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11章:没兴趣知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他低眉顺眼的接受她的训斥:“是我眼拙是我笨,我没眼力劲儿,还请王妃不要生气,多多海涵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懒懒的瞧了他一眼,将头扭到一边,不再看他,亦不说话。



    她不说话,龙天语却不肯放过跟她说话的机会,当即又絮叨道:“你知道我是怎么被他算计的吗?”



    “没兴趣知道!”沈千寻冷冷回。



    “那你想知道,为什么我的心跳,忽尔在左,忽尔在右吗?”龙天语又问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愣了愣,转过头来,她确实对这一点充满好奇,事实上,当她在天坑里发现龙天语时,最想不通的就是这一点,她张嘴,刚要发问,却见龙天语面现得意,遂轻哼道:“不想知道!”



    “不想知道?”龙天语瘪眉,“不想知道就不说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忍了又忍,却还是没忍过自己的好奇心,身为一个医生,这样奇异的现象,若不能求根问底,心里就跟猫抓一样难受,所以,虽然龙天语脸上那种计谋得逞的表情很欠揍,可是,她还是要追问下去。

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她简短的问。

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不想知道吗?”龙天语抓住她的弱点卖关子,“我突然又忘记了,啊,我的脖子突然僵得难受,要是有人揉一下的话,我肯定能想起来!”

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!”沈千寻面无表情的摸过自己的解剖刀,“我觉得把胸膛剖开之后,能把一切都看得清清爽爽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飞快的的捂住自己胸口:“姑娘家家的,莫要这般粗鲁吧!”



    “少废话,讲!”沈千寻歪头弯腰,在他眼前转刀,活脱脱一幅女匪相,若是旁人看了,只怕要避居三舍,可瞧在龙天语眼里,却是难言的性感与可爱。



    他扯过她的手,放在自己的身上,柔声道:“我没有骗你,我的心脏确实异于常人,生在右边,只是年幼体质虚弱,经常无缘无故晕厥,母亲极是担心,遍访奇人为我瞧病,后遇一奇人,便教我习龟息之术,潜心潜息,练习龟息功时,几乎听不到心跳的声音!”



    “可就算这样,只是听不到心跳而已,可你的左心却在跳啊!”沈千寻不解道:“这可是我亲自试过的!”

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用了腹语。”龙天语笑,“我用腹语发出类似心跳的声音,别人摸到我右心不跳,便会自然而然的认为是我左心在跳,实际上,只是一种错觉而已!”



    “你说我摸到的,也只是一种错觉?”沈千寻摇头,“这不可能!我不信!世上哪有这么邪门的功夫?除非你现场表演给我看!”



    “那有何难?”龙天语笑着掩下眼底的小心机,说:“你先摸一下我的胸膛,等我运功之后,你再试一次,便知分晓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不假思索的伸出手去,手底的心跳强健有力,左边却无任何心跳声,她缩回手,看向龙天语,龙天语微笑着闭上双眼,片刻后睁眼,又示意她试,沈千寻将信将疑的伸出手去,不由大吃一惊。

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奇了!”沈千寻不敢相信自己的手感,遂又将耳朵贴上去细细听,可无论怎么听,右心室都是毫无动静,左心室却是咚咚作响,她愕然道:“怎么会这样?这太不可思议了!”



    她趴在龙天语胸口上惊叹不已,丝毫没有意识到,对方的手已轻轻的放在她的肩头,等她意识到,他的吻已霸道的落在她的额头,又飞快的向她的双唇间滑去,稳稳的覆住那抹嫣红温软。



    他温热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上,麻而痒,灼热幽深的眸子似一湖春水般令人迷醉,沉淀在心底的遥远的记忆,瞬间被勾起,似是一阵暖风吹过平静的心湖,泛起层层涟漪……



    沈千寻只觉自己身处幻梦之中,梦中的一切,都美好又甜蜜,可是,这场梦,早就已经醒了,梦醒时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,她实在不想再尝第二次!



    可她的心似乎与身体分离,她的心在抗拒,却习惯性的作出贪婪的回应,沈千寻满心惶恐,她在他的眼波中挣扎,在他的气息中徘徊,她用力的撑住他的胸,不让他的唇碰到自己,可他的手臂似藤蔓一般紧紧的捆住了她,他的声音亦似温柔的藤蔓,一点一点的捆绑着她的意志,他吻着她小巧的耳垂,低低呢喃:“千寻,别躲着我,我很想你,很想……”



    濡湿温热的唇,在她的锁骨间游走,他的大掌抱紧她的头,温柔却又霸道的将她禁锢在怀中,沈千寻仿佛看着自己正向深谷中坠落,她猛地大叫一声,使劲的推开了他!



    “千寻……”龙天语狼狈又热烈的看着她,召魂一般低唤:“千寻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你无耻!你混蛋!”沈千寻用力的推搡了他一下,飞快的冲出了房门,不想门口却突然出现一条身影,与她撞了个满怀。



    “沈姑娘?”一个女子甜美的声音响起,“你是沈姑娘吧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沉默的看着面前的女子,明眸皓齿,国色天香,是龙天语N年前的未婚妻,柳蔓。



    她点头,木然回应:“是我!”

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柳蔓激动的握住她的手,“谢谢你救了我!如果不是你,我被困在那相框里,只怕要生生饿死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太客气了!”沈千寻不习惯跟人这么亲热,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出来,说:“就算我不说,大家早晚也会发现你的!”

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!”柳蔓黯然道:“那么隐秘的所在,他们本已搜了一遍,都没发现的!不过,沈姑娘怎么知道我在画框里?”



    “龙天若作画时,我在……”沈千寻本想说出实情,但见柳蔓面色微变,忙又改口道:“无意中发现的!”



    柳蔓显然也知道她已看到了那不堪的一幕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还是多谢你了!对了,天语怎么样?我听说他受了重伤,一直晕迷不醒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他已经醒了!”沈千寻道:“你去看他吧!”



    “好的!”柳蔓微笑道:“我听阿呆说,是你给他治伤的,这么说来,你又救了他一命,我们两人,都承了你的恩德,人都说大恩不言谢,以后也不知要怎么谢你才好!”



    我们?



    沈千寻默然,看来,这位柳蔓的记忆还停留在被囚前,但被囚前她跟龙天语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形?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