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16章:我喜欢听你说鬼话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是!”龙天语轻叹,“所以从一开始,我便十分小心,那时我和哥哥的关系已然缓和很多,他不再那么恨我,也决心要与龙啸天决裂,所以,我对柳蔓十分冷漠,但我没想到,她不过见我两次,竟决意要将终身托付于我!龙啸天很快便应承下来,下了圣旨赐了婚!”



    “换了任何女人,都会这样吧!”沈千寻淡淡道,“一个是花名在外的浪荡公子,一个却是清雅出尘的翩翩君子,高下立分!”

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,紫嫣就不一样!”龙天语说,“紫嫣才是真爱哥哥的人!”



    “她就是个怪胎!当然,是个很聪明的怪胎,跟你哥哥再相配不过!”一提起苏紫嫣,沈千寻就顿感挫败,但她不得不承认,苏紫嫣的疯颠之戏演得极好,把她骗得团团转,还当人家是傻子,其实自己才是最傻最笨的那一个!



    龙天语点头,深以为然:“只可惜,哥哥却只念着柳蔓,或许人人都是这样,得不到的,才是最好的,哥哥是这样,所以柳蔓是他一生的心结,柳蔓也是这样,她在皇宫之中,那些公子哥儿,如众星捧月般的宠着她,我对她却是冷淡异常,她却偏偏要嫁给我,我自然是百般推拒,于是她便在我哥哥之间,纠缠不清,因为哥哥的名声不好,世人都传是哥哥勾引我的未婚妻,其实不是这样!哥哥当时还说,女人如衣服,送自家兄弟一件衣服穿,稀松平常,他平日里最是放荡,我也就真的以为,他不在意,可现在看来,他从那时,就已经恨上我了!”



    “他应该恨龙啸天才对!”沈千寻不以为然,“这事又不是你的错!”

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我一点责任也没有!”龙天语苦笑,“我和柳蔓成双入对,对哥哥来说,是种难言的折磨,只是我粗心,没发现而已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他后来就装死来骗你了?”沈千寻追问。



    龙天语点头:“后来是龙啸天以为这事未能离间我和哥哥,便又生一计,在一次狩猎中派人刺杀我们,当时情势危急,哥哥为救我负了伤,后来就乱套了,又有人要刺杀龙啸天,哥哥便又为他挡了一箭,两次受伤,他重伤难愈,临死之时,他说,让我冒充他,这样龙啸天就会信任我,我便能获知他的许多秘密,为母亲为宇文家复仇!”



    “他还真是聪明!”沈千寻感叹,“龙啸天要杀你们的事,只怕他事前就知道了,便将计就计,一箭双雕,不,何止双雕?他假死,获得了安全,你冒充他,他便同时拥有了你的力量,龙啸天信任他,你完成夺位之争,他尽得渔翁之利,世间的便宜,真的全让他占了,顺便还把自已喜欢的女人圈禁起来,供自己享用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,哥哥这一招,确实用得漂亮!”龙天语笑,“如果不是他这一计,让我从此骗取了龙啸天的信任,我这夺帝之业,只怕还要再往后延几年!所以,你看,不管他怎么对我,我都不能恨他的!我答应过母亲,这一辈子,都不会伤害他,绝不会杀他!”



    “你不杀他,只怕他很快就要来杀你了!”沈千寻慨叹。



    “他杀不了我!”龙天语摇头,“一个委曲的孩子,会做很多任性的事,可是,因为他任性,他不顾后果,所以,他成不了大事!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沈千寻怔怔问。



    “因为他失却了人心!”龙天语微笑答,“事是人来做的,成事在人,只要人心不倒,他又能奈我何?这凌云峰顶,确实只有百十来号人,可这一百多人,全是各路中的精英领袖,这么多年的经营,我尽得他们的忠心信服,他们又何尝不是得尽属下的心?真相大白之后,众臣必将群起而应,哥哥看似凶猛,其实不过是个纸老虎,一碰就会散掉!”

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?复国的事,稀松平常,根本就不用操心?”沈千寻将信将疑,心中犹自打鼓。



    “哪能不操心啊!”龙天语呵呵笑起来,“为人君主,便是操心费力的活儿,若哥哥不是这般偏执嗜杀,我便将这新得的江山拱手相送又如何?我乐得逍遥山林之间,只可惜,我不能,他若为帝,只怕要生灵涂炭鸡犬不宁了!”

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有多英明似的!”沈千寻不服气的咕哝一声,“你哥哥坏,是坏在明里,你坏,却是坏在暗里,让人说不出道不出,你也就是洗脑的功夫比你哥哥高明罢了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皱眉:“洗脑?脑子也可以洗的吗?这叫什么话?”



    “鬼话!”沈千寻扬眉,“僵尸自然要说鬼话的,有什么稀奇啊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莞尔,伸手揉她的发,宠溺道:“我就喜欢听你说鬼话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嫌弃的躲避着他,正闹腾间,阿呆的声音在外头响起:“主子,龙天若的大军已经包围了凌云峰!东方大人他们请你去安然厅议事!”

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!”龙天语淡定的点头,阿呆也不多说,转身离开。



    沈千寻却有点发怔,她扯住龙天语的袖口问:“你确认你听清阿呆的话了?”



    “听清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龙天语微笑着反问。



    “大军包围了凌云峰!”沈千寻愕然,“你……怎么可以是这个反应?”



    “嗯?我应该怎么样?”龙天语浓眉微蹙,“我该……吓得尿裤子?”



    他说完自顾自笑起来。



    沈千寻横他一眼:“都快被人包了饺子了,你还这么淡定,我还真是服了你!”



    “谁包谁的饺子,还不一定呢!”龙天语把手伸到她面前,“爱妃,给朕更衣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把手缩到背后,站着不动。



    龙天语眨眨眼,换了个口气:“沈神医,可怜可怜我这病汉吧,好歹帮我盖点遮羞布在身上!”

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沈千寻从衣柜里扒拉了一件袍子给他,龙天语唰地拉开被子,健硕精壮的身材袒露眼前,一览无遗,沈千寻没来由的一阵心慌,忙移开视线,脸却又开始没出息的发烫。



    说来也怪,当龙天语扮作龙天若的时候,她哪怕见到他的身体,亦是满脸麻木,同样一具身躯,此时此刻瞧在眼里,却面红心跳,不自觉便扭捏起来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