千寻气恼至极,口不择言。



    “你的胆子那么大,才不会被吓到!”龙天语眨眨眼,又说:“你就是爱我,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沈千寻最爱的男人,便是白云馆的云王!”



    “是,我爱云王!”沈千寻气急败坏的叫,“可是,你还是云王吗?你还是我心心念念的的那个云王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是!”龙天语飞快回,“我是云王龙天语!”



    “你不是!”沈千寻牙尖嘴利的回,“云王从来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,更不会点了我的穴,把我禁锢在这里!我爱的那个云王,不会像你这样无赖又无耻!你仔细瞧瞧你自己,你觉得自己还是自己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不是自己,我是谁?”龙天语反问。

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怪物!”沈千寻暴躁大叫,“你是一个双重人格的怪物,你不是龙天语,你也不是龙天若,你就是一个四不像!”



    “四不像?”龙天语突然扬唇轻笑,“这个说法听起来很有趣!”



    “变态!”沈千寻像只泄了气的皮球般委顿下来,她累了,她真的没力气跟这个蛇精病外加双重人格的变态狂斗争了,她需要好好的休息。



    龙天语却仍是兴致勃勃的跟她探讨四不像的问题。



    “一个人长大的过程,就是变成四不像的过程!”他一脸深沉,完完全全的哲学家形像,他把她的手放在掌心轻揉,声音低沉柔和,“人这一生,会遇到许多挫折,这些挫折一点一点的将你身上的棱角磨平,本来恃才傲物的,变得谦虚谨慎,本来清高孤傲的,也要在现实面前低头,随着环境处境的改变,人人都会变成四不像,不光我是四不像,千寻,你也是!”



    “我是人!”沈千寻咬牙强调,“我永远葆有我的个性特点,你是变态,只有变态才会变来变去!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龙天语一本正经的跟她辩论,“你确认在湘王府里的你,在皇宫里的你,和在白云馆在沈府里的你,是完完全全一样的吗?你自己也知道,完全不一样!为什么会不一样,是因为,你需要保护自己,要给自己一个保护色,可是,你能说,你不是沈千寻吗?你还是沈千寻,永远也变不成别人!而我也是龙天语,永远也不会变成别人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眼前一阵发晕,这货哪来那么多歪理啊,而要命的是,她被他一通乱说,居然觉得他说的歪理很有道理,继尔觉得变态其实也是可以被原谅的,这简直太恐怖了!



    她不能被他说服,她窝了一肚子的火,憋了一肚子的气,就这么发酵了一两个月,她都没好好的臭骂他一顿,怎么就这么被他说服被他毁了三观?



    不能,坚决不能!



    沈千寻把眼睛瞪得浑圆,以表达自己强烈坚定的决心!



    龙天语叹口气,说:“怎么?你还是听不懂吗?你看,你就不能离开我,你一离开我,就容易变笨!我再给你打个简单的比喻吧!你喝过水,对吧?”



    “无聊!”沈千寻鄙夷的回。



    龙天语一脸认真的回:“千寻,这一点都不无聊!你看这水,你拿什么杯子装它,它便变成形状,它可以是湖泊是大海,也可以是小溪是清泉,它还可以是茶杯里煮茶的茶汤,可是,不管它变成什么样,你还是要叫它水,因为他的本质没有变!我就像这水,不管是疯痴颠狂,或是沉静无言,我都还是我,是龙天语,是爱你的那个男人,也是你爱的那个男人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彻底无语。



    她不过说他一句四不像而已,他至于摆出这么一通大道理吗?这么能说会道,这么好为人师,这样的循循善诱的人才,该穿回现代作大学教授啊!真心给跪了!



    “千寻,这回你肯定听懂了吧?”某神经男殷切的看着她,“我还是龙天语,永远也不会变成别人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苦苦脸,龙天语沮丧道:“不是吧?你还没听懂,我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听懂了!”沈千寻忙不迭的点头,她真心不想再听他的长篇大论了,听得人昏昏入睡不说,好像身体也有些诡异,她憋红了脸,急急道:“快放开我!”



    “不能放!”龙天语惶恐的摇头,“一放你就跑了!我还有很多话要同你说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说什么说啊?”沈千寻急得快要哭出来,“要上茅房也不许啊!囚犯也不至于这么虐待吧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微怔,随即轻笑,忙不迭的解开她的穴,驮着她就跑,一口气冲到山顶,人却还徘徊在房外不走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想死的心都有了!



    他不至于在外面站着,听她在里头出恭吧?



    “你走开!”她气急败坏的叫。



    “不能走!”龙在语一本正经的回,“我一走,你就跑了!”



    “我从马桶里跑吗?”沈千寻跳脚。



    “那很难说!”龙天语小声咕哝,“没准你变成屎壳郎跑掉了呢!你神通广大,谁知道你又能出什么奇招?”



    “你才变屎壳郎!”沈千寻怒叫,“龙天语,你怎么那么恶心啊!”

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跑,我变什么都行!”龙天语轻叹一声,人却仍强硬的杵在门口,看那架势,他是雷打不动了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无耻啊!”沈千寻哀叫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