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26章:你莫要上了她的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可我总觉得这里好危险!”三公子轻扯沈千寻的衣袖,“我说寻丫头,坐过来一点成不成?你那么一丁点儿,被风吹下去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沈千寻哑然失笑:“舅舅当我是纸片人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脸色,不比纸片好多少!”三公子叹口气,“我好不容易把你养胖一点,怎么才两三天的功夫,便又瘦下去了?”



    “所以这儿不适合千寻啊!”龙天锦闷声道,“千寻,那个蔓公主,可不像她看起来那么柔弱可怜,你莫要上了她的当!”



    “你了解她?”沈千寻反问。



    “谈不上有多了解!”龙天锦说,“不过,她当年在龙熙可是出尽风头,绝对算得上是风华绝代,长袖善舞,颠倒众生!”



    “听这意思,你没被颠倒?”三公子问。

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!”龙天锦摇头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三公子问。



    “还能为什么?”沈千寻故意取笑,“那时的天锦,只怕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,只知道找奶妈吧?”



    “胡说!”龙天锦也忍不住笑起来,“我那时也成年了好不好?我只是不喜欢那种刻意招摇的女人!她那时最爱参加的便是各种宴会和游园会,每次都在会上力压群芳,大放异彩,对谁都是含情脉脉欲语还休的,惹得那些浮夸子弟争相追逐,很多人为她害了相思病,我有个表哥,还曾为她殉情自杀呢!”

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”三公子愕然,“那她岂不是一个万人迷?”



    “还真让你说对了!”龙天锦拍掌笑,“当年的她,可不就是一个万人迷?让那么多男人为她疯狂,龙天若那时便像一只哈巴狗似的,整日围着她的裙子转,她却谁都没瞧上,只是享受那种众星捧月般的氛围罢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她吗?”三公子皱眉,“我怎么觉得,跟山上的这个低眉顺眼的柳蔓完全是两个人啊?”

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才让千寻小心啊!”龙天锦看向沈千寻,说:“千寻,我虽不太清楚当年的情形,可是,我敢肯定,龙天语对她,并非像他现在表现得那般无情!他们当时订立婚约后,便时常出双入对的郊游,看起来再和谐甜蜜不过!柳蔓身后有强大的后盾,又对龙天语那般青眼有加,龙潜门那帮老人家,怎么肯放过这么好的一股力量?所以,如果你有心跟龙天语再续前缘,那就一定要龙天语把她赶回西柳,千万不能让她留下,否则的话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她好像是洪水猛兽一般!”三公子不解问,“有那么可怕吗?”



    “有!”龙天锦使劲点头,“深宫里长大的女人,你们不熟悉,可我却再清楚不过!你知道柳蔓的母妃是谁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沈千寻和三公子一起摇头。



    “妖妃莲心你们听说过吗?”龙天锦又问。



    “是她?”三公子惊道,“她的母妃,竟然就是妖妃莲心?”



    “很出名的人物吗?”沈千寻问。



    “出名!”三公子说,“她是皇宫女人的典范!从一个青楼雏妓,一直做到西柳国的皇贵妃,位置仅逊于皇后!”



    “可她承的宠,却是皇后一辈子都不曾得到的!”龙天锦说,“人人都知道,西柳国国主宠莲心如命!”



    “她一定很美吧?”沈千寻说。



    “论美貌,她比不过皇后!论娘家的权势,她更没法跟皇后比,可是,她就是有本事令西柳国主对她神魂颠倒十几年,一直到她死,仍是念念不忘,千寻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龙天锦问。



    “我肯定不知道!”沈千寻耸肩,“因为我最不擅长此道!”。

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知道自己的弱点!传闻莲心是妖,专修狐媚之术,可妖怎么会病死?可见她只是精通御男之术罢了!”



    “御男之术?”沈千寻笑,“那是什么什么样的技术?”



    “顾名思义,就是女人固宠之术!”龙天锦轻哧,“当然,你是嗤之以鼻的,因为你不需要去讨好男人,也可以活得有声有色,可是,深宫大院中的女人可不一样,男人是他们的衣食父母,拥有男人的宠爱,便是她们最大的成功,就好比男人要削尖脑袋钻营官场一样,后宫后院,就好比是女人们的官场,谁要是拔了头筹,那跟官居高位的好处是一样多的,有道是,男人征服天下,女人征服男人,莲妃深谙其道,她的女儿柳蔓,自然得其真传,在对付男人方面的手段,一定十分高超!”



    沈千寻见他一脸认真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她打趣道:“天锦,如此说来,你也应该深谙此道吧?”



    龙天锦笑:“我若真有什么御男之术,一定倾囊以授,只可惜,我没有,我也是幼时常听外婆与母妃谈论这些事,你不要笑,她们是真的把这个当一门学问来学的,这就是女人的生存之道!”

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千寻将来若想在皇宫中生存,也得学会此道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?”三公子上下打量着沈千寻,不无担忧:“这死丫头脾气又臭又倔,让她去哄男人吗?好像没可能!”



    “看,我们都了解千寻,知道断不会是那种可以伏低做小谦卑侍奉男人的女人,所以了,千寻,现在的龙天语,真的不适合你!”龙天锦认真的说。



    “听起来,怎么那么像挑拨离间啊?”三公子咕哝着,“龙天语看起来不像那种花心的人呢!”



    “喂,三公子,我们兄弟一场,不要老是拆台好不好?”龙天锦伸手捣他一拳,“咱们也算是患难之交,你怎么老是帮他说话啊?”



    “因为人家叫我舅舅,你没叫,还老打我!”三公子呵呵笑。



    “嘁!谁要叫你舅舅啊?你哪点有做舅舅的样子啊!”龙天锦拧着眉头,“你不知道,若不是我心胸宽广,你的小命就交待在我手里了!”



    “嗯?为什么?”三公子问。



    “因为你老是要去摸千寻的头!”龙天锦轻哼,“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?那时我在暗中瞧着,不知有多想把你的爪子给剁下来,做成麻辣凤爪!”



    “哗!”三公子作惶恐状,“你这个偷窥变态狂!原来在医馆时,你就已经跟着我们了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!”龙天锦点头,沈千寻叹口气:“那你干嘛藏着躲着?”



    【大家都在看】隔壁的现场直播,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