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10章:阎王身边的小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阿呆继续说下去:“那个时候,我爹还在,他是宇文后的侍卫,护送宇文后去雪国,在路上遇到一群山贼劫了一对母女,便救了下来,还曾把这对母女一起带去雪国,也是在那时,知道你娘与沈庆的关系,只是那时你尚小,怕是不记得这回事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轻哧:“我那时尚小,你那时又有多大?说的跟真的似的!”

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真的!”阿呆争辩道:“只是后来,谁也想不到宇文家跟宛家竟然结了那么大的梁子,龙天若被宛荣活捉,只当他是龙天语,百般奴役,你外公既是沙场宿将,也绝非良善之人,当然,你娘和你很无辜,可是,你们的命,本来就是宇文后救的,再还给他的儿子,也算不得太委曲吧?”

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们家主子,还真是无辜的很!”沈千寻鄙夷道,“反倒是我和我娘,背了原罪,必须要偿还一样!”



    阿呆悲叹:“王妃,你误会了!我的意思是说,这一切,都是冥冥之中的天命,宛家和宇文家征战不休,可是,易时易地,他们本就不该有那么深的仇恨不是吗?你自己也说过的,现在既然你和主子有这么一段情缘,这是命定的缘份,又何必苦苦纠结于上一辈的恩仇?”



    “一直纠结的人,不是我们宛家,是你们宇文家吧?”沈千寻没好气的回,“你们寻仇千里,苦苦相逼,怎么反说我们纠结呢?”



    阿呆哑口无言,苦笑道:“我说不过你!我只是不想看你们分开,一对相爱的人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不爱他!”沈千寻飞快的打断他的话。



    “不爱……”阿呆看了她一眼,又看看床上的龙天语,嘴角微弯。



    “好吧,不爱。”他笑,“不爱就不爱好了,王妃干嘛生那么大气啊!主子是没什么可爱的,他这人做事拖泥带水,当断不断,为了向仇人之女表白,弄得自己那么被动,显些坏了大事,因为人家不理他,还没出息的在那里哭,这样的男人,又笨又没出息,有什么好爱的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冷冷的瞧着他:“你说完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说完了。”阿呆低眉顺眼的答。



    “说完了就滚!”沈千寻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

    “马上滚!”阿呆转身,身后沈千寻却又叫:“回来!”



    “王妃有何吩咐?”阿呆飞快转回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掠了床上的龙天语一眼,冷声道:“去找只毯子来,给他盖上,另外,让碧萝碧英煮些清淡的饮食来,等他醒了,喂他吃,还有,这里的药材不够,你要派个人去山下抓药!”



    阿呆嘿嘿的笑开了。



    这是不爱的表现吗?这明明是很爱好不好?

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还不快去办!”沈千寻柳眉倒竖。



    “属下马上去办!”阿呆轻笑一声,很快便没了人影。



    沈千寻轻叹一声,坐了下来,出神的盯着龙天语看。



    这张脸,是她曾深深烙在心里的,可是,经过这两个月的刻意遗忘,她突然发现,她都快忘了他的模样。



    如今再见,便觉往事如烟弥漫,那些甜蜜缠绵,那些温柔缱绻,那些嘻笑怒骂,吵架斗嘴的日子,交混在一起,于如今想来,竟有别样滋味上心头,一时也说不出是怨还是恋,是酸还是甜。



    正神思飞扬之际,忽听龙天语轻哼了一声,睁开了眼睛,她的目光躲闪不及,与他撞在一处,他扬唇笑:“你偷看我?”

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闲!”沈千寻嫌弃道:“被人揍成猪头一样的脸,又脏又臭,有什么好看?”



    “我可是天下第一美男,就算又脏又臭,也比普通人看起来要漂亮的!”龙天语不以为然的耸肩,歪头瞅了瞅四周,又问:“这是哪儿?”



    “地狱!”沈千寻恶声恶气的回,“你被我一拳捣死了,现正在阴曹地府待着,准备下油锅呢!”



    “那么,你是阎王身边的小鬼喽?”龙天语笑得眉眼弯弯,“怪不得我刚才晕迷时,老是见一只小僵尸在我眼前跑来跑去,却原来是你啊!”



    这小僵尸的称呼,是龙天若惯常叫她的,如今从龙天语的口中说出,令沈千寻大感诡异,她轻哧一声,转身就要走开,他却眼疾手快的扯住她的衣角,可怜巴巴叫:“千寻,我肚子痛!”



    “跟我有关系吗?”沈千寻挑眉,“又不是我的肚子痛!”



    “可我是你的丈夫啊!你忘了,我们拜过堂的!”龙天语委委曲曲的叫。



    “是你忘了!”沈千寻面如寒霜,“我记得我嫁的人,要龙天若!”



    “也是!”龙天语嘀咕着,“我欠你一个婚礼!怪不得你老是生气,原来是因为这个,千寻,你别生气了,等我身子好了,一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!拜天地入洞房,一样都不会少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嗤之以鼻:“我只当你身上病了,不想,脑子也坏掉了,这凌云峰没有驴子踢你啊?”

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”龙天语一脸幽怨,“那个踢我脑袋的,可不就是你这只驴子嘛!”



    “你才是驴子!”沈千寻瞪眼,“你全家都是驴子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被骂,反而愈发开心,一双黑眸亮晶晶的,欢喜不甚的盯着她瞧,沈千寻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,那脸却又没出息的隐隐发烫,她烦躁的甩开他的手,龙天语像个被抛弃的孩子般死命的扯着她的衣角,嘴里兀自乱叫:“不许走!你要是不陪着我,咱们舅舅一定得不到解药!”



    “是我舅舅!”沈千寻一阵恶寒,转而又觉无聊,她是有多弱智啊,跟他打这种嘴仗!再看龙天语,被她缠得跟木乃伊似的僵在床上,竟然有种莫名的喜感,她的唇角微扬,居然噗嗤一声笑起来。



    这一笑,连自己都觉得诡异,有什么好笑啊?被眼前这货当猴似的耍,她不应该龇牙咧嘴的对他吗?笑个鬼啊笑!



    可是,她的脸部表情似乎已不受大脑控制,一笑就停不下来,龙天语一脸好奇的瞧着她:“千寻,想到什么了?笑得那么开心!”



    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开心了?”沈千寻彪悍叉腰,“那么大的人了,连嘲笑冷笑和开心的笑都分不出来吗?怪不得会被你那哥哥窃取了江山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哑然失笑,这样矫情的沈千寻可真心不多见,他又不傻,她明明笑得很开心嘛,偏又不肯承认,可是,承认不承认的,又有什么重要呢?只要她笑了,他的天空就亮了!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