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20章:绝望和悲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嘛!”三公子呵呵笑,“寻丫头,如果你因为你娘和外公外婆的事耿耿于怀,舅舅能理解,可是,为了一个侍妾的事纠结,舅舅真心想不通呢!天下男子,哪个不是三妻六妾?更何况是做皇帝的?他宠着你,爱着你,身边便是有再多女人,也不过是用来绵延子嗣罢了,有什么不能接受的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闭上嘴,不再说话。



    她差点忘了,三公子也是一个古代男子,她跟他讲专一讲忠诚,完全是鸡同鸭讲。



    可既然三公子如此,龙天语又何尝不是呢?说到底,是她自己蠢,她凭什么认为龙天语就会守着她一个人过一辈子?谁给她这种自信?



    沈千寻陷入了巨大的绝望和悲哀之中。



    她在峰顶一直坐着,反反复复的想着自己的去留,一直坐到月亮出来,心头还是一片茫然彷徨,毫无头绪。



    “回了,寻丫头!”三公子伸手将她拖起来,“老坐在这儿,想变傻子吗?”



    “可我还没想好!”沈千寻闷声闷气的回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想的?”三公子咕哝道:“你做事一向利落,怎么一到情感之事,就变得这么优柔寡断?有什么好纠结的嘛,喜欢就勇敢的去喜欢,不喜欢的话,舅舅就带着你走,从此天大地大,我们随意遨游,想来也是极快意的,嗯,这样一想,舅舅突然觉得,你还是别留下了,你要是被那小子霸了去,日后可就没人陪我说话了!”



    “舅舅没人说话,我可以送成千上万个美人陪舅舅,还请舅舅不要打自家甥女的主意吧!这样有违人伦!”



    朦胧的月色中,一道颀长的身影缓缓浮了出来,声音温润柔和,沈千寻下意识的低下了头。



    三公子呵呵笑:“成千上万个?我可消受不了,回头再把我这把老骨头拆散喽!行了,你们聊,我要回了!”



    “舅舅慢走!舅舅放心,我不会欺负千寻的,你把她交给我,尽管放心就是!”龙天语一口一个舅舅,叫得亲热无比,三公子听得头皮发麻,讪笑着去了。



    峰顶上,只剩沈千寻和龙天语两个人,一坐一立,沉默着,听山风浩荡,虫声鸣唧,四周极是安静,静得能听见花落的声音。



    “千寻,对不起!”龙天语率先打破了沉寂。

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”沈千寻扭头看他,“我刚刚想了一下,好像说对不起的人,应该是我!”



    “哦?”龙天语在她身边坐下来,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,眸光幽暗:“说说看,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”



    “有些话,私下里说,比较不令人尴尬,可我却把这话说在大庭广众之下,让你损了颜面,所以,对不起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微笑:“你无须为此道歉,因为我曾经对你做过的事,远比这件事过份,所以,无论你怎样,我都不会生气的!只是……”



    他略略犹豫了一下,说:“对不起,千寻,刚刚我在众臣的劝说之下,做了一个决定,在局势未稳之前,我可能……不能将柳蔓送回西柳国了!但我对她,真的没有什么,只所以会这么做,只是想集中精力处理国内的混乱情形,我很抱歉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没有要赶走柳蔓的意思!”沈千寻打断他,“自始至终,我都没想过要针对她,为什么你会觉得,她留在这里,我会不高兴呢?她在这里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!刚刚在大家面前说的话,虽然不太礼貌,可是,却是我的心里话,龙天语,我不想做你的王妃,或者皇后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轻哧:“你瞧,一提这事你就急,还说没关系吗?不过,看着你着急吃醋,我倒觉得很开心,这说明,你心里还有我!你放心,等局势稳定之后,我会送走她的!”



    “我没有让你送走她!”沈千寻懊恼叫,“你真的也没有必要因为我的缘故,顾忌这顾忌那的,没有那个必要!龙天语,你真的以为,我们之间,可以回到从前吗?”



    龙天语呆呆的看着她,低低道:“千寻,你心里有我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,我心里有你,或许这一生,我都没有可能再忘掉你,可是,那又怎么样?我对你的信任,已经坍塌,要重建这种信任,很难,对你说的每一句话,我都不自觉的要去怀疑,怀疑你是否又有什么企图,这种感觉,很不好受!”

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!是我太心急了!”龙天语音色沉沉,“千寻,别说了,你太累了,我们回去休息吧!以后,我们会有很多时间在一起,你也会有很多机会,来检验我的这颗心,我不会再逼你接受我,我只求你,别离开,给我证明自己的机会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他伸手去牵她的手,沈千寻却垂着眼敛避开了,他苦笑,说:“小心一点,露水太重,山路太滑了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“嗯”了一声,自顾自往下走,龙天语无声相随,两人一前一后,走了好一阵,山路湿滑,并不好走,沈千寻走出一身汗,龙天语却似比她更累,脚步沉重,气喘吁吁,竟被沈千寻远远的落在后面。



    沈千寻犹豫着看着他,看他那样子,似是体力不支,可是,他来时明明脚步轻捷气定神闲的,这才多会儿功夫,又变成这样,她很怕他又在耍心机,哄她去扶他。

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就没再动,过了好一会儿,龙天语才走到她面前,月光下,他的脸白得像一张纸,额上头上都是汗津津的,气喘吁吁的,原本清澈的双眸,也似变得迷离萎靡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沈千寻又惊又疑的看着他。

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他扯着嘴角笑,“就是觉得天气好热,快走吧!”



    然而他一迈步,沈千寻就觉得不对,他的脚步虚浮,摇摇晃晃的,差点被石头绊倒,沈千寻忙伸手扶住他,手指触到他的手,竟然热得烫手,她惊叫:“你发烧了!”



    “发烧?”龙天语笑,“差不多吧,我只是觉得热,好像被人扔到锅里煮一样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掠他一眼,伸手又试了试他的额头,他只是摇头:“没事,快走,不能停,停下来就……走不动了……”

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人已软绵绵的倒在地上,沈千寻大惊,急唤了他几声,他费力的睁开眼,勉强对她笑笑,说:“我实在走不动了,千寻,只怕又要让你去叫人来抬我了!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