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22章:心乱如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她像疯了一般,对他又踢又打,龙天语方才是情难自禁,这才冲动索吻,此时被她这一声炸喝惊得浑身冰凉,他呆呆的看着她,不敢置信的问:“千寻,你叫我什么?”



    然而沈千寻却压根就不回答他的话,她腿一扬,“咚”地一声,将他踢下了床榻。



    龙天语痛呼一声,窝在了墙角,眸中却是难言的痛楚与悲伤,他的双唇微颤,大声叫:“千寻,我不是龙天若,我是天语,我是天语啊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倏地清醒。



    “我是天语。”龙天语嗓音沙哑,一字一句的强调,“我是天语啊!”



    “你不是天语,天语不会这样耍流氓!”沈千寻脱口而出,说完自己也被吓到了。



    在她的潜意识里,还是把龙天语当成两个人吧?



    一个是龙天语,一个龙天若,这两种性格在她脑子里根深蒂固,她无法将这两者重叠,刚刚只所以如此排斥,是因为龙天语笑得过于暖昧,她不自觉的便将他认成龙天若的性格。



    这样的状况,不管是她自己,还是龙天语,都没有想到,两人呆呆对望,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,这时,房门突然被人撞开了,阿呆飞也似的冲了进来,大声叫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沉默。



    阿呆见龙天语躺在墙角,便知发生了什么事,他忙将龙天语扶到床上,同时狠狠的瞪了沈千寻一眼,沈千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阿呆忍了又忍,终于没忍住嚷嚷起来。



    “王妃,你怎么可以这样啊?主子又病又伤,你不要再打他了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阿呆,不关她的事!”龙天语冷声喝斥,“你出去!”



    “主子!”阿呆跳脚,“您不可以这么纵容她!这一天之内,打了您三次了,两次重伤晕迷,这一次还好属下来得及时,不然不知又要出什么事!您怎么还护着她?属下实在看不下去了!”



    “朕说过,不关她的事!滚出去!”龙天语厉声叫。



    “属下不走!”阿呆犯了倔脾气,梗着脖子叫,“属下若是再走,还不定会出什么事呢!王妃,您的脾气,真的很暴躁!您也是女子,蔓公主也是女子,您怎么就不能向她学学?属下知道您受了委曲,主子确实有对不住您的地方,可是,比起蔓公主被囚禁数年,您受的那点委曲,也没那么严重吧?人家照样温言细语,笑颜待人,您倒好,一天到晚挂着张脸,就跟人人都欠你的似的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原本打算一走了之,不再纠结于这件事,可阿呆一提到柳蔓,她却觉得一股无名之火陡然溢满了心胸,她冷硬回:“我的个性就这样,我脾气暴躁,我喜欢挂着脸,我天生如此,这辈子,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让我改?别说你一个狗奴才,就是你家主子又怎么样?我不会为任何人改变,我就是我,你喜欢蔓公主,让你们家主子娶她就好,在我面前叫什么叫?是我要留在这里吗?是我想留在这凌云峰吗?还真是笑话!”

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,也有些口不择言,只顾着大声叫:“你刚刚说什么?人人都欠我的?不错,你们所有人,都欠我的,因为如果不是我,你们早就龙天若手里了!哪有功夫站在我面前,对着我指手划脚?还有你,我的外公外婆,可是你带兵逼死的!我没找你算帐,已是够宽宏大量了,你倒要反咬我一口吗?这就你阿呆的道理吗?”



    她这一通乱吼,吼得阿呆两眼发晕,张口结舌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沈千寻却还没完,她咬牙道:“你只看到我打你家主子,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打他?因为他耍我,以前没耍够,现在还要继续耍弄我!一忽儿病得要死了一样,一会儿又生龙活虎的把我扑倒,有他这样的玩人的吗?”



    阿呆苦笑:“王妃,你是女人吗?但凡是个女人,都不会这么问吧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您心里不知道吗?他身上的伤痕那么多,难道这也作得了假?您还真心冷心冷肠呢,您……”



    他说到一半,突然“啊”地一声,无声的瘫软下去,却是龙天语动手把他打晕了,他一闭嘴,屋子重又陷入一片寂静。



    沈千寻也不再说话,转身往外走,龙天语哑声唤:“千寻……”



    她没有再停留,一切都乱透了,糟透了,连她自己也不知怎么就成了这样,她不想再坐在那里,她觉得自己要爆炸了。



    龙天语轻叹一声,没有再叫她,他重又躺回床塌之上,对着房顶发呆,不多时,听得门声轻响,他惊喜叫:“千寻!”



    来人却是柳蔓,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罐药站在门口,听见龙天语叫千寻,她犹疑着四望,说:“怎么?王妃不在这里吗?”



    “走了!”阿呆这时已苏醒过来,没好气的回:“走了正好清静!蔓公主,今儿晚上,怕是要麻烦你照顾皇上了!”



    “说什么麻烦呢?”柳蔓笑得温柔,“这是份内之事啊!”



    龙天语对着阿呆吼:“谁要你乱安排?滚!”



    阿呆咕哝着:“您就是不让属下滚,属下也该滚了!这会儿,该跟姜将军出发了!主子多保重!还有,您就是骂我打我割了属下的口条,属下也是要说的,在您伤好之前,求您别再缠着王妃了,不然,这伤没得好!”



    “你的胆子是越来越肥了!”龙天语冷哼,“要不是缺人办差,你当朕不想割你的口条吗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割口条?”柳蔓慌慌道:“皇上,您快别跟这呆小子一般见识!没得气坏了身体!这药也凉了差不多了,来喝药吧!身子骨好了,明儿就能追上王妃了!”



    她将药汤倒出来,小心的吹了吹,喂龙天语喝下,她做事细致耐心,很会照顾人,把龙天语照顾得十分妥帖,又一直不声不响的,没半句多余的话,只是笑意盈盈的,说不出的恬淡安静。



    龙天语对着她的笑脸发起了呆。



    曾几何时,沈千寻对着他时,也是这样温柔恬静的笑容,当然,那是在白云馆,他是云王的时候,她是清冷的女子,可在他面前,却再温柔可爱不过。



    可现在,她对他的态度,更像是在湘王府里对待龙天若的态度,不,比那个更差,她对他充满了怀疑,她不信任他,下意识的排斥他,想起刚刚她叫的那一句龙天若,龙天语的心情一下变得糟糕透顶。



    “皇上,时候不早了,您休息吧!”柳蔓柔声道。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