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09章:无耻加无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算起来,我已经无耻了好几年了!”龙天语好像压根没听出来这是骂人的话,兀自长嘘短叹,“我以前清高孤傲,最瞧不得人家油嘴滑舌了,可是,自从扮了哥哥,我发现偶尔无耻一下,对自己还是大有裨益的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不再说话,左右她说什么,他都有一大堆话等着,不管是讲歪理还是正理,她统统讲不过他。



    解决完内急,她有气无力的从茅房里走出来,龙天语笑眯眯的迎上来,殷勤的问:“千寻,你肚子饿不饿?”



    “我刚从茅房出来,你问我饿不饿?”沈千寻已无力吐槽,“皇上,万岁爷,云王殿下,拜托您,正常一点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也是哦!”龙天语黑眸微眨,“那么,我们继续聊天吧!”



    “我跟你这个唠叨鬼没什么好聊的!”沈千寻大步走开,龙天语在后面气定神闲的回:“你是觉得跟我没什么好聊的,我就诅咒舅舅和龙天锦永远也得不到解药!”



    “无耻!”沈千寻停住脚步,抓狂大叫。



    “嗯!”龙天语煞是介事的点头,“是有点。”



    “无赖!变态狂!”沈千寻拳头一晃,咚地一声捣在龙天语的肚子上。



    龙天语捂着肚子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突然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“又来?”沈千寻冷哼,“龙天语,你够了,老玩这招,你不嫌烦啊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蜷缩着在地上,没作任何回应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瞪他一眼,忿忿道:“你休想再让我上当!”



    她拔腿就跑,跑到一半,忽觉不对,遂又急返回去,龙天语仍保持原来的姿势躺在那里,身边一滩血,面色灰白,竟然人事不省!



    沈千寻大惊失色,她掀开他肚腹处的衣袍一看,心一下子提到了眼前发黑两腿发软汗透衣背。



    龙天语的肚腹处,一片血肉模糊,显是受过极重的刀伤,刀伤未愈,先前在山路上只怕又被她的刀划到,才会流血,这会儿又被她重重一捣……



    沈千寻的心头一阵发堵,她的手颤抖着,想将他扶起来,可手足绵软,竟然使不出一点力气,只得尖声大叫:“来人啊!快来人啊!”



    叫到最后,已然语音哽咽,阿呆阿痴闻声赶了过来,见到龙天语人事不省,亦是大惊失色,当即七手八脚的将他抬进屋子里,沈千寻慌里慌张的去找止血药,可翻箱倒柜的也没找到药在哪里,只急得快要哭出来。



    阿呆见状,忙安慰道:“王妃你别急,我去找碧萝和桔梗,他们肯定知道药在哪儿!”



    他说完飞快的去了,沈千寻走到龙天语身边,小心翼翼的叫:“龙天语,龙天语,你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龙天语双目紧闭,唇色青白,一片死气沉沉,她伸手在他鼻间试了试,呼吸微弱,显是已陷入晕迷。



    身为一名外科医生,她最擅长的就是急救外伤,可是,如今对着龙天语,她脑中一团纷乱,浑身轻颤,一时竟不知从何处下手,定了定神,这才想起要先清理伤口。



    她找了一把剪刀,将他身上的衣袍剪开,这一剪,更多的伤口裸露出来,深浅不一,有的是刀棍之伤,有的却是青紫的淤痕,显是被虐打所致,她的手贴上他的胸口,试到他右侧胸口微弱的心跳,眼泪纷落如雨。



    这样遍体鳞伤,又在囚笼中受尽折磨,食不饱腹,换作常人,只怕早已委顿不堪,可他倒好,还跟没事人似的纠缠她,看他若无其事唠叨不休的模样,她怎会想到,他竟然忍受着这样大的痛苦?



    沈千寻只觉如哽在喉,心里的防线却一点点坍塌,虽然她不肯承认,也不肯面对,可是,她却模糊的意识到,恨也罢怨也罢,她的心里,始终有他。



    她轻叹一声,舀了一杯清水,小心的清理他的伤口,那些伤在他的身上,她却总觉得是痛在自己身上似的,动作愈发轻柔,只那肚腹处的伤口仍不住流血,正焦躁间,阿呆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。



    他带来她的工具箱,还是上次她在凌云峰时落下的,竟然还在,沈千寻欣喜若狂,动作麻利的动手急救,缝合上药扎绷带,一番忙碌过后,沈千寻长长的吁出一口气。



    “主子身上竟然这么多伤!”阿呆站在一旁,看着被裹了一身绷带的龙天语,一脸惊吓,“伤得这么重,竟然还可以活蹦乱跳的杀了那么多人,还扯着你说了那么久的话……”



    阿呆唏嘘不已,转而又看向沈千寻,认真的说:“王妃,阿呆求你,不要再离开主子了好不好?他一定痛得要死,却强撑着,就是怕你走掉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耷拉着眼皮不说话,只沉默的收拾她的医箱。



    阿呆又说:“你不知道,你走之后,他大病了一场,病得整个人都脱了形,他派人去找你,怎么也找不到,又怕你恐惧不安出事,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,想自己去找你吧,又不能把放着一大摊子事不管,那可是数万人的血肉之躯换来的成果,他若为了一已之私,岂不成了千古罪人?唉,那段时间,真是煎熬!后来知道你卖了他给你的碧雾镯,不知有多难过,连我看着都揪心呢!”



    “可他一定还有空去寻访我外公外婆的下落,并且决意要除掉他们,不是吗?”沈千寻冷冷的抛出一句,将阿呆的碎碎念彻底压倒。

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阿呆轻叹,“他也很为难的,他心里也不好受,从一开始,他就为这事担心,这是他必须承担的责任,可是,他又喜欢上你,喜欢你,却也不敢告诉你实情,除了哄着骗着,他也没别的办法!”



    “他没办法,我就有办法了吗?”沈千寻冷冷道:“如果不是他,我和我娘,早已寻到亲人,我娘何至于惨死相府?”



    “这是天命!”阿呆突然道:“王妃,我说一件事,信不信由你!你知道主子是怎么知道你娘是宛真,你的父亲是沈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凭他在各地的关系网,要知道这一点,不难吧?”沈千寻轻哼。



    “不!”阿呆摇头,“他的关系网再广,也不会注意到一对贫穷的母女,他之所以知道,是因为多年前,在你还小的时候,宇文后就曾经救过你们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微微一怔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